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 大學 > 找准自己的位置

找准自己的位置

【原文】

   《詩》雲:“邦畿千里,惟民所止。”(1)《詩》雲:“緡蠻黃鳥,止 於丘隅(2)。”子日:“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詩》雲:“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3)!”為人君,止於仁;為 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于慈;與國人交,止 於信。 《詩》雲:“瞻彼淇澳,綠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 琢如磨。瑟兮( 閑)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終不可( 宣)(4)兮!”如切 如磋者,道學也(5);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 閑)兮者,恂栗也(6); 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 宣)兮者,道盛德至善,民 之不能忘也。 《詩》雲:“於戲!前王不忘(7)。”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 樂其樂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
                                     (傳3)

【注釋】

  (1)邦畿千里,惟民所止:引自〈詩經‧商頌‧玄鳥》。邦畿(ji),都城及 其周圍的地區。止,有至、到、停止、居住、棲息等多種含義,隨上下文而 有所區別。在這句裏是居住的意思。(2)緡蠻黃鳥,止於丘隅:引自〈詩 經‧小雅‧綿蠻〉。緡蠻,即綿蠻,鳥叫聲。隅,角落。止,棲息。(3) “穆穆”句:引自《詩經‧大雅‧文玉》。穆穆,儀表美好端莊的樣子。於 (wu),嘆詞。緝,繼續。熙,光明。止,語助詞,無意義。(4)《詩》雲: 這幾句詩引自《詩經‧衛風‧淇澳》。淇,指淇水,在今河南北部。澳(yu) 水邊。斐,文采。瑟兮( 閑)(xian)兮,莊重而胸襟開闊的樣子。赫兮喧兮,顯 耀盛大的樣子。( 宣),《詩經》原文作“( 爰)”,遺忘。(5)道:說、言的意思。 (6)恂栗,恐懼,戒懼。(7)於戲!前王不忘:引自《詩經‧周頌‧烈 文》。於戲(wuhu):嘆詞。前王:指周文王、周武王。(8)此以:因此。 沒世:去世。

【譯文】

   《詩經》說:“京城及其周圍,都是老百姓向往的地方。”《詩 經》又說:“‘綿蠻’叫著的黃鳥,棲息在山岡上。”孔子說:“連 黃鳥都知道它該棲息在什?地方,難道人還可以不如一隻鳥兒 嗎?” 《詩經》說:“品德高尚的文王啊,為人光明磊落,做事始終 莊重謹慎。”做國君的,要做到仁愛;做臣子的,要做到恭敬;做 子女的,要做到孝順;做父親的,要做到慈愛;與他人交往,要 做到講信用。 《詩經》說:“看那淇水彎彎的岸邊,嫩綠的竹子鬱鬱蔥蔥。有 一位文質彬彬的君子,研究學問如加工骨器,不斷切磋;修煉自 己如打磨美玉,反復琢磨。他莊重而開朗,儀表堂堂。這樣的一 個文質彬彬的君子,真是令人難忘啊!”這裏所說的“如加工骨器, 不斷切磋”,是指做學問的態度;這裏所說的“如打磨美玉,反復 琢磨”,是指自我修煉的精神;說他“莊重而開朗”,是指他內心 謹慎而有所戒懼;說他“儀表堂堂”,是指他非常威嚴;說“這樣 一個文質彬彬的君子,可真是令人難忘啊!”是指由於他品德非常 高尚,達到了最完善的境界,所以使人難以忘懷。 《詩經》說:“啊啊,前代的君王真使人難忘啊!”這是因為君 主貴族們能夠以前代的君王為榜樣,尊重賢人,親近親族,一般 平民百姓也都蒙受恩澤,享受安樂,獲得利益。所以,雖然前代 君王已經去世,但人們還是永遠不會忘記他們。

【讀解】

   這一段發揮“在止於至善”的經義。首先在於“知其所止”, 即知道你應該停在什?地方,其次才談得上“止於至善”的問題。 俗語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鳥兒尚且知道找一個 棲息的林子,人怎?可以不知道自己應該落腳的地方呢?所以, “邦畿千里,惟民所止。”大都市及其郊區古來就是人們向往而聚 居的地方。 但這還只是身體的“知其所止”,不是經義的所在。經義的所 在是精神的“知其所止”,也就是“在止於至善”。 要達到這“至善”的境界,不同的人,不同的身分有不同的 努力方向,而殊途同歸,最後要實現的,就是通過“如切如磋,如 琢如磨”的研修而達到“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成為流芳百 世的具有完善人格的人。 這當然是一種理想主義的英雄主義的教育:渴望不朽,崇尚 偉大,追求完善。 對於一般讀者,尤其是當今讀者來說,這種要求似乎過於理 想化,過於遠距離了。倒是回過頭來說到“知其所止”,對於我們 來說,仍具有較深的啟發意義。 “知其所止”,也就是知道自己應該“止”的地方,找准自己 的位置,這一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天地悠悠,過客匆匆,多 少人隨波逐流,終其一生而不知其所止,尤其是當今時代,生活 的誘惑太多,可供的機會太多,更給人們帶來了選擇的困惑。 比如說,在過去的時代,“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讀書 人心態平衡,或許還“知其所止”,知道自己該幹什?。可是,進 入市場經濟時代後,所謂“下海”的機會與誘惑重重地叩擊著人 們的心扉,讀書人被推到了生活的十字路口:何去何從?所止何 處?使不少人不知道自己該幹什?了——精神的流浪兒無家可歸。 以至於出現了教授賣大餅之類的畸形社會現象。 其實,《大學》本身說得好:“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 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于慈;與國人交,止於信。” 不同的身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所止”,關鍵在於尋找最適合自 身條件,最能揚長避短的位置和角色——“知其所止”。這才是最 最重要的。 這樣一來,教授當然也就不會去賣大餅了!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