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頭請願

自治聯盟的體制內改革是是資產階級為了獲得民權的運動。它是在日本帝國主義的統治強權下從事改革,以在日本帝國主義的支配下擬享有做為日本人的權利與義務為目的,無視大多數台灣的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並也不喜廣大群眾的參加,以奴隸的阿諛及哀願叩頭的方式向統治者爭取利益。當時被稱為「灰色紳士」,常受左派人士的攻擊。就如楊肇嘉說的「徹底的隱忍,徹底的無抵抗主義」。
自治聯盟基于大會決議,乃在同年十一月七日向第十四代總督太田政弘提出「建議書」,懇請當局實施義務教育,台灣公共組合自治化,及改革台灣農會、水利組合、青果同業組合等,同時,為了促進民眾的政治訓練,即在全島各地舉行演講會及刊行「自治聯盟要覽」「立憲政治小論」等小冊子。

一九三二年四月向第十五代總督、南弘提出建議書,同年十月楊肇嘉又往東京,向新任的第十六代總督中川健藏及當時的日本首相齊藤實與拓務大臣永井柳太郎再次提出建議。台中支部及台北支部等聯盟幹部對所推行的哀願叩頭式請願運動不滿意,故與聯盟大會之意見日意分離。
一九三五年十月,楊肇嘉、葉榮鐘、葉清耀等代表自治聯盟前往朝鮮考察當地的地方自治。楊肇嘉在歸途順道東京,一方面協助台灣新民報東京支局長、吳三連及大成火災保險會社幹部、李延禧等設立「東京台灣同鄉會」,另一方面則會見新任日本首相,岡田啟介、提出了「台灣統治意見書」,就是以承認同化政策為前提,請願日本政府實施地方自治、確立司法權及行政裁判所、開放教育機關、登用人材、確立金融產業制度等。
一九三五年四月,總督府公佈了台灣市制(律令第二號)、台灣街庄制(律令第三號)等有關改正地方制度的法令,並在同年十月移諸實行。根據該法令,市置市會(擁有議決權),街庄有街庄協議會(只是街庄長的咨詢機關),但市會議員及街庄協議會員等都是半數官選半數民選,同時被限制為有繳納五圓以上市稅或街庄稅的二十五歲以上的男子,且在同一地區居住六個月以上者才享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
一九三七年(民國二十六年,昭和十二年)七月七日,中日之間爆發戰爭,日本進入戰爭體制,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人士認為在戰爭氣氛之下,要再從事政治運動,是相當困難的。又在六月十七日林獻堂在台中公園遭受日本浪人賣間善兵衛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一巴掌,這稱為「祖國事件」,原因是林獻堂在中國旅行時在上海對華僑致辭時有「林某將歸還祖國」之語,此事受台灣日日新報的披露並大加攻擊,日軍台灣參謀長荻州即命賣間善兵衛以肢體暴力加諸林獻堂。此後林獻堂等避難日本,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在八月十五日召開「第四屆聯盟大會」,由楊肇嘉宣佈:「該聯盟解散」。這同時表示一九二○年代、一九三○年代台灣對抗日本統治的政治運動的結束。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