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人重返台灣

在返回原居地(中國)之後的唐山人,發生了對原居地的水土不服現象,原本以唐山人或以統治階層的身份居住在台灣,日本人一來不用說主動的奔回中國。但卻因長年居住在台灣,行為舉止上、思想觀念上與老鄉的親友大為不同,況且回中國的大都屬富戶,希望在中國的生活亦有如在台灣的享受水準,引起自己的親人視為外人。過去居住在台灣時常自稱是唐山人以有別於本地人,因而不願溶入台灣本地人的社會,至此方知自已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過去的思想是極度的錯誤,於是興起返回台灣念頭。又台灣總督府宣佈以二年為期限准許台灣人各將產業隨意轉移。也就是尚可搬回台灣,不少返回原居地土紳及富豪紛紛遣其族人或親攜眷屬返台。例如一八九七年初,已回廈門定居的林維源(林本源家族,在台灣民主國期間被推為台灣國會議長)遣送其子林嵩壽,又林維源之弟林維德亦將其子林鶴壽等及族人返台,而回漳州的霧峰林朝棟(曾經代替滿清政府屠殺施九緞起義民軍的前清副將)則遣其四子林子佩(賢鏘)返台。台中首富林輯堂、台南陳望曾之族人、基隆江呈輝之弟江呈棟及家眷等亦先後離棄大陸,重新歸返台灣。又因廈門地區黑死病流行,加以返回原居地士紳仍有親人在台,于是不少士紳不得不相繼攜眷返台,像艋舺生員陳時英、陳作淦、陳時夏、張揚清、白汝捷等均是。也有不少返回原居地的土紳及富豪,內心中極度的掙扎,徘徊在廈門的碼頭不知是否該承認過去的錯誤而再攜眷屬返台。
這就是移民來台灣的唐山人,他們經過了一代、二代、三代,也是無法認同唐山原鄉的父老及鄉親,他們已經變成是台灣人而不再是唐山人了。「生活下去才是最實際的」。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之後,第二代的人必然的、也必須要本土化,這不僅當時台灣的現象而是全人類的一個共通現象。
況且唐山與台灣的關係有諺語、用詞來說明二者的關係
「金門不認同安,台灣不認唐山」
「唐山過台灣,心肝結歸丸」
「唐山虎」、「唐山客,對半講」這是對唐山人的形容,也就是在生活習俗上有顯著不同所發出的諺語。 以「開台祖」取代「唐山祖」如開台媽祖、開台聖王。
又客家語對「唐山」一詞也有另意,如「返唐山」是罵人「去死啦」之意。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