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于原住民同胞的管理工作一向就採取恩威並濟的方法。以所謂「理蕃政策」,一九○三年在總督府官制上設立「蕃務掛」。一九一○年擬定「蕃人討伐五年計劃」進行武力進攻,並設置「山地警察分駐所」共五百處,配備警察及警手達五千六百人。
日本有計畫從台灣島的四周向中央山脈侵入,把原住民同胞的原始故鄉一社又一社的壓服下去,終在一九二○年代即把整個的台灣與台灣人征服在其殖民統治之下。自一八九六年至一九二○年間,只計算較大型的抗日起義就有一百五十四起。一九一○至一九一四年間花費了二百萬圓的財政開支,動員軍警總數達二萬五千人,二萬原住民同胞被殺害。繳獲火槍三萬一千五○○枝,由此可見原住民抗日戰爭之慘烈。在台灣有史以來不論荷蘭人、西班牙人、鄭氏王朝、滿人都沒有將原住民的土地全部佔據,並置於管轄之下。原住民有自己的文化,他們不願被約束,有如麻雀置於籠內只有死亡一途,不論籠內的食物及飲水如何。所以在孤自無援下,不計後果,向追求自由奔去。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