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的台灣留學生

上海的台灣青年會等

台灣青年出外留學除了日本以外中國是另一個選擇。但日本官方對留學中國是禁止的,所以欲至中國留學需扮成不同的身份或形式,如喬裝成船員偷渡,有先至日本再轉至中國,有搭乘由基隆經上海至日本的定期航線,但到上海即下船等方式以達目的。又當時上海乃屬於英法日等國為主權的殖民地,十分開放自由,可容許各種政治思想、宗教信仰。所以在上海英法租借區孕育出中國共產黨、日本共產黨、朝鮮共產黨等各式各樣的團體,台灣留學生亦把握住機會在上海發出了抗日怒吼。
留學生都看到一九一二年中國辛亥革命成功而受到極大的鼓舞。又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國共產黨」成立、「第一次國共合作」、在一九二四年設立黃埔軍校等。留學中國各地的台灣人青年學子在這種革命熱潮沸騰的環境之下,也產生了對台灣的解放運動的投入,尤其是在上海、廣東、北京,更能認識到民族解放及共產主義革命。在有共產黨大本營之稱「上海大學」的台灣學生如蔡孝乾、翁澤生、謝雪紅、林木順等又有瞿秋白、陳獨秀的教導下,日後皆成為台灣共產主義運動的積極份子。
一九二三年十月十二日,蔡惠如(台灣民族自決主義者)、彭華英(已加入日本的社會主義團體「曉民會」)、許乃昌(受國共合作響而傾向共產主義)共同召集在上海的台灣留學生十餘人於上海南方大學,組織了「上海台灣青年會」,這表面上是以學生親睦為名,實際上頻頻接觸中國國民黨,出入蘇聯領事館,推進「台灣獨立」運動。
上海台灣青年會自創立以來作相當活躍,譬如:
1. 「上海台灣人大會」: 為了抗議「治警事件」在一九二四年一月召開上海台灣人大會,新加入人員尚有連枝旺(彰化人)、陳滿盈(彰化人、詩人)、甘文芳(彰化人)、張我軍(台北板橋人、作家)、林瓊樹(嘉義人)、鄭進來(台北人)、羅渭章(嘉義人)、張桔梗(台南人)等積極份子,會中反對台灣總督府於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大肆逮捕「台灣議會設置運動」成員的治警事件。
2. 一九二四年五月九日參加中國國民對日外交會主辦的「國恥紀念大會」,並散佈「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統治台灣」的傳單。指出「三百六十萬台灣人已經覺醒了,願與各位攜手團結,打倒共同敵人的日本帝國主義。諸位當幫助我們台灣人儘快獲得自由與獨立」。
3. 一九二四年六月十七日反對台灣始政紀念,散發反日傳單「勿忘台灣」。
4. 反對「有力者大會」: 當一九二四年七月在島內召開「無力者大會」時,上海台灣青年會也響應,發動攻擊辜顯榮、林熊徵等總督府走狗,並散發宣傳單等。

旅滬台灣同鄉會

上海台灣青年會將會址遷到上海法租界筐賴達路的蔡孝乾的住宅。一九二四年十一月,改組為「旅滬台灣同鄉會」,任命蔡孝乾、陳北塘(彰化人)、陳紹馥(汐止人)、鄭進來(新店人)、陳炎田(宜蘭人)、林劍英(嘉義人)、何景寮(旗山人)為籌備委員,這個團體逐漸左傾,並繼續以前的台灣民族解放運動。
蔡孝乾 彰化花壇人,參加上海平社(一九二四年三月)一九二四年五月蔡孝乾等發起組成彰化無產青年會、「上海台灣學生聯合會」、「台灣自治協會」、「中台同志會」、「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台灣共產黨、文化協會、中共二萬五千里長征。
(右圖為蔡孝乾在二次大戰後加入國民黨所攝)
其他,在上海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主張民族自決的台灣人團體有:
1. 「台灣自治協會」(蔡孝乾、林維金、洪緝洽、張深切、謝雪紅等人主辦)。一九二五年五月成立,以自決立場追求台灣獨立,以「台灣民族」名義向中華人民提出警告,指出日本侵略中國的野心。
2. 「平社」:由居住在法租界霞飛路在中共黨員羅豁所培養出來的台灣及朝鮮青年為主幹所組成。有彭華英與蔡炳耀(蔡惠如之子),呂運亨、卓武初、尹滋英、林堯坤、許乃昌(沫雲)、張沐真、游金水、吳沛法、陳傳枝等人。這個組織的目的在研究和推廣共產主義,主張以革命手段,團結全民族與其他被壓迫的民族形成國際性聯合陣線,以達成民族獨立,來徹底解放台灣。出版「平平」雜誌祕密運回台灣散發,並與島內蔣渭水等有連繫。許乃昌批評台灣議會設置運動是「儘管今後再叩幾百個響頭,其結果也是一樣,對日本資本帝國主義而,要爭取我們微少的幸福,無異水中撈月。」
3. 「台韓同志會」:一九二四年六月二十九日,韓國流亡政府成員及「上海台灣青年會」、「台灣自治會」等組成聯合陣線。這批台灣人三十多名、朝鮮人一百二十名共同的啟蒙運動,並主張台韓獨立及建設白由聯邦。反對無意義的自治運動,堅持民族解放,同時呼籲中國民國要支援台、韓獨立運動。
4. 「上海台灣學生聯合會」:在一九二五年由台灣人在留學生所建立的以上海大學、暨南大學、大廈大學、南洋醫科大學為基礎,蔡孝乾、彭華英、許乃昌、何景寮、王慶勳等人發起。又在十二月設立「留華台灣學生聯合會」,努力于宣傳共產主義革命,傳播於台灣。
5. 「讀書會」:一九二七年十一月起即林木順、謝雪紅從蘇聯回上海後,積極要成立台灣共產黨,首先在上海召開「讀書會」,透過翁澤生將台灣學生聯合會的左傾份子,江水得、楊金泉、林松林、劉守鴻、張茂良、陳粗皮、陳氏美玉、黃和氣等吸入讀書會,做為將要成立的「台灣共產黨」的暖身工作。

北京台灣青年會

一九二二年一月時留學北京的台灣青年學生三十二人,在民族革命的環境下,他們響應了台灣島內及海外各地的解放運動,與僑居北京的一些非學生的台灣人共同創立「北京台灣青年會」。其積極份子有北京大學生的林炳坤(台北板橋人)、陳江棟(台中集集人)、鄭明祿(新竹苑裡人一九○二年生,一九二一年畢業於台灣商工學校商科)、黃兆耀(台北人)、范本梁(嘉義人,請參閱p128)及蔡惠如(台中清水人,請參閱p101)、劉錦堂(台中人)、林子明(台北人)、林瑞膽(霧峰人)、吳子瑜(台中人)、林松壽(台北板橋人)、林煥文(新竹頭份人)、林飛熊、廖景雲等人,同時也聘請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前財政總長、梁啟超,北京大學教務長、胡適,前司法總長、林長民,北京大學教授、李石曾(無政府主義者),參議院議員、王勤齊等保守派的中國人名士為名譽會員。該會主要是與島內的「台灣文化協會」取得連繫而協助其推行台灣民族自決主義的啟蒙運動,尤其是對于主張設置台灣議會乃深表贊同。當台灣總督府在一九二三年十二月逮捕「台灣議會期成同盟」的治警事件時,該青年會即在北京召開「華北台灣人大會」,堅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壓迫台灣人的政治運動並號召大家起來支援「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推翻一切強權。
當時在北京尚有范本梁所創立的「新台灣安社」,及謝廉清、謝文達等台灣人留學生的共產主義思想。

在廈門的台灣人

一九二三年七月,台灣人在廈門的留學生有一百九十五人。日本對廈門特別防備,是因台灣與其地理位置最接近及同語言。將廈門納入日本的勢力範圍之內。廈門日本領事館內設有龐大的「領事警察署」,配置警察及密探多人。
台灣尚志社
一九二三年六月二十日在廈門由李思楨(嘉義人、廈門大學生),為了讓台灣脫離日本的殖民統治,創立「台灣尚志社」向留學生灌輸台灣民族意識。緊接著在八月發行「尚志廈門號」之刊物,揭發日本帝國主義的暴政。翌年一月三十日召開「廈門台灣人學生大會」,反對台灣總統府毫無理由逮捕「台灣議會期成同盟」之會員,發表反日之宣言書寄送于台灣、東京及中國各地,以喚醒台灣人抗日。

閩南學生聯合會
以李思楨(嘉義人)、郭丙辛(台南北門人,中華中學生)、王慶勳(勛)(彰化人,廈門大學生)、翁澤生(台北人,集美中學生)、洪朝宗(台北人,集美中學生)、許植亭(基隆人,同文書院學生)、江萬里(台南人,中華中學教員)、蕭文安(英華書院學生)等人,于一九二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六日舉行「閩南學生聯合會」成立大會,會中以台灣人抗日的話劇「八卦山」「無冤受屈」演出,抨擊日本統治,出席來賓及會員計四百餘人,盛況空前。又反對台奸辜顯榮、林熊徵等的「有力者大會」製作傳單寄回台灣各地。十一月十六日,召開秋季大會。莊泗川及張棟(嘉義人)等人發行「共鳴」雜誌,次年一九二五年由郭丙辛、黃和氣、張輝煥等,與「上海台灣學生聯合會」取得連絡,而逐漸左傾化並開始潛回台灣從事地下工作。

廈門中國台灣同志會
在一九二五年四月成立,以林茂鋒、郭丙辛召集在廈門的台灣留學生及中國人同學組織而成。反對日本政府對于中國的「二十一條不平等要求」,並攻擊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其他尚有廈門反帝同盟台灣分盟。
南京的中台同志會
在南京的台灣留學生吳麗水(羅東人),他先就讀爆海暨南大學中學部,後在南京讀新智中學及東南大學中學部,他與小同鄉李振芳二人在一九二三年九月南京相識,交談甚歡,且同醉心於共產主義思想。他們二人乃廢寢忘食地共同努力學習共產主義的革命方法,為此二人放棄學業,糾合同志,對于台灣的解放運動特別深加討論,最後他們做出了「為解放台灣除了起來革命而爭取台灣獨立之外別無他途」的結論。
於是以他們二人為中心開始組織革命團體「中台同志會」,起草「宣言書」,以台灣人與中國人必須互相努力提攜,來排除日本帝國主義者,台灣若能獨立,中國亦可免受日本的侵略為宣言書之內容。這個主旨獲得旅居南京的台灣人留學生及中國人學生四十餘人贊同。於是在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在南京中山中學堂成立了「中台同志會」。該會成立後,就展開下列的行動:
1. 宣揚同志會: 將同志會成立的宣言書四處發送,以上海、廈門、東京及台灣本島。
2. 籌設立上海分會: 同年五月在上海得上海大學附中的藍煥呈、上海大學學生翁澤生、蔡孝乾、何景寮等台灣留學生的參加,並委任翁澤生及蔡孝乾。
3. 與郭丙辛、黃和氣等人的「廈門中國台灣同志會」共謀發展中台同志會,並返台灣工作。
4. 印刷二千份的「反對六一七台灣始政紀念日」傳單,以繞過東京而寄回台灣各地,其內容是:「台灣同胞起來吧,起來繼承過去的犧牲者的革命精神,而以最好的方法來創立團體並組織民眾,且聯合全世界的被抑壓民族,與日本帝國主義死戰到底」(台恥紀念日宣言)。
5. 吳麗水等人與東京留學生藍阿嬰(羅東人,東亞商業學校學生)取得連絡,擬從南京擴大到東京發展組織。
6. 一九二六年七月吳麗水、李振芳等利用暑假相率回台,二十三日在羅東街李振芳家聚會,到會者有楊如松、黃天海、藍煥呈、陳招松、吳麗水、李振芳等人。
日本當局佈線在南京、上海、廈門、東京等處的密探眾多,探得這個反日組織,於是在一九二六年七月底在台灣羅東逮捕吳麗水、李振芳、藍煥呈、楊如松、黃天海、陳招松等,並且同步在東京逮捕藍阿嬰,結果法院判決吳麗水、李振芳處徒刑三年,藍煥呈徒刑二年。如此這些重心人物被捕,以致「中台同志會」這革命組織就此結束。

廣東的台灣革命青年團

在一九二五年廣東的台灣留學生親眼目睹中國的革命前程似錦,又蔣介石在國共合作之下,從廣東開始北伐。如此為脫離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達成民族解放,台灣人只有起來革命。一九二六年六月十五日,有嶺南大學台灣留學生張月澄(台北人)在廣東日報發表「台灣痛史,一個台灣人告訴中國同胞書」,又有楊成志發刊一篇「毋忘台灣」的小冊,並秘密分發於台灣各地。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共產主義者謝文達及無政府主義者張深切、郭德金、林仲節、林文騰、洪紹潭、吳文身、盧炳欽、簡錦銘及張月澄等台灣留學生二○餘人在廣東中山大學(校長戴季陶),成立了「廣東台灣留學生聯合會」,並選出在黃埔軍校的洪紹潭、張深切(南投人)、郭德金(南投人)、張月澄、林文騰為委員,每月在中山大學召開研究會及演講會等。
郭德金 南投草屯人 一九○○年生 曾就讀泉州培元中學、上海國語師範學校、南洋醫大學、廣東中山大學醫學院、中山大學法科學院。因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事件被捕歸台。在台服刑後在台北市謝雪紅的國際書局內創設左翼雜誌- 台灣戰線社。在蕭來福之邀請下加入台灣共產黨。

一九二七年三月,在廣東「台灣留學生聯合會」之外,成立「台灣革命青年團」,這二個團體互為唇齒,並由林文騰、郭德金、張深切為規章及綱領的起草委員,秘密成立「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該團分發報紙及宣傳文書於中國、日本、台灣各地,並跟台灣的「文化協會」取得連絡。同時以林文騰為負責人而發刊機關誌「台灣先鋒」,經常刊上「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台灣民眾團結起來」「台灣農工商學聯合起來」「世界被壓迫階級聯合起來」「打倒日本殖民政策」「打倒基於舊教的家族制度」「台灣革命成功萬歲」「東方弱小民族解放萬歲」「世界革命成功萬歲」等標語,表明革命路線號召台灣人大眾起來奮鬥。
僅過了一個月於一九二七年四月,蔣介石在上海開始清黨,全中國進入了白色恐怖之中,於是思想傾向共產主義革命路線的「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即被認為是中國共產黨的外圍團體,所以活動及組織在同年五月被迫解散。又這種組織亦不容於日本,於五月二十四日張月澄被駐上海的日本領事館所逮捕並立即押回台灣。而與張月澄有連繫的簡錦銘在台中草屯被捕,在同年八月六日開始在台灣、日本、上海各地逮捕「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有關人員,總共有六十四人,其中遭日人逮捕計三十二人。判決結果,林文騰徒刑四年,郭德金三年、張深切三年徒刑、張月澄徒刑二年,林仲節、林萬振、簡錦銘各處徒刑一年六個月,林如金、吳文身、溫幸義、盧炳欽徒刑一年等,洪紹潭在日本福岡被捕,翌年病死獄中。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