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月刊

蔡惠如 名江柳,字鐵生。一八八一 ~ 一九二九年,出生於牛罵頭街(今清水鎮鰲峰里),體型壯碩,為地方富戶、書香門第、能詩善詞。十六歲時就擔任米穀會社社長,為蔡源順號的第二十世祖,其父親為當年清水伯仲樓主人中的弟弟敏南公。
在擔任台中區長任內,因常為被警察欺凌的百姓說話,批評日本警察「草地皇帝」,為此遭台中廳警務課處違警,警務課並給蔡區長有特殊待遇,讓他在拘留、勞役及罰金的三種懲罰中自行選擇,出乎意料,蔡區長並沒有選擇最簡單的一項,而是選擇了三天的勞役,警務課也只好給他掃把畚斗,押著他到馬路上去掃街道,一時間,便有許多好奇的民眾圍觀起來,警察雖然再增加人手來支援,卻也趕不走越聚越多的民眾,大家感於先生為他們受罰,且是公然罵警察的不是,這是多麼暢快人心的一件事啊!於是『蔡區長萬歲』的聲音被不自覺喊了出來,且越喊越大聲,最後警察實在是無力控制,只好草草結束這場懲處,使得原本三天的勞役做了半天不到就收場。任職長達十四年,又於一九○八年創立了協和製糖會社,成立了牛罵頭及員林輕鐵會社。眼見日本政府對台灣的殖民政策,心中不平,於是擺脫過去富人只守平安為順民的姿態,全神投入反日本為台灣的各種民族運動,並捐捨萬貫家產,促成「新民會」的誕生,創辦「台灣青年」刊物,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頻頻往來於中國、日本、台灣三地。他接觸中國國民黨、朝鮮革命團體、第三國際代表,向他們揭發台灣統治者的「愚民政策、殘酷軍事審判、極端的差別政策」,號召亞洲民族自決聯合戰線。蔡惠如一生處理台灣民族運動中被蔣渭水譽為「有徹底性質與不妥協的精神」,及「台灣民族運動的舖路人」之稱。卒於一九二九年,享年四十九歲。

一九二○年的蔡惠如在東京時接受彭華英、林仲澍等東京台灣留學生的建議及林呈祿的嘆述後,在離開日本回福州前捐出一千五百圓(當時等值於三萬台斤米)來設立台灣青年雜誌社,發行「台灣青年」月刊。並將會長一職謙讓,力薦由霧峰林獻堂來擔任,一起為台灣前途奮鬥。經蔡惠如的慷慨解囊後又募得五千餘圓。於是在七月十六日一個純屬台灣人所創辦的「台灣青年」月刊終於誕生於東京。在創刊的『台灣青年』創刊辭中高呼「諸位!起來吧,時機已經來到。 見義不為者,乃是懦弱無能之輩。抗拒世界潮流者,為文明落伍之流…」。

由林呈祿、彭華英、蔡培火。在發刊辭中述明由世界的局勢說到台灣被殖民統治的現狀,同時慫恿台灣留學生應藉此機會自省過去並探索將來,進而號召啟發同胞起來努力奮鬥。並用漢文及日文,當初在東京的有關編集人員是人才眾集。
第八任台灣總督田健治郎在「台灣青年」創刊時為其題字「金聲玉振」。
台灣青年因為在東京發行,輸入台灣又要受總督府嚴格檢查,且因資金短絀份數有限,總督府的關防又嚴,在台灣敢於閱讀此雜誌者,必定要受監視而冒失業之險,因此在初期除少數智識階級與一部份學生外,在台灣雖未能普遍地被閱讀,但是一般父老與海外的僑胞對它寄以殷望。
「台灣青年」的出現最受台灣人民歡迎,在島內、日本仰是中國的台灣人都在爭先閱讀,一份台灣青年是大家來傳閱的,經常看到紙張皺爛,還是不忍拋棄。特別是在台灣島內,台灣人最高學府的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及台北師範學校的學生們,以及各地中學以上的青年知識份子都視這主張設置台灣議會及批評殖民政策的「台灣青年」為荒漠甘泉,爭相傳閱。台灣總督府對此刊物視為思想上的亂源,給予台灣讀者種種的刁難,使「台灣青年」月刊由二千份降為一千五百份。同時在東京的日本當局見到這一份「台灣青年」居然如此受到台灣人的喜愛,立即把原來文字開放的懷柔政策,轉向改為文字鎮壓政策,而實施各種壓力於台灣青年雜誌社。因此在十月所發行的第一卷第四期、第二卷第三期、第三卷第六期、第四卷第二期都受到日本政府內務省停刊處分。 「台灣青年」雖未普遍地被閱讀,但種子業已播下,它真正對台灣民眾發生啟蒙與領導作用,是以後發展的「台灣民報」。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