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報旬刊及週刊


「台灣民報」半月刊深受讀者的歡迎,但於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發生「關東大地震」以致印刷廠秀英社被焚毀,所以停刊一個半月。到了十月十五日復刊,從其復刊的第一號(第八期)起乃由半月刊改為旬刊,並將「台灣」的日文版移入,於是又成為漢日文刊的報紙。在一九二四年一月因「治警事件」民報工作人員也被拘押,不得不停刊一期。
「台灣民報」到了一九二四年六月將「台灣」月刊雜誌合併。「台灣民報」旬刊的讀者愈來愈多,所以在一九二五年七月由第六○期起改為週刊,並在九月,改稱為「台灣民報社株式會社」。
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在週刊「台灣民報」第六十七期發行了紀念「創立五週年及突破一萬份」的臨時特刊。
(左圖坐者左起蔣渭水、蔡培火、陳逢源、林呈祿、黃朝琴、蔡惠如、立者蔡式穀(參閱p87)、黃呈聰攝於東京創立台灣民報時攝)

黃呈聰 彰化人,日本早稻田大學,經營鳳梨罐頭業、輕便鐵道、糖、米等。在一九一七年得日本台灣總督府的紳章的榮譽,但黃呈聰卻說這是「臭狗牌仔」。推動台灣白話文運動,從中國引進台灣真耶穌教會。曾在線西組織「甘蔗耕作組合」以爭取庶農利益。

一九二六,七年的二年間,是「台灣文化協會」左右二派及中間派開始理論鬥爭。當時的三派是民族主義派就是林獻堂、蔡培火等,社會主義派連溫卿、王敏川等,中間派蔣渭水等。
三派之間互以思想背景及政治路線的不同在「台灣民報」上發表,而後演變成為爭奪領導權的權力鬥爭。這個時期也可以說是該報記事最為精彩言論也最活躍。
刊載出有許多闡明對于台灣解放運動的觀點與方法。其中有幾篇文章頗受時人的注意。「資本主義爭論」、「最近之感想我的中國改造論」、「駁陳逢源氏的『中國改造論』」、「階級跳越論」、「答許乃昌氏的反駁『中國改造論』」、「駁芳園君的『中國改造論』」、「給陳逢源氏的公開狀」等,這些中國社會改造論論戰發生在一九二六年的台灣,但二年後中國在國共分裂後才出現「中國社會史論戰」。可見當時台灣思想界矛盾尖銳的程度已先進於中國。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