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協會的各種啟蒙播種工作

台灣文化協會一開始就深入民間,從都市到鄉村、進行各種文化啟蒙運動,產生極大的影響。

會報

成立後的文化協會在次月(十一月)二十八日發行「會報」第一期,其中蔣渭水醫師在會報中有一篇以醫生的立場將台灣視為來求診的病患,題目是「臨床講議」。其內容是 :

臨床講議

姓名 : 台灣島
性別 : 男
年齡 : 二十七歲從現住所轉移到今
原籍 : 中華民國福建省台灣道
現住 : 大日本帝國台灣總督府
位址 : 東經一二○ ~ 一二二,北緯二二 ~ 二五。
職業 : 世界和平第一關大門守衛
遺傳 : 有黃帝、周公、孔子、孟子等的血統,遺傳性很明顯。
素質 : 因為是前記聖賢的後代,有強健天資聰明的素質。
病歷 : 幼時(明鄭時期)身體頗為強壯,頭腦清楚,意志堅定,品質高尚,動作靈活。但到滿清時期由於政策中毒,身子逐漸衰弱,意志薄弱,品質卑劣,操節低下。轉居日本帝國以來,接受不完整的治療,稍有恢復,但畢竟中毒二百多年的長期病症,故不容易治癒。
現症 : 道德敗壞、人心刻薄、物質欲極強、缺乏精神生活、風俗醜陋、極度迷信、深思不遠、缺乏講衛生、墮落怠忽、腐敗、卑屈、怠慢、只會爭眼前小利益、智力淺薄,不知立永久大計、虛榮、恬不知恥、四肢倦怠、惰性滿滿、意氣消失、完全無朝氣。
主訴 : 頭痛、眩暈、腹內有饑餓感。
醫師見到了這樣的病患,於是就進一步的診斷。發現台灣島的頭部比身體大,這是思考力發達的現象,但問起二三則常識,則回答不得要領。由此判斷這頭骨大但內容空虛、腦筋不充實的這位病患是愚蠢的低能兒。因此問一些稍難一點的哲學、數學、科學、世界形勢等問題,就頭暈、頭痛。
另外台灣島的手腳很大很肥,這是因勞動過多。再看一下腹部,發現腔胴很瘦,凹進去。腹部都是皺紋,好像產婦似的出現白線條。

診斷書


診斷 : 世界文化時期的低能兒。
原因 : 知識營養不良症
經過 : 因為是慢性病,經過要長些。
預診 : 素質純良,應及時適當地治療,要是療法不對又荏苒拖延的話,會病入膏肓,有死亡的可能。
療法 : 原因療法就是根治療法。

處方


受正規學校教育 極量。
要補習教育 極量。
進幼稚園 極量。
設圖書館 極量。
讀報社 極量。
以上合劑調和速服二十年會全治,其他還有有效之藥品在此省略。
一九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

這將台灣島說成世界文化時期的低能兒,原住中華民國福建省台灣道,現住 大日本帝國台灣總督府,使日本統治者覺得尊嚴受到了侮辱,將第一期會報以禁售處分。自第三期改稱為「文化叢書」。第四期又被台灣總督府禁刊。自第五期起再以「會報」名稱續刊,但因被禁止登載有關時事問題,所以至第八期壓力極大下不得不停刊。
蔣渭水不僅致力於台灣民族意識的啟發,政治平等的訴求外,對當時台灣社會的不良習俗也大加改革,如燒冥紙、吸食阿片、祈安建醮、奢靡婚葬、聘金、補運謝神等。
蔣渭水向日人及台灣人表達的思想是:
一. 言論自由: 向日本當局強烈主張「欲行善政,第一當從允許台灣人以言論自由著手才是。」台灣人不是願意默默無言的,而是喉舌被塞住了。豈有允許言論自由的善政嗎?
二. 改善陋習 : 「我們台灣是有幾種很敗俗傷風,勞神費財的惡習,是我諸同胞要從消極方面去破除的,如燒金紙、吸阿片、祈安請醮、補運謝神,以及聘金婚葬之奢靡…等,這種種的陋風惡習,應該要迅速去破除節省,須知祈安、請醮、補運、謝神、燒金紙之事是古時野蠻人的習慣,是無意識的人的迷信,在這科學文明的世界,那種的事情,斷沒有存在的餘地了。而阿片的毒害不用我說,大家明明白白的。至於婚葬聘金的事件,也要大大的改良,的確不應這樣浪費的! 同胞們呵!請你快一點起來!努力地去實行改廢。」
三. 破除迷信:「人得了病的時候,請醫生下藥是當然的事。然而有許多迷信家卻不如此做,偏要問卜求神。我們的社會上還有許多這樣的愚民,因此自然也常常有為這斷送了性命的,這是多麼令人傷心的事? 然而為何還有許多愚民不肯棄掉這種可怕的事呢?難道他們就不惜生命麼?這可不是如此說法,那是因為世上有許多誤以為問卜求神而病得癒的人啦。這種誤會在貽害於社會不少,故我們不可不說穿,以警醒迷信家。」
四. 伸張女權:歐洲的女性和男子一樣是人。台灣的婦女界連一個起來要求平等的影子和聲音都沒有聽見。希望有識的婦女們應聲猛醒…
五. 文運復興:歐洲人在四五百年前文運復興時代,才得到「人的發現」,發現人是人,不是人的奴隸,不是偶像的愚弄物。台灣的文化運動有如歐洲的文藝復興,胡適的白話文運動和新文化運動。

蔣渭水在他母親逝世時一九二九年九月的出殯以身作則,打破迷信,革除陋習。他在台灣民報刊登一則訃聞,其內容無「禍延妣考」、「匍匐奔喪」、「泣血稽首」、「不孝子」等傳統的字眼,這則廣告取代了傳統的發訃聞,墓地的選擇不用地理師,對親友的金銀紙燭、花車、牲禮等等,一律辭退。又以二萬張宣傳單取代放銀紙,沿途分發,宣傳單是由「台北維新會」印製,其內容是:
「打破妄從迷信,排除守舊陋習。
破除日師堪輿選擇,反對僧尼道士誦經。
排斥做功德、糊靈厝;反對燒銀紙、還庫錢。
排斥燒轎乞水,廢止弔祭做旬。
革去點主祀后土,破除誥封提銘旌。
廢除無意義牽調啼笑,反對多喧嘩鑼鼓吹。」

讀報社

台灣文化協會的另一個啟發民智的努力,就是普遍設置「讀報社」於各地,它是針對著日本統治者對「台灣民報」的嚴酷迫害,不讓台灣人能讀到以台灣人的立場從事報導的報紙-民報。因若訂閱民報,則便受警察注意。在讀報社內並常備島內及海外(日本、中國)的各種新聞雜誌,並在重點報導上以紅線圈起來,讓讀者注意,尤其是有關反帝、反殖民地及民族自決運動的中外記事上。這種讀報社是自一九二二年一月起至一九二四年六月廣設在台北、新竹州的苑裡、大湖,台中州的草屯、彰化、北斗、員林、社頭,台南州的台南,嘉義,高雄州的高雄、屏東、岡山等處。
(上圖 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蔣渭水,坐在左起第六位,攝於北港讀報社前)
以下是台灣留學生在海外發行俱有社會革命思想寄回台灣的刊物或文宣:
上海台灣青年會 一九二三年十月,許乃昌、彭華英等
北京新台灣安社 一九二四年二月,范本梁等 ,發行「新台灣」刊物
上海平社 一九二四年三月,蔡孝乾、陳傳枝等,「平平」刊物
上海台灣自治協會 一九二四年五月,蔡孝乾、謝雪紅等
上海台韓同志會 一九二四年六月,許乃昌、彭華英等
東京台灣青年會社會科學研究部 一九二六年一月,許乃昌、商滿生等「無產者新聞」刊物
南京中台同志會 一九二六年三月,吳麗水、李經芳等
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 一九二七年三月,謝文達、張深切等,「台灣先鋒」刊物
上海讀書會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林木順、謝雪紅等。

通俗講習會

台灣文化協會開設各種講習會,例如:台灣通史講習會:講師連雅堂 一九二三年九月十一至二十四在台北讀報社開講、通俗法律講習會(講師蔡式穀)在同一地點九月二十八日開講,在十月十三日但因諷刺總督府非法壓迫台灣人,以致在中途被迫解散、通俗衛生講習會(講師蔣渭水,石煥長,林糊三位醫師)十一月二十一日起連續二週、西洋史講習會(講師林茂生)在台南基督教青年會十月二十日起共講九次、經濟學講習會(講師陳逢源)亦在台南基督教青年會十一月六日起每週二及週五,共講十二次。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總督府逮捕台灣議會設置期成同盟時,因講習會的講師大都被逮捕,不得不停止講習。(右圖從左起為蔣渭水、林幼春、林獻堂攝於萊園一九二一年)

夏季講習會

霧峰林獻堂提供自宅萊園為夏季講習會會場,並供應住宿與費用,自一九二四年七月起,在暑假時間開辦了一至二週的「夏季合宿講習會」,講題有上述通俗講習會的主題之外,尚有哲學:林茂生、經濟學:陳炘、憲法大意:蔡式穀,科學概論:蔡培火,中國學術概論:林幼春、外國事情:王受祿、社會學:林履信(板橋林爾喜第四子,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新聞學:謝春木,法律:鄭松筠等,也聘請日本律師、牧師參加講義教授其專門科目。並且造成志同道合的青年人集聚在一處共處一個時期其意義非凡,造成日後俱有台灣民族意識的後起之秀。
林幼春(參閱p111) 本名資修,又名南強,亦為霧峰林家族員。被梁啟超譽為「南海才子」是台灣日據時期的三大詩人之一。

演講會

文化協會的啟蒙運動有讀報社及圖書雜誌,深覺不足,一九二三年四月在東京的「台灣民報」以漢文發刊後,次月(五月)文化協會理事黃呈聰、王敏川即以台灣民報記者的身份從東京返台。以推展發行勸募訂戶擴張民報讀者而舉行演講會,其所講的民族主義及日本對台灣統治責難,喚起民眾的熱烈呼應,獲得各地方的喝采。蔣渭水等見如此受歡迎,於是增加演講會成為巡迴全島的演講會以達成大眾性的啟蒙。都市地區每星期六、日舉辦,鄉村則舉行巡迴演講。同時也加速促成了日後文化協會極積進入基層群眾演講會。
演講會的講述內容是以民族自決主義及批評殖民統治,又把當時由林獻堂所領導的台灣議會請願運動與這種巡迴演講會結合起來。更增加眾多的演講隊前往鄉村以平易的方式向各地農民、勞動者講解民族主義及有關階級矛盾的問題。並以當時的自由民主、民族自決及社會主義等世界潮流向群眾宣導,又將日本經由警察的暴行來統治台灣的種種不法事件痛加批評。 又藉此機會號召大眾支援台灣義會請願運動。 同時運用在日本東京台灣青年會的留學生成為演說者,利用假日返台加入文化協會的巡迴演講團。這些東京歸來的留學生年輕英俊的白面書生,身著大學的制服,外表上使人有清新的感覺,他們的台灣話並不流利,夾帶有濃厚的日本語調,但一般民眾卻對留學生發生偏愛,所以他們到處備受歡迎,當第三次文化協會講演團到達嘉義市時,當地的人力車夫不但自動捐出五十圓贈與該團充作旅費,並用人力車載著團員一行遊行全市作示威運動,可以說是出盡了鋒頭了。
各地民眾期待台灣文化協會演講團的來臨,演講者稱為「辯士」,各地熱情的民眾常以放鞭炮高呼口號以助聲勢,甚至抬轎迎送。在演講場上辯士也儼然以志士自居,睥晲一切,日本警察也到場,常常出面干涉,若認為言論攻擊政府超過尺度就會用大刀猛敲地上,要辯士注意,並常命令中止演講,辯士下台,再換一位上台,經常一位演講者上台只講了四分鐘即遭取締,也常遭警察的解散開會,因此,在場的文化協會會員及講師們無法避免地與前來干涉的警察發生衝突,此時在台下的聽眾就群起吶喊、鼓掌、放鞭炮。以壯文化協會的聲勢。這是一種出乎台灣總督府的意料之外,反殖民統治的最佳的全民教育。 文化協會也將這演講會擴大到任何地方,當農民與製糖會社發生衝突時,文化協會的演講隊義不容辭趕到當地,組織民眾開示威演講會及進行拉布條大遊行。這樣的舉動演變成為台灣農民運動與勞工運動的先驅。辯士常被拘留進入看守所,但依法最多僅能關二十九天,辯士不懼,出獄後再為文化協會的演講會出力。
總督府對文化協會的評論在上山滿之進關係文件中指出,文化協會的惡劣影響有リ
一. 使民族主義旺盛,向島民宣傳「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把紳章稱為「臭狗牌」。
二. 反官思想的勃興,煽動民眾反抗官廳。 
三. 主張團結,糾合各種團體行動,並貫徹其主張,後果難測。
總督府當局面對著宣反帝反殖民意識的文化協會演講會,也不是坐以待斃,於是授意辜顯榮等御用買辦出面舉辦「公益會」(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參閱p108)從中破壞及分化台灣人。一九二五年,台灣總督伊澤多喜男也學會運用孔子的力量由辜顯榮帶頭重建孔廟也是破壞及分化台灣人的方法之一。再以「治安警察法」(一九二三年一月施行)來加強鎮壓文化協會這種民眾運動。而且總督府以藉口以逮捕台灣議會期成同盟的機會,逮捕大部份的文化協會幹部及活動份子。
一九二五年冬天由於警察對文化協會的文化演講取締過苛,所以蔣渭水請王敏川每晚演講中性的「論語」,在寒風中民眾照樣踴躍前來聆聽達一個多月之久。
台灣文化協會的演講會在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二六年之間共舉行七百九十八場演講會,會場大都借用戲院、寺廟、工廠,其中有五十九次被迫解散,二百七十六次被迫中止。有二千九百九十一位講師,二十九萬五千九百八十一位聽眾。有關聽眾的人數是依日本官方的記錄,但實際上遠遠超過。若依林獻堂在一九二五年四月十九日在二林的一間碾米廠演講,廠內可容三百位,但是在廠外有超過三千位的聽眾,但是日人從不將屋外的人數計算。
青年運動
蔣渭水及林獻堂的文化協會開始運作後,台灣人民樂於接受其啟蒙後,尤其是青年人、知識份子深受影響,在文化協會的播種下自動自發出呈現出燦爛的光芒。又進一步台灣青年人對留學日本及中國人數逐漸增加。相對的也提高對於民族問題及階級問題的認識。並在各地幫助組織青年團體,例如:
台北青年會是翁澤生在蔣渭水的支持下於一九二三年八月十二日創立的,但總督府隨即命令強迫解散,此後類似的青年會即潛入地下,以體育會或讀書會的名目結合,並組織了「台北無產青年會」,「台灣黑色青年聯盟」。
草屯炎峰青年會 是文化協會的洪元煌及李春哮等領導當地青年百餘人創立于一九二四年十月,他們時常舉辦農村巡迴演講會,並組織了文化劇團,演話劇來啟發民眾。
通宵青年會 是新竹州通宵的詹安、陳發、陳煥珪、黃煌輝、邱傳枝等四十餘位當地青年,於一九二五年十月組成的,不斷地邀請文化協會的辯士來演講。
基隆美麗也會 是文化協會的邱德金及吳金發等組織了基隆青年學生四十餘人,在一九二六年六月創立的。
大甲日新會 大甲街的陳煌(一八九一年生,陳炘之兄,國語學校師範部畢,大甲信用組合常務理事)、陳炘、王錐、黃清波、郭戊己、杜香國等起帶頭設立。
彰化無產青年會由蔡孝乾等發起組成。
彰化婦女共勵會(一九二五年二月)。
諸羅婦女協進會(一九二六年七月創立)。
台南基督教青年會、赤嵌向山會等大部份都是在文化協會影響之下成立。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