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化協會的轉向,社會主義勢力取得領導權

因為無產革命的世界思潮源源不斷地吹向台灣,因而文化協會也不能避開與它的接觸。在內部隨著解放運動的發展,不論在思想上、行動上、組織上有重大的差異。尤其是遇到了台灣勞動人民的階級自覺的問題上。所以雙方的矛盾對立頻頻發生,終在一九二七年一月的臨時代表大會上,以連溫卿、王敏川等的台灣無產青年派(共產主義派及無政府主義派)獲得領導權,從此,文化協會在思想、組織及行動上均告左傾化。
造成文化協會轉向的原因,乃日本政府以籠絡台灣人的地主、資產家舊資產階級等少數人來對抗全台灣人的方法。總督府就解除了不許台灣人單獨設立「會社」(公司)的禁令,因此,台灣的地主、資本家普遍的與日本企業及日本資本主義開始發生經濟利益上的關係。這種利益的結合分化了文化協會。又無政府主義與共產主義及其人員與組織等從海外逐漸滲透島內並生根,提高台灣工農大眾的民族意識與階級意識,因而四處農民組合及工會的產生,而其勢力日易強大。
當時的文化協會有三個思想而構成三個系統在就是:
一. 林獻堂、蔡培火、陳逢源等民族主義派(站在資產階立場,只想依靠文化啟蒙來合法的達成民族自決)
二. 蔣渭水、石煥長等全民主義派(站在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士立場,以右翼工會為組織基礎想包括工農大眾來達成民族自決)
三. 連溫卿、王敏川等社會主義派(站在無產階級立場,以無產青年派與農民組合為組織基礎想來推行階級鬥爭,以期爭取台灣民族解放,最後達成階級解放)。
林本源製糖會社欺壓無度,竟然向二林蔗農開始武力進攻時,正值文化協會(同年五月十五,六日)在霧峰召開理事會,總理林獻堂以下出席理事二十餘人,除了依舊討論一些文化啟蒙工作等老問題之外,藉口文化協會初創時已向總督府聲明不干與政治運動為理由,只想保持原來的文化啟蒙工作的界線而已。對于島內所掀起的新形勢及與工農大眾協調的現實問題避而不談,引起社會主義派等的不滿。
文化協會在一九二六年十月十七日所召開的第六屆總會在會上,三個不同的派系,蔡培火、蔣渭水、連溫卿各提出不同的修正案,又因蔡、蔣二案較相似就折衷合併為「委員會案」(總理制),同時也決定把「連案」(委員長制)保留到臨時總會之前的理事會上再行審議。 但蔡培火卻在會後就搶先把未經最後決定的該委員會案印成書面資料,並分發於會員,連溫卿派發現此事,非常憤慨。除向蔡培火提出抗議外,並把自己的連案隨後也印刷並分發于會員,同時在台中、新竹方面開始群眾活動,又指使洪朝宗、高兩貴、王萬得、陳崁、陳金懋、潘爐、謝有丁、郭炳榮、蔡禎祥、林朝輝、黃朝宗、楊松茂等無產青年(台灣黑色青年聯盟)向文化協會辦入會手續。
蔣渭水有感文化協會的紛爭於是在同期的台灣民報刊出緊急呼籲,提出今年的口號是「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又言道: 「團結是我們唯一的利器,是我們求幸福脫苦難的門徑。」對文化協會的分裂蔣渭水對此提醒大家要注意日本統治者的分化技倆,他指出自從文化協會改組以來,御用報紙便大吹離間的言論。同時向分裂後的二派提出說法:「現在我們台灣,也漸有急進派和穩健派的分化,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又是進化的過程。御用報紙也大搖大擺地議論急進派和穩健派的對立。尤其是文協改組後,兩派的分野更加顯明了。在這種情形下,我們希望兩派須各積極進行,所謂急進派者不可腳不蹈實地而想要一躍登天,所謂穩健派者亦不可效牛步遲遲而想要坐待救主,須各向其主義以勇往直進才是。不但如此,又希望無論何派都要有了解吾們台灣人所處的地位,而能夠互相發揮其特色,積極向解放運動途上前進!」 (下圖 右一賴和,左二王敏川)
一九二七年一月二日,文化協會在台中市榮町的東華名產株式會社辦公廳召開臨時理事會。該理事會當按起草委員會決定將開始審議「起草委員會案」(折衷蔡培火案與蔣渭水案而成的)與「連溫卿案」時,蔡、蔣、連等三派明爭暗鬥,糾紛不已。其中,蔣渭水派為了防止蔡培火等保守派在今後的解放運動上佔據領導地位,於是與連派聯合,突然提議必得先決定要先議起草委員會案或連溫卿案,等到以十九票對十二票而表決先議連案之後,蔣渭水派才反過來再以自己的蔣案為底子來修正連案,而企圖爭取優勢。如此蔡培火、陳逢源眼見民族主義的保守派不敵蔣、連二派聯合。乃聲明放棄其理事的表決權來表示抗議。最後竟在所剩餘的理事十五人之下表決的結果,以五票之差,連案的委員長制終于勝過于蔣案及起草委員會案的總理制(謝南光「台灣人的要求」p56)。
次日即一九二七年一月三日,在台中公會堂召開「臨時總會」,出席代表一三二人,因蔡培火、陳逢源、韓石泉、王受祿等保守派(右派)都認為大勢已去而不願出席或在中途退席,所以表決者幾乎被台北與彰化的無產青年及大甲青年會會員等支持連派的估其絕大多數,因此,在會上決議把本部從台北遷移台中之後,終于選出了大部份都是屬於連派的臨時中央委員如下:
林獻堂 王敏川 黃細娥 邱德金 林幼春 連溫卿 蔡孝乾 鄭明祿 林冬桂 洪石柱 賴和 蔡培火 蔣渭水 林碧梧 周天啟 林伯廷 洪朝宗 王萬得 黃運元 吳庭輝 林資彬 彭華英 莊泗川 張信義 高兩貴 吳石麟 黃石輝 林糊 王錐 黃白成枝。
林獻堂藉此機會表示辭任中央委員,但被大家極力挽留才繼續留任。蔡培火與蔣渭水即表示辭任中央委員並當場退出。於是,連溫卿、王敏川等社會主義派(無政府主義派及共產主義派)在爭取領導權之事終于達成,從此,文化協會在實質上即由資產階級的文化啟蒙團體開始轉變為無產階級的思想啟蒙團體(參閱「警察沿革誌」第二編中卷p192)。

賴和 彰化人,一八九四年~一九四三年,原名賴河,字懶雲,一八九四年五月二十八日生於彰化市的市仔尾。一九一四年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開設賴和醫院,人稱「和仔仙」,「但願世間無疾病,不愁餓死老醫生」,賴和的仁醫形象一向為人所敬重,從民眾以「彰化媽祖」來稱譽他,賴和的新舊文學屢屢表現對弱者的衿憫。賴和常言:「嘴舌及筆尖合一」,而且提倡「大眾文學」,所以他的文學作品由漢文開始,發展台灣白話文的歌詩、散文及小說。
莊泗川 一九○五年生 嘉義人,台南商業專門學校預科因閱讀「上海申報」被迫退學,故十六歲即遠赴中國,入廈門集美中學、後保送廈門大學,參加示威遊行,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而受日本警探監視,轉入上海大學中文系。暑假中返台為文化協會演講會之辯士,因而被捕入獄十一個月。後任台灣新民報記者、支局長、中文版主編。一九三七年受日本軍方徵用派往漢口,接辦漢文「武漢報」總編輯。在社論及各項報導中不時以協助中國同胞默默耕耘。某日在漢口街上訂做禦寒大衣,店家不收分文,才知道自己已被譽為「拯救淪陷區中國人之活菩薩」。 大戰結束後一九五一年在台灣卻為國民黨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入獄五年.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