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政府主義者范本梁與「新台灣安社」


范本梁 嘉義東門町人,號鐵牛,一九一五年到日本留學,一九二○年考上東京上智大學,在學中時接觸到無政府主義的思想,於一九二二年八月到中國學生運動中心地的北京大學,當時校長蔡元培,就讀哲學系即加入中國無政府主義者梅景九等有一百九十多人所組的「北京安社」。又在一九二四年與燕京大學生許地山(廈門人)一起設立「新台灣安社」,這是第一個台灣人無政府主義社會革命組織,惟這個組織並未能吸引住北京台灣留學生,因大家都較傾向謝廉清、謝文達等所倡導的共產主義。范本梁將其所發行的「新台灣」之思想傳播至上海、廣東及台灣島內,成為當時傳播無政府主義的先鋒,後來因而產生「台北無產青年」,及「台灣黑色青年聯盟」。范本梁認為「一個炸彈勝過十萬本宣傳書」的人物並身體力行。
新安社的實行宣言是「台灣民族如欲想維持生存,非驅逐日本強盜不可,要驅逐日本強盜,除了採取暴動的革命方法之外,別無他途…不斷的進行暗殺,重複的推行暴動,以期台灣民眾革命成功…以生命為賭注,打破一切權力,推翻所有不自然的制度,為勞苦大眾的真正幸福,及全體被壓迫者的真正自由而奮鬥。」
其革命方法是:暴露日本人欺凌台灣人的慘狀,使三百六十萬台灣同胞自覺猛省,打破日本強盜統治,殺日本人,破壞一切不合理的制度與組織,實現沒有壓迫沒有剝削自由平等的新台灣。提倡暗殺台灣總督及日本官吏,暗殺走狗及欺國欺民之輩,暗殺資本家及特權階級。… 在被訊問時所喊出的二事及一句話。即:「腦中的思想,槍口的子彈」、「一個炸彈勝過十萬本宣傳書」。另外一句話是「目的決定手段」。
一九二六年三月,范本梁返台擬在島內推行其暴力革命,不幸被捕,警方以企圖直接行動之罪於一九二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被處五年徒刑。後在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件發生時,再次被捕並處於十五年徒刑,在獄中受虐而死,留下日籍太太及一位女兒。錄下所作詩二首:
獨坐幽窗五歲餘,寒飢困苦鍛心軀,
縱他魔鬼多邪氣,豈得將吾志奪殺 ?
歷盡艱難兼辛苦,毫無沮喪毫無塵;
縱觀五百萬民眾,誰是鐵牛第二人。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