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無產青年


蔣渭水等的台北青年體育會及台北青年讀書會為了迴避總督府當局不法取締,於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四日,及翌年一九二五年一月四日至八日的前後二次,化名為「台北無產青年」,以日本和中國的共產主義及無政府主義思想,傳播給全島各地的青年,利用文化協會的組織進行活動,受影響最大的是彰化青年,又在港町文化協會讀報社舉行「打破陋習大演講會」。如此在被警察當局發現後被命令解散,同時把抗拒警察進入會場的洪朝宗及翁澤生逮捕,二人均被判徒刑三個月。
因而「台北無產青年」的名聲大噪,成為台灣初期社會革命半公開的重要據點。台北無產青年派加強召開座談會及研究會,並與散佈在全島內各地的無產青年(包括無政府主義及共產主義)連繫,支援各地演講會。
一九二五年五月從東京返台的連溫卿將在日本的共產黨報「無產者新聞」「前進」等介紹來台,向台北無產青年傳播日本勞農派共產主義革命思想。
一九二五年六月十七日的「始政紀念日」在台北、台南二市二十幾處的牆上出現了反日口號,這是台灣人民自覺的聲音。一九二六年的「始政紀念日」,由台北青年會演化而來的台北無產青年在台北舉行「政談演講會」,在聽眾三百五○人的面前及眾多日本警察的監督下,發表「日本對台灣的殖民政策是帝國主義」、「小鬼夜行的台灣」、「政治與革命」等講題,並認為這種紀念日是挑撥日台民族反感,讓台灣人在做了日人的殖民地次等公民後還要慶祝所以稱之為「恥政紀念日」。如此不願做奴隸而公然攻擊總督府的帝國主義統治,被現場警察強制解散,大家更換場地繼續開罵。同時也舉行在大稻埕的空地上集會,同樣攻擊日人的暴政及宣傳社會革命,為此,潘欽信、洪朝宗、胡柳生、王萬得、高兩貴等積極份子被警察逮捕並以反對慶祝始政紀念日而遭以治安警察法處刑。
台北無產青年派乃在一九二六年八月一日的「台灣民報」上,發表了「公開狀」(宣言書),聲明無產青年派與台灣文化協會在革命手段上已有所不同,進而邀請林獻堂、蔡培火、葉榮鐘(鹿港人)、謝春木、蔣渭水等剛從第七次台灣議會設置請願返台的諸幹部在十月十二日與台北無產青年派的王萬得、高兩貴、黃白成枝、洪朝宗、潘欽信、周和成、徐氏玉緞、黃氏細娥、張氏美玉、黃氏甜等會談。會談的內容是反對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並說道「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實屬不可能實現的妄動行為,假若能實現也非為台灣人謀幸福之途。此種妄動行為不外乎是承認並助長資本主義及帝國主義,因此我無產階級黨反對如此不徹底的妄動行為。」而林獻堂的答覆是: 「誠如各位所說的是不可能實現的,但能夠喚醒台灣人的政覺悟是內外皆曉的事實。現在是以輿論為基礎的政治潮流為主,所以民眾默默地發表意見,是最恰當的政治行為。反之,過激無謀的行動,只會帶來政治的錯誤。總之,我們最後的目的一致,但手段不同。如果各位能以最佳手段以達成最後目的,吾人當採之; 否則,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是最上策。」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