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澤生、潘欽信的報告

在上海的翁澤生因其妻謝玉葉及與潘欽信皆曾受謝雪紅的除名處分,對謝雪紅因而產生反感,認為是針對上海大學派的一種排斥。此時潘欽信到廈門恢復中共黨籍並不退出共產黨,蔡孝乾也在廈門成立台共支部。翁澤生、潘欽信二人於一九三○年七月,經中共向共產國際東方局提出了「台灣情勢報告書」。其內容極力批評台共島內黨中央:「台灣共產黨的組織毫無進展,連細胞和支部都分不清,黨中央的領導力極為薄弱,對於工會的工作也全未見到進展。」
一九三○年十二月初旬中共中央委員.瞿秋白來訪翁澤生、潘欽信二人會談六小時。瞿秋白說:「據東方局說,台共犯了嚴重的機會主義、黨員缺乏積極性、黨組織與成立時相差無幾,且極為幼稚並工作遲滯。於是中國共產黨站在友誼的立場向台灣的全黨員諸君建議改革黨組織,東方局也已同意中共的這種意見。…」這個言論應是依據先前翁、潘的對台共島內黨中央批評的報告而作成的判斷結論。
幾天後翁澤生與潘欽信即見到蘇聯籍的「東方局負責人」,並接受其指示,東方局將把正式的指令送到台灣之前,翁與潘應先返台灣,傳達共產國際的意見。盡早召開臨時大會,確立政治方針、加強領導部。
當時有台灣農民組合中央委員陳德興,路經上海擬赴莫斯科出席「國際紅色勞動工會第五屆大會」(Profintern),翁與潘認為若由陳德興來傳遞東方局的命令將更妥當,所以將指示付託並告訴他:「把這指示先傳達於謝雪紅並要她著手於黨的改革,謝雪紅若是不肯接受,再向王萬得、趙港等報告,令使他們準備改革方策。」。
陳德興: 一九○四年生,高雄潮州人,台南師範在第四年時遭退學,後到東京入正則英語學校,返台為台灣文化協會之辯士,一九二六年四月加入台灣農民組合,為東潮支部教育部長,成為同組合之常任委員,從事農民運動,認同共產思想。受趙港之邀成為台灣共產黨員。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