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澤生的東方局指令與台共黨內鬥爭

陳德興於一九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攜回翁澤生所托的東方局指示,謝雪紅認為這項指令根本不知台灣近況,不符合台灣的實際狀況,這種指令只能說是翁澤生的意見,不能代表東方局的意見,所以謝雪紅拒絕接受。陳德興再將指令傳給在伍人報的王萬得,王萬得等乃不管島內黨負責人的謝雪紅反對與否,卻支持這來自上海的指示,並組成台灣共產黨改革同盟,因而引起二派的對立鬥爭並相互排擠。相互主張正統且互相除名,一九三一年三月王萬得派以農民組合本部發表對謝雪紅的反動聲明書,謝雪紅也在四月以國際書局發表對農民組合聲明的聲明,二派激烈鬥爭。此時謝雪紅等已被排除於台共之外並將工作資金斷絕。
劉讚周 又名彭金土,新竹人、船員,透過日共路線出席一九三○年八月十五日的「國際紅色勞動工會第五屆大會」,一九三一年五月從莫斯科返台後,他得知謝雪紅與王萬得的衝突,他知道第三國際的戰略概況,因此判斷王萬得等的行動是違背了「第三國際」組織系統的反革命行動,指出改革同盟的錯誤,並表明支持謝雪紅。於是謝雪紅即派遣劉纘周前往日本,托他帶去報告書給予日共中央。該報告書的內容說明改革同盟王萬得之陰謀、請日共中央派人來台主持改革、調查東方局的三千圓給台灣共產黨的細節等項目。 劉纘周乃在一九三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到達神戶,完成謝雪紅所交代使命,並領取日共中央給予謝雪紅的指令。日共的指導意見是認為改革同盟未經黨的正式機關策動黨員是重大錯誤、對台灣文化協會並無解散的必要。劉纘周在在八月十六日返台時,謝雪紅等已被捕在獄中。於是劉纘周即承擔起台共重建的任務,積極與同志廖瑞發、張欄梅等協議黨的重建,以台灣共產黨的名義製作成反對逮捕共產黨員的宣傳單三百餘張傳單,趁蔣渭水的大眾葬(八月二十三日)的機會,警力全部署在台北北區大稻埕的空檔,在台北南區的艋舺、古亭等地散發傳單「同志們!應堅守鐵的紀律和祕密」、「祝工農報的發行」、「蘇維埃同盟第十四週年革命紀念日已屆」。但他在同年十一月四日被捕後,竟被拷打死於獄中。

台灣共產黨發生內訌的主要原因可以歸納為下列幾點:
1. 因第三國際規定一國一黨,所以台共是屬于日共組織下的的「台灣民族支部」,但因渡邊政之輔之死,使得日共的指導變得受到中共的指導。因此台共存有二系統衝突的因素。
2. 中國與日本在文化、地域、作業上的差異使從日共培植的謝雪紅、林木順等與中共培植的翁澤生、潘欽信、王萬得等發生宗派主義。
3. 謝雪紅對文化協會以聯合陣線方式,而中共所支持的「台共上大派」以解散文化協會。對工人運動,謝雪紅是先到全島各地組織發展工人小組後再組總工會。而上大派主張先建總工會,直接領導各地工運。
4. 台共的幹部及黨員幾乎都具有機會主義與無政府主義的傾向。
5. [共產國際]的資金提供使得台灣大多數的黨員傾向有錢的那一邊。
6. 馬列主義是採用從上而下的命令方式,而與在敵人重圍下的島內實踐運動有實際上的困難。
7. 謝雪紅與翁澤生的個人對立情緒也是內訌的因素之一。
8. 透過翁澤生、潘欽信送入島內的工作資金助成「反謝雪紅派」等。

台共三個中央委員的林日高、莊春火已脫黨所以中央委員剩下謝雪紅一人,在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謝雪紅與王萬得等在台北松山住上塔悠的張寬裕宅召開「黨中央委員會擴大會議」。出席者中央委員的謝雪紅及黨員楊克煌(楊克培之弟)、吳拱照、趙港、莊守、王萬得、蘇新。通過任命王萬得、蘇新負責指導臨時工會。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