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一台共覆滅

在上海、在東京日本警察逮捕台灣共產黨黨員後,對台共的組織十分注意並不中止秘密偵查。在一九三一年一月探悉上海翁澤生派遣王溪森密渡台灣,隨即交待台北大稻埕的北警察署(今之大同警察分局)接辨,進行跟蹤、搜証並在三月二十四日在大稻埕陳春木宅(今之南京西路)逮捕趙港,並搜出一些重要文件,如「改革同盟成立文件」、「文化協會解消問題」、「台灣運輸工會組織文件」、「台灣運輸工會運動方針」等數十項。趙港被捕後沿街大呼共產萬歲,當時尚有陳德興在場但僥倖逃脫,陳德興沒有多久在四月九日也被捕於高雄。日警探知曾在防空節中散發反日宣傳單是王日榮所為,並突襲王日榮住所將一些証物扣押,在三月十五日王日榮不得不向警方自首,如此牽連到林式鎔、張朝基、林殿烈等人,並在張朝基宅被搜到「致台灣共產主義者書」等六項有關黨第二屆臨時大會的文件,警方至此已深入台共。於是六月二十六日在台北市逮捕到謝雪紅及楊克培,七月十五日顏石吉(在鳳山郡大樹庄)、七月中旬劉守鴻(在高雄市)、七月十七日在台北市樺山町偵知王萬得住所,由巡查部長山崎宗吉率二十幾名警察,在晚間八時許在理髮店發現王萬得,經格鬥後逮捕。蕭來福也相繼落網。潘欽信、簡氏娥二人得知同志多人不幸被捕,因此逃抵基隆,隱居在基隆市草店尾陳水來之密房中,計畫偷渡到中國,但未能如願亦被檢舉。九月一日在陳水來住處(基隆市田町)逮捕莊春火,九月十八日莊守(在嘉義)等黨員及共鳴者全都被捕入獄。
當全台進入共產黨大逮捕時,潛伏在宜蘭的台共黨中央委員兼宣傳部長蘇新,處變不驚並採取緊急措施,在八月二十九日將在宜蘭地區在由盧清潭為負責人,並要求不可停止工農大眾的日常鬥爭,他自身肩負起重建台共的大任。次日以日本文官的制服自宜蘭潛入台北,與林殿烈、張道福秘密會合於大稻埕太平町二丁目春月樓,暸解黨員被逮捕的情形,當機立斷蘇新指示二人改變戰術而分散文化協會並進行被捕者的救援運動籌備救援組織。 九月三日在彰化接觸到王細松,次日在王細松處與中部地區的黨負責人詹以昌會面。二人商議重建黨活動,因潘欽信失去聯絡就授權詹以昌處理重建黨中央部的人選,對解散文化協會二人皆以為不可輕言解散,推進工會運動擬定侵入鐵路、汽車、製麻會社等,農民運動以及救援運動等問題。蘇新臨危不亂,乃在九月五日再赴嘉義,於八掌溪岸的茶堂跟莊守會面,將與詹以昌的協議事項討論並授權莊守執行。 不幸于九月十日在彰化郡美和庄陳家派經營的紅磚工廠中被警察逮捕,雖主要文件業已投入火中焚燬,但藏在地板下的政治大綱卻被發覺。
如此台灣共產黨黨員及共鳴者計一百零七人被捕,又多項重要文件也落入警方手中。被起訴者計七十五人,被判有期徒刑者有如下的四十七人:

十五年 潘欽信
十三年 謝雪紅 翁澤生
十二年 蘇新 王萬得 趙港
十年 劉守鴻 簡吉 陳德興 蕭來福  顏石吉
八年 莊守
七年 吳拱照 莊春火 詹以昌 張茂良
五年 林日高 簡氏娥 楊克培
四年 楊克煌 盧新發 郭德金 張道福 吉松喜清
三年 張朝基 洪朝宗 高甘露
二年 林式鎔 王日榮 津野助好 朱阿輝 林殿烈 林朝宗 宮木新太郎 周坤棋 吳錦清 林梁材 廖瑞發 施茂松 陳朝楊 張欄梅 林文評 翁由 詹木枝 陳振聲 李媽喜
一年 陳義農

在一九三二年三月二十一日簡氏娥在台北刑務所產下一男嬰,取名簡信雄。以用其愛人潘欽信的「信」字,以資懷念。

趙港 大甲人 一八九九年生公學畢業後,就職大肚信用組合為書記,台中東竹物產信託株式會社,一九二一年入台中中學會,畢業後與友人經營木炭商,當時發生無斷土地(無法定的所有權証,但有耕種者之土地)給與日本之退職官員所引起的爭紛,農民請求趙港協助,趙港便率農民向台中憲兵隊、台北總督府陳情無效。後訪簡吉組織大甲農民組合,以團體的力量對抗統治者。自此趙港努力於農民運動。又受到謝雪紅的支援及指導,遂認同共產主義,並加入台灣共產黨,成為在農民組合中的共產細胞。努力共產黨的擴大及強化。為台共的重要領袖。一九二六年台灣農民組合成立,即被選為常務委員兼爭議部長,奔走全台,指導各地的爭議團。多次被捕入獄。判刑十二年。 

簡吉一九○○年生高雄鳳山人,家務農,鳳山公學,台南師範講習科畢,日語流利,執教四年,因學生放學後即投入田園勞動,學習的效果失去大半,所以對自己所領的薪俸十分愧疚,因此認為自己是屬於這是一種「偷竊自己薪俸的人」,辭職,又見農民生活困苦所以加入農民組合。對列寧及孫文之學說有專研,抱持左傾思想。一九二五年棄教職全神投入農民運動,在次年組成全台灣農民組合,自任常任委員,在各地召開演講會,宣傳階級意識,誘發農民之抗爭,努力擴大組合,主張從體制內改革。次年與楊克培、謝雪紅相識後,簡吉之思想更加帶有濃厚的共產主義色彩。開設社會科學研究會,以台共之謝雪紅、楊克培為講師,而自已以蔗農問題、竹林問題、日本退職官員侵占土地問題之題目,對群眾教育。
簡吉在獄中日記記載”儘管每個人走的路是多麼不同,可是要抵達的地方都是墳場” 一九四七年因二二八事件為國民黨政府槍決。

顏石吉 屏東人屏東公學校畢業後,在屏東街組織研究漢文的礪社。經營製米但失敗,負債,因而對現行的社會制度發生疑問而漸左傾。在趙港的邀約下加入台灣共產黨。台共黨第二屆臨時大會時顏石吉代表農民運動參加。一九三一年一月一日,在嘉義郡竹崎庄召開農民組合「中央委員會擴大會議」,由顏石吉為議長,並與潘欽信、王萬得、蘇新、顏石吉、劉守鴻為中央委員。後被判刑十年。

莊守 彰化人 彰化第一公學、台中商業學校、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對社會科學十分投入,加入「社會科學研究部」,曾在四一六事件(一九二九)時被捕,但無証據後釋回。返台後加入台灣文化協會,從事大眾運動。在高雄從事体力勞動岸壁之苦力,並在阿里山為伐木工人。一九二九年「台灣學術研究會」的組織急速發展,他組織池袋班,一九二九年二月台灣島內農民組合幹部被大逮捕時,立即派蘇新、蕭來福、莊守等返台協助重建工作。莊守(彰化支部所屬)以個人名義加入文化協會,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二日,文化協會召開中央委員會修改會則,通過了「彰化支部案」(吳拱照、莊守提案 共產黨案),如此台灣文化協會的領導權,落入了台灣共產黨「島內黨中央」手中。文化協會召開第三屆全島大會後,莊守與吳拱照為駐守在台灣文化協會黨團工作。莊守負責高雄地區的工會組織,捕入獄判刑八年

吳拱照 在一九二八年五月在上海經翁澤生的介紹加入台灣共產黨,他在廣東加入廣東台灣青年團被捕並押返台灣,在一九二八年十一月被保釋出獄。謝雪紅交付任務以個人名義加入文化協會,擔任文化協會台南支部書記,與莊守一起向文化協會提出共產黨案,在會內的共產黨員與農民組合員合力下,通過台灣文化協會的領導權易主,進入了台灣共產黨「島內黨中央」手中。文化協會第四屆全國代表大會時就任常任委員,被判刑七年。

莊春火 基隆人,一九○六年生,父為基隆水產公司的大盤商,家富,台北二中(成功中學前身)退學,入「正則預備學校」、「日本大學社會科」。在日期間受左翼分子及日共的影響,參加五一勞動節遊行、罷工示威。也曾在廈門集美學校,到福州與林日高相識,在漳州時從事組織工會與翁澤生組織的學生會並肩。一九二八年四月台共建黨時莊春火人在台灣但仍被選為中央委員,負責青年部,後負責勞工運動,開設基隆書局,一九二八年由日返台與謝雪紅交換對勞動者農民之意見後,化名進入基隆猴硐炭坑,為勞動者。莊春火是屬王敏川為首的「上大派」(上海大學派)。一九二八年六月,駐在島內的台灣共產黨中央委員林日高、莊春火,及候補中央委員謝雪紅組成「黨中央」於島內,為台共中央委員勞動部長兼宣傳部長。他即為「台共島內三人黨中央」之一。執台灣共產黨之牛耳,一九三一年九月二日在台北大稻埕太平公學校被捕,時年二十七,判刑七年。一九四一年刑滿出獄。

盧新發 南投名間人,公學校畢業後受僱於林本源等製糖公司,憤恨日人在台之欺壓。喜讀左翼出版物,憧憬列寧的主義。受宜蘭郡員山庄的蘇新的影響,加入台灣共產黨。積極努力於台灣的勞工運動、政治運動,組織三百名受欺壓的蔗農,組織台灣農民組合蘭陽支部,也鼓動在羅東二結某工業研究所員工罷工。一九三一年被捕時年二十三。判刑四年。

吉松喜清 日本鹿兒島伊敷人 為宜蘭車站之配屬車長,常往來於高雄、台北、基隆。與劉守鴻、莊守等共同擔任鐵道部為中心的工會組織,並有較年青的日本佐賀縣東松浦人宮本新太郎及宮崎人津野助好等加入台灣共產黨,判刑四年時年二十八。

張朝基 台北人,台北老松公學校畢,簡易商業學校畢,就職銀行。一九二七年與薛玉龍共同組織左翼團體- 台灣工友協助會,被推為同會之教育部長。加入台灣文化協會,因投入社會運動為銀行免職。後成台灣文化協會台北支部委員,受王萬得之指導產生對共產主義之認同,開設社會科學研究會,講解共產主義。一九三一年二月經蕭來福之推薦加入台灣共產黨,六月就被捕,判刑三年。

洪朝宗 台北人,淡水中學一年退學、廈門集美中學、中華中學、上海大學。在學中寒假中返台渡假,被疑為參加無政府主義秘密結社台灣黑色聯盟事件,因而入獄四個月。後在上海受潘欽信等之指導加盟共產主義。

林朝宗 新莊人一九○三年生,在台北第二師範時因校長排斥事件受退學處分。於是到東京入神田正則預備校,轉入專修大學專門部經濟科,再入私立獨逸語(德語)學校。加入台灣青年會,社會科學研究會等。傾心共產主義。返台後郭德金之介紹成為台灣機械工會基隆支部書記,支持台灣文化協會,開設勞動問題講座,並為講師,常宣揚共產主義。加入蘇新之礦山工會組織者會來促進工會組織。並在謝雪紅的邀請下成為台灣共產黨黨員。

一九三二年五月十七日翁澤生被上海共同租界工部局警察逮捕,並在翌年三月被押返台北,判刑十三年。

謝雪紅判刑十三年,服刑至一九三九年因罹患肺病,日人認為無望,從獄中抬出,但出獄後病卻很快好起來了。 洪朝宗、趙港、翁澤生及劉纘周等人在獄中受刑過度至死。

一九三一年因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在江西瑞金建國,一九三二年秋中共在上海法租界的中央黨部相繼皆遷往瑞金,同時對台灣共產黨的指導也中斷了。

在台灣的抗日團體中,台共是提出「台灣革命」的主張;並以「台灣獨立」為綱領,在第三國際的指導下,台灣革命並非只是追求台灣本身的解放,而是全世界殖民地解放的一環。
從謝雪紅的史實看來,中共並沒有對台共有過任何的協助; 相反的,它在幕後唆使的奪權運動,使台共偏離第三國際的戰略原則,使台共發生內部分裂,中共在台灣抗日運動史上的功過,至此已判然分明。謝雪紅在二二八事件之後投靠中共不久即受到整肅鬥爭,有一個重要的歷史因素,便是她從來就是拒絕中共的領導,這樣的抗拒,可以追溯到謝雪紅的俄國經驗。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