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赤色救援會

赤色救援會是在一九二二年第三國際第四次大會中即決定對共黨受難者的常設組織。這是非社會主義國家內支援共產主義運動的組織。台共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在上海建黨時即有「紅色救援會」的計劃與工作方針。一九三一年台灣共產黨遭逮捕後,以致台灣共產黨及其所附活動活動都變為停頓狀態。同時日本在中國發動九一八東北事變。日本軍方氣勢凌人,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裡的未遭逮捕的台共黨員幹部,如簡吉、陳結、陳崑崙、張茂良、詹以昌、王敏川等,於同年八月九日,大家商討的結果,決定:1.黨的活動要繼續不可停頓,2.調查尚未遭逮捕的黨中央委員並與之連絡,派遣黨員前往中國與中共中央及東方局取得連絡並依指令重建中央。3.將文化協會與農民組合的會員及組合員吸收於將成立的台灣赤色救援會,透過救援活動來進行重建黨組織及訓練無產大眾,4.迅速成立「台灣赤色救援會籌備委員會」。
於是,該會隨即改為「台灣赤色救援會組織準備會」(MOPR),由張茂良任議長,陳崑崙為書記,推舉簡吉。張茂良、陳崑崙為中央負責人,並決定各地方組織負責人。
台灣赤色救援會籌備委員會
一九三一年九月四日夜詹以昌(當時尚未被捕)與黨中央常任委員蘇新會晤並受到組織台灣赤色救援會指示,詹以昌召集殘餘的黨員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的人員簡吉、顏錦華、陳結、陳崑崙、王敏川、張茂良、吳丁炎等人于文化協會本部。
一. 詹以昌、陳崑崙、簡吉、陳結、張茂良、王敏川為臨時黨中央。
二. 派員與上海的翁澤生連絡,尋求第三國際的協助。
三. 調查各地黨員對各地情勢及黨員意見,重建黨團隊。
四. 籌備組織工會,詹以昌負責員林、彰化的製糖會社、鐵路、汽車會社,湯接枝負責日月潭發電廠。
如此運用赤色救援會組織為中心以合法性面具進行一切活動,戮力於重建運動。
於是召開「台灣赤色救援會籌備委員會」,決定:1.在文化協會及農民組合下活動,組織台灣赤色救援會 2.以會員十人為一班(置班委員),五班為一隊(置隊委員),以數隊委員組成地方委員會,成長到組織系統佈滿全島後,再召開大會選出中央機關。
同時,決定暫時由簡吉為中央事務負責人,簡吉、張茂良、陳崑崙等三人為常任委員,及各地方負責人。
也就是台共在赤色救援會的掩護之下,進行活動。以重建台灣共產黨組織,但日人卻趕盡殺絕將救援會人員加以逮捕而使台共的一切組織與革命運動盡被消滅。

台灣赤色救援會
依據一九三一年九月四日「台灣赤色救援會籌備委員會」的決議後,各負責人即展開組成地方組織,對會員及救援金的獲得有相當的成績,在黨的重建工作方面有:
1. 陳結竹崎方面十一班八十人。
2. 小梅地方七班四五人。
3. 陳崑崙、林銳 曾文、北門地方四班二十四人。
4. 李鹿、謝彰洲在北門郡學甲庄組成一班八人。
5. 嘉義地方二班十七人。
6. 吳丁炎 北港方面五班三十五人。
7. 呂和布、張玉蘭 高雄方面十二班。
8. 台中地方八班 竹山李水岸宅,組成五班,並編成一隊。
9. 豐原地方四班二十餘人。
10. 呂朝枝在農民組合本部以賴天來等七人結成一班。
11. 湯接枝在霧峰組成一班等,
12. 其他,黃賜金在台北,李振芳在羅東也竭力進行救援會組織工作。

台灣赤色救援會籌備運動,同時又以結成「共產青年同盟」為目標,努力把台灣勤勞青年組織化,如此新加入的秘密台共黨員逐漸增加。後被警察發現的新加入的黨員,依每一召募者列名如下:
陳結: 姜林小 張行 劉運陣 林征綿 林巃 張火生 董蒼 陳神助 林水福
顏錦華:謝少塘 黃石順
莊守 : 陳錫珪 賴象
陳崑崙 :呂朝枝 蘇清江
吳丁炎 :吳博 楊茂松 許啟明 蔡西涵 蔡紡 張溜 呂賽 陳越
陳結在嘉義組成「農民組合青年部」有二班十餘人。吳丁炎在北港溪邊選擇偏僻的甘蔗園來開秘密會,講習「世界的客觀情勢」「蘇聯革命成功十四年紀念」「農民組合青年部的組織與當前急務」等,此時組成四班二十七人的「赤衛隊」。

抗日三字集
依據「救援會組織準備會」發刊機關誌的決定,陳結在八月底獲得簡吉派來陳神助及二十圓的協助,購買紙張及油墨在阿里山鐵路獨立山的樟腦寮為秘密的油印所,在九月底刊出秘密雜誌「真理」第一號(一五○份)、「二字集」(二五○份)、「三字集」(四百份),「真理」第二號(二百五十份),「真理」第三號紀念蘇聯革命紀念月刊(一五○份),但這第三號即因林水福被捕而終不能分發。「二字集」「三字集」乃以平易的台灣話寫出符合貧戶的心聲,有高度的社會主義思想,易讀且容易瞭解,暗誦,在救援會班的地區被複寫而普及,到警方查獲時許多人將此三字集朗朗上口,這也就是達到書寫者的本意,要激發大眾潛在的民族意識與階級意識。
「三字集」凡六百九十四句(在此僅節錄二百五十句)
無產者 散鄉人 勞動者 日做工 做不休 負債重 住破厝 壞門窗 四面壁 全是穴 無電燈 番油點 三頓飯 蕃薯簽 每頓菜 豆甫鹽 設備品 萬項欠 吾衣裳 粗破布 大小空 烏白補 吾帽子 如桶箍 咱身軀 日曝黑 老至幼 看勞苦 瘦田 納責稅 染病時 無人顧 咱棉被 世界薄 厚內衫 大概無 布袋衣 拵外套 寒會死 也著做 冬天時 迫近到 老大人 痰舀舀 少女兒 流鼻蚵 一家內 寒餓倒 腸肚哼 哼淳號 斷半錢 請醫生 不得已 祈神明 雙隻腳 跪做前 金香紙 陸續前 嘴出聲 誓豬敬 沒聽著 佛神明 豈有力 來同情 那瞬間 變惡症 哀一聲 失生命 噯呵喲 叩頭殼 爭心肝 父母情 沒覺醒 重惹禍 無團結 慘難遇 設團體 眾協和 萬項事 自己做 要努力 力自靠 惡地主 來打倒 惡制度 來毀破 這時候 萬人好 資本家 收大租 大會社 大規模 一秒間 儲數圓 強剝奪 很糊塗 住樓閣 妾多數 食山珍 兼海味 飲燒酒 雞肉糸 香肉干 紅燒魚 吃不完 就捨棄 金區碗 象牙箸 用石棹 籐猴椅 牠身裝 很奢侈 燕尾服 毛綢糸 紅皮靴 仕底記 金時錶 金手指 金目鏡 金嘴齒 這強盜 想計智 連政府 得大利 開墾地 盡搶去 現國家 照牠意 有錢人 的天年 趁無食 愛寒飢 飲塞錢 渡生死 無打緊 這時機 土地賊 逆天理 搾取咱 無慈悲 賊政府 卻重稅 賊官廳 萬項卜 越愈散 卻越重 走狗派 欺騙人 講要納 照起工 納稅金 飼官狗 害咱死 目屎流 抗租稅 著計較 日政府 土匪頭 徵稅金 造戰艦 為戰爭 無分寸 大相剖 的時瞬 抵用錢 如土糞 資本閥 免出本 若剖輸 牠免損 勝利時 得大份 戰爭近 飛行機 冥明練 不休止 兵演習 似做戲 市街戰 要防禦 帝主義 切迫時 總動員 周準備 日月潭 設電氣 沿海岸 刊滿是 沖海底 埋暗器 人電著 隨時死 打狗山 設砲台 騙民眾 假病院 電信台 堅鐵機 可通信 能相知 日政府 很奸巧 大車路 造雙條 白色匪 起無道 陸軍路 直直造 抽人夫 每年做 說盡忠 不怕死 即是民 應該是 吾同胞 須銘記 咱著裁 大相剖 資本閥 第一愛 戰爭起 牠免死 尚且彼 乘那時 騰物價 得大利 戰爭到 的時機 散鄉人 著慘死 貧工農 亡身屍 壯男人 被召去 做工人 無工錢 青年們 著裁死 派出所 召咱去 吾兄弟 為此死 咱父母 為此饑 目滓流 目滓滴 無通食 亦是死 這原因 在何處

台灣赤色救援會的覆滅
一九三一年三月起台灣共產黨開始被大量逮捕後,外圍的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隨即潛入地下秘密的進行救援運動,警察當局毫不放鬆,擴大在全島進行偵測,在嘉義郡小梅庄的一家水果商的店頭內發現了一部「三字集」,警察依此線索加以密查,於是在竹山逮捕分發者林水福,又從此尋線查出油印負責人陳結與陳神助,並在竹崎庄下發現八百部「二字集」「三字集」「真理」第一號至第三號,於是,同年十二月二日,逮捕了陳結於阿里山中,四日全面檢舉嫌疑者,七日逮捕到陳神助,因而知這個案件是赤色援會的外圍活動,後吳丁炎也在基隆被捕,赤色救援會籌備運動關係者一共被逮捕三百一十人,其中一百五十人被起訴,並被判刑。

此時王敏川,這位台灣最資深的「台灣文化協會」會員,也是「最後任的委員長」亦因參加簡吉的赤色救援會在十二月受到逮捕,判刑四年,判決書上注明「非共產黨員」。雖判四年但卻蹲滿六年的黑獄,到一九三八年王敏川才得出獄,但身體在獄中受到各種摧殘酷刑以致損害,又日本軍閥在中國業已發動侵華「七七事變」,台灣進入戰爭體制下,民主活動全面禁止,動彈不得。王敏川在一九四二年九月二日逝世,享年僅五十四歲。晚年在貧病之中仍做出「更留痴態在,書卷當良儔」之詠。葬於八卦山畚箕湖墓地。
王敏川在非武裝抗日民族陣容中,是一位不忮不求、不屈不求的抗日鬥士。二次大戰後曾以「忠烈凜然,足資矜式,應予褒揚」入祀原籍忠烈祠。後又被無知、無台灣意識者撤除牌位。 後人評語認為「在日據時期,不『左傾』的人只有御用紳士!」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