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退職官吏強佔土地山林

第十任台灣總督伊澤多喜男及總務長官.後藤文夫在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以「預約賣渡許可」的名目而把三千八百八十六甲(一九二六年十一月為止)「官有地」(實際上皆是百年來有農民耕作的土地),放領於有意在台灣住的日本人退職者三百七○人。這種特權也以半官半民的企業幹部職位,如農會幹部、農業倉庫幹部、街庄長、郵便局長等送給日本人退職官吏,以便常年支薪。但以土地的糾紛較大。
這些土地在名目上是稱「官有地」,但實際上是日本人向台灣地主充公而來,又默許當地農民開墾,至今仍在耕種著的。總督府發表要把這些土地的主權變更而放領於日本人所有,農民為了要保衛自己的生活不得不起來抗爭。同時台灣文化協會也利用此機會派遣演講隊到當地揭露日本帝國主義者橫暴的剝削手法,數落日人的惡政,同時也喚起民族意識等,以後發展為農民運動的重要的一環。
下列三件有關官有地放領的抗議鬥爭。

大甲土地爭議與大甲農民組合

在一九二五年台中州大甲郡大肚庄的「官有地」四十八甲,放領給六名日本退休官僚,該土地原來在總督府默許下賴以維生的耕作農民七十三戶,聞訊即開始起來向總督府當局提出抗議,但由總督府一味袒護日本人退職者。當地農民不服,即以趙港為代表,並邀請「鳳山農民組合」理事長.簡吉到地指導而向總督府及日本人退職官吏進行鬥爭,在翌年一九二六年六月六日,假大肚庄媽祖廟成立「大甲農民組合」,推舉趙港為委員長,並採用簡吉所起草的「綱領規約」如下:
1. 提高農民知識,磨練技術涵養德性,以期享受農村生活及完成農村文化。
2. 依據我等農民相愛扶助之力,相擁相倚,以期達成農村生活的向上。
3. 我等農民即以穩健著實為合理合法,以期達成理想。
如此在台灣農民運動的抗爭中加入一股新血。
趙港等十三人代表即在簡吉的指導下,與台南州虎尾及高雄州大寮庄的農民取得連繫,並也得到蔣渭水、連溫卿等文化協會幹部的支援,向台下中州廳發動八十多人的示威遊行及向總督府當局要求取消該土地的放領,此時鳳山農民組合也配合,掀起全島的農民運動。同時也得到台灣民報社台中支局長、黃周(請參閱p192)的協助,簡吉到日本與「日本農民組合」取得連繫,並向「日本勞動農民黨」報告台灣農民的窘境。從此日本社會主義者及勞工團體乃開始對于台灣農民運動給予支援。
當在一九二七年一月總督府及日本人退職官吏將要測量該放領地時,當地農民一○○餘人在簡吉、趙港等的領導下到現場阻擋,原本執行統治者立場的大肚庄壯丁團長及以下團員三十四人及甲長十七人也連名提出辭職書以表抗議,連公學校的九十名學童也罷課三日抗議。東京的勞動農民黨聞報以「向滿天下控訴有關台灣農民窮困」及「沒收土民開發的土地而轉售給有產階級者,對台灣農民暴虐無道的當局」為題的檄文,後即派出律師、古屋貞雄擔任被告代理人而在法庭上爭取農民應有的利益。
在如此的反彈下承受該土地放領的日本人退職者因不勝其煩,把該土地轉賣於台灣人富豪,即台中市橘町的張進江及彰化街的潘克莊。新地主在警察的撐腰下雇傭並強行該土地的耕種,再一次遭到警察當局的鎮壓,此地農民在地主變為台灣人後失去民族對抗的立場其反抗鬥爭稍見和緩。

台南州虎尾郡崙背的反抗鬥爭

雲林崙背庄麥寮、沙崙後及興化厝一帶有「官有地」共一百四十三甲,素來由七十七戶農民耕種,總督府於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將該土地賣給十七個退職官吏所有,當地農民即連絡了「鳳山農民組合」及「大甲農民組合」進行反對鬥爭。次年(一九二六年)四月退職官吏一同前來進行土地測量時,農婦溫氏聆不懼強權,動員附近的婦女五○餘人集體坐在路上攔阻測量隊前進,使他們不能按計劃行事,在警察的打壓下農民雖不能達成目的,但促使農民即更加團結,終在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一日成立「台灣農民組合虎尾支部」(支部書記、陳故租),而成為台灣農民運動重要的據點。在同年六月「台灣農民組合」已告成立,置本部於鳳山,並擁有虎尾、嘉義、鳳山、曾文,大甲等五支部。

高雄州鳳山郡大寮庄的反抗鬥爭

在大寮庄赤崁及潮州寮有七十三甲的「官有地」由農民八十二戶耕種,在一九二五年被總督府放領給八個日本退職官吏,引起所有農戶的抗爭。一九二六年三月七日,簡吉到潮州寮開「農民演講會」,提昇當地農運,並把該地區的農民與其他地區的反抗運動相結合。四月二十六日簡吉、趙港到總督俯請願,十月二十五日又發動台灣農民組合各支部代表十三人向高雄州廳及總督府內務局提出抗議。

蔗農反抗明治製糖會社與「曾文農民組合」


台南州曾文郡下的蔗農自一九二五年以來就跟該地區的明冶製糖會社總爺糖廠進行爭議鬥爭,延至一九二六年六月十四日,該地農民運動幹部張行及楊順利乃邀請簡吉到下營庄舉行「農民演講會」,同時成立「曾文農民組合」,並獲得施禎祥(下營庄開業醫師)、黃信國(麻豆街開業醫師)等文化協會系地方人士的參加,後來,等到「台灣農民組合」成立(同月二十八日),這曾文農民組合即成為其最有力的支部。

三菱竹林事件

一九○八年第五任總督佐久間把嘉義、竹山、斗六等三郡的一萬五千甲竹林所有權放領於日本財閥三菱製紙會社,三菱財閥得以如此鴨霸是因三菱即為日本的憲政會、政黨內閣所支持,才得將大批土地強權霸佔交由三菱經營。以致當地受害住民五千五○○戶團結起來向政府抗議鬥爭,到了一九二五年該竹林在總督府的批准下,以每甲一圓五十錢的超低價,成為三菱製紙會社所有。又怕居民暴動故採用禁止新聞報導等詐騙的技倆。然而,因糾紛繼續十餘年所以仇恨深化的當地住民,仍然繼續了向強權鬥爭,並發生竹山庄住民拒絕納稅、保甲長拒絕執行任務、公學校兒童拒絕上課(一九二五年四月六,七日),竹山庄代表.張牛等前往台中州廳及總督府請願(四月十日),3.竹山庄住民四○○餘人前往竹山郡役所(郡公所)示威遊行(四月十八日),4.這一群受害之民擬以在林內車站等待秩父宮(日本天皇之弟)路過此地而上書訴苦,台灣總督府為表面平息事件,派出日警在車站逮捕代表九人。 六月第十任總督伊澤多喜男接到受害農民張牛、陳阿能、李牛等計一千零三十八人的聯名訴願書,加上日本反對黨的批評,恐怕將事情鬧大,故下令三菱會社作出妥協方案,暫時安撫居民。

也因這三菱竹林事件使得鳳山農林組合長、簡吉即與竹崎庄的林巃等人合作下邀請來台的日本勞動農民黨幹部、麻生久到竹崎舉行「農民演講會」,藉以鼓勵發揚當地農民設立組合並堅持鬥爭。於一九二六年九月二日,在簡吉、趙港的指導之下成立「台灣農民組合嘉義支部」,當地的農民運動者有七十餘人參加。組織成立後,該地區的竹林鬥爭更趨尖銳化,例如,同年十一月日本皇族、朝香宮來台時,再次計劃向其直訴,一般農民在此時也不管有否禁令,紛紛上山採竹,所以常與警察發生流血鬥爭,被捕等事件層出不窮。

對日本的土地制度不滿,醫師詩人賴和(請參閱p135)在漢詩「秋日登山偶感」述
「禁林樵木竟成行,綠樹繁枝亂草長。
半價自低民自困,又添風雨破重陽。」
禁林樵木這個新規定,對於以往在山林原野中取得竹木的農民而言,失去了一項重要的經濟來源,讓他們生活更加困難。

台中香蕉事件

台灣香蕉在一九二五年時,種植面積已達一萬七千甲,產量六億斤,輸出日本總值達一千三六○萬圓。生產地以台中州主,總督府在一九二四年二月起在台中、台南、高雄各地以大規模的香蕉栽培業者為限設立「青果同業組合」。凡較小的香蕉栽培業者則全部納入在十二月成立的「台灣青果株式會社」。於是,全島蕉農的生存都被操縱會社掌中。繼之,總督府如此一來是壟斷了香蕉的輸出,又可安置優待日本人退職官吏。這個會社是一個特許壟斷的企業,規定除大規模的「青果同業組合」外,只有此家公司才可出口和銷售的獨占。因此該公司運用此一特權將香蕉抽取高額佣金,又因無競爭就可任意砍殺收購價格。如此台灣蕉農苦不堪言。於是蕉農以南投、員林為中心組織「生產組合」以林階堂為領導,向台中州本山知事及台北的總務長官遞出一千五百八十人的陳情書。
台灣文化協會為維護蕉農的利益,更進一步糾合約二百名的蕉農嘗試共同向日本出貨,將二千籠香蕉在一九二五年夏,拒絕經由「台灣青果株式會社」而直接欲出口至日本,然而這樣的做法台灣總督府訓令獲得台灣總督府補助金的大阪商船會社 不得運輸,因此這二千籠香蕉即被放置在基隆和高雄的碼頭而任其腐爛。如此,蕉農引起了共憤。因此不滿情緒成為剛要繼起的農民運動加入一股力量。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