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黨員大會

自從第二屆黨員大會後,彭華英辭任黨主幹以來,民眾黨的領導權被蔣渭水派所掌握,相反的,地主、資產階級派幹部的林獻堂、蔡培火、蔡式穀、陳逢源等已完全脫離黨的實際運動。 蔣渭水派卻為了牽制林獻堂、蔡培火等的這種愈來愈傾向保守反動的政治活動,乃在同年三月發起自治促進運動,成立演講隊巡迴全島,並聚集一萬人的簽名而向總督府提出建議。到了一九三○年十二月蔡培火、陳逢源、洪元煌等自治聯盟幹部十六人乃相繼退出民眾黨。
一九二九年這一年間台灣農民組合在二月十二日遭受到大逮捕(請參閱二一二事件p187),而進入受難期,同時台灣文化協會也因反對台南廢棄墓園(請參閱p139)事件、台中師範事件而有許多幹部入獄,此時台灣民眾黨也沒空閒,有聲有色地推展一系列的運動,如地方自治改革促進運動、反對始政紀念日運動、反對總督府評議新任命運動、反對盜犯防止法運動、反對日月潭工程再興運動、減稅運動,以及最剌痛總督府的反對阿片新特許運動(請參閱p218)及揭露霧社事件(請參閱p78),並吸收全島鬥爭份子,以一致的步調領導台灣民眾,以達大眾政黨的目的。
大會宣言 一九二九年十月十七日,民眾黨在新竹市公會堂召開第三屆黨員大會,參加黨員一百六十九人,旁聽者多人。大會通過了由蔣渭水等人草擬的大會宣言,這份大會宣言約有五千字,是一份氣魄萬千、結構完整、內容篤實,超越時代的世界水準。其內容有世界的情勢,帝國主義的矛盾、殖民地民眾的自覺,日本的情勢,台灣的情勢,民眾黨的回顧及今後的方針。在此節錄部份內容。在台灣的情勢中指出「台灣的政治是總督獨裁,所謂委任立法,對台灣總督賦予司法立法行政三大權。官選和沒有決議權的總督府評議會及州市街庄協議會之台灣人議員,皆是御用紳士,全然不能代表台灣人的輿論和利益。過去三十年間台灣統治的唯一成績,便是造成這班御用紳士與支配階級的利害關係一致融合,狼狽相依而形成了一個寄生階級而已。…今日之台灣還有三萬的官許阿片吸食者,穿麻服做城隍祭典委員長的郡守,參列城隍祭的知事,抽媽祖籤的總督,此皆愚民政策的具體事實。…」,在本黨(民眾黨)的回顧中指出「…確立了以農工階級為中心勢力以農工商學為共同戰線的原則…目擊人民之困苦顛連而不能解救,御用紳士之跋扈而不能打倒,特權階級之橫暴而不能制遏,這是本黨同志引為深疚的。 回顧島內的解放陣線,一方面有好高騖遠不適島情的激烈理論,一方面有株守成見不識時務的落後思想,戰線分裂力量不能集中,理論分歧民眾失一定的信仰,致使具有高尚理論和切實辦法的本黨,不能收整齊統一的效果,實是莫大的遺憾。」,在今後的方針中說出「…故世界無產階級和殖民地民眾,今後益當對內堅固其陣營,對外緊密其聯絡,努力奮鬥猛烈進攻,以期和他們(帝國主義國家指日本)做最後之決鬥,這是很切要的事。…尤其對地方自治制度之完成及對於台灣現存諸惡法之廢止和擁護人權諸法之實施,今後亦當以全力使其實現…使本黨成為代表台灣民眾利益的大眾政黨,這是本黨唯一希望。」。 這篇宣言發佈後,蔣渭水及陳其昌等人即受到起訴。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