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黨的被禁

第三屆黨員大會後的民眾黨,乃在一九三○年一月七日的中央常務委員會上擬修改舊綱領。到同年年底,蔣渭水等民眾黨的領導幹部,為了徹底推進其以農工階級鬥爭為基礎的全民運動,又要對抗「地方自治聯盟」的攻勢,乃在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再次召開的中央常務委員會上審議綱領、政策等的修改案,並以秘密方式把這修改案送到各地支部,指示召開支部黨員大會進行審議。
在蔣渭水領導下的民眾黨以「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立場。修改綱領為:
一. 爭取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政治自由。
二. 擁護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日常利益。
三. 努力擴大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組織。
這個綱領是「以農工階級為中心的民族革命」以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為主角而來奮鬥的目標,被資產階級視為極度「左傾」,因而引起林獻堂、林幼春等人辭去顧問之職。
一九三一年二月十八日,蔣渭水派在眾多壓力下於民眾黨本部召開「第四屆黨員大會」,參加者一百七十二人,李友三(台灣工友聯盟重要幹部、民眾黨勞農委員會委員,在一九三○年六月十四日與蔣渭水等人訪問台灣總督府總務長官人見次郎,反對慶祝「始政紀念日」)任司儀,推舉蔡年亨、蔡少庭為正副議長,並任命書記六人,明知在會場中有著製服的警察多人監視,但追求自由的民眾黨黨員在會上無視殖民者的政府暴力,公然決議通過該綱領等修改案。在旁嚴厲監視下的三十多名警察得知修改案表決通過,立即衝進會場,手持「結社禁止令」,宣稱台灣民眾黨已被列為非法團體,並對蔣渭水、陳其昌、許胡、盧丙丁、梁加升、廖進平、李友三、張晴川、楊慶珍、蔡少庭、陳天順、黃江連、楊元丁、黃傅福、林火木、黃白成枝等十六人加以逮捕,並將全台二十個民眾黨支部解散。如此僅成立三年七個月的民眾黨就此終結。在這期間民眾黨把台灣的政治社會運動(請參閱p129)推到高潮,其中蔣渭水是思想的指導者。這比起主張階級鬥爭的左翼團體,或則是以資產階級主主的台灣自治聯盟發揮了更大的戰鬥力。這個政黨的終結在六十年後才又出現以台灣人為主力的政黨。

五日後(二月二十三日)蔣渭水、謝春木、陳其昌、許胡、廖進平、張晴川等主要幹部即連名發表抗議聲明「…台灣民眾黨雖死,但台灣人依然存在,只要專制政治存在一天,解放運動也依然存在一天。…對於此次日本官憲違背立憲精神,並且無視結黨自由的人民權利之事,台灣人大眾必定起來抗議。若是因總督府這無理的挑戰能喚起大眾熾烈的鬥志,民眾黨雖死也不覺遺憾。台灣人的解放運動,單靠知識階級及有產階級是不可能獲得成功。台灣人全體的自由必須依賴勞動者、農民、無產市民的奮鬥才有可能實現,…我等的當前急務乃是促進戰線統一,以期早日達成解放運動之目的…」。日人所懼怕民眾黨的原因,不是只標榜著「階級鬥爭」或「民族運動」單一目標的民族運動團體,而是民族運動與階級鬥爭同時併行的統一戰線的民眾黨,它是「真劍的民族解放運動」有力動搖國日本國策。

從創黨至黨禁一直都有蔣氏的影子。蔣氏鎮僅是民眾黨的主要催生者,也是總督府分化政策下臨盆時的主要障礙者,又是既生之後民眾黨的主要指導者,以及被禁時的主要關鍵者,這種關係乃使民眾黨與蔣渭水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民眾黨在這三年七個月中為台灣人民做了些什麼?
1. 在台灣史上第一個由台灣人組成的現代民主政黨。
2. 使台灣人在日據時期對自己的政治人物產生信心,而有了精神上的依靠。
3. 組織二萬人的台灣工友會總聯盟,以對抗強勢的殖民者。
4. 領導反對鴉片運動,並向國際聯盟控訴。
5. 揭露日人以毒氣殘殺我同胞的霧社事件。
6. 以全島巡迴演講會喚起民眾。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