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中國新聞>習近平的集權式反腐,如同緣木求魚 ◎ 余杰
習近平的集權式反腐,如同緣木求魚 ◎ 余杰

[民報專欄]

[2015-10-18 03:12:43]

 

回溯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統治模式,毛澤東曾親筆起草《工作方法六十條》,提出中共的領導原則:「大權獨攬,小權分散。黨委決定,各方去辦。」毛死後,無人能像毛那樣大權獨攬,鄧小平時代是“八老治國”,鄧在重大事件上至少需要徵求陳雲的意見。江澤民和胡錦濤的權威更加有限,勉強算是在董事會中佔據較大股份的董事長。誰也沒有料到,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習近平,上臺僅兩年多就完成了權力高度集中。在這一屆政治局常委會上,其他常委不再享有平等的發言權,只能畢恭畢敬地向習近平“彙報工作”。

習近平的反腐,目標指向集權,而不是分權。旅法政治評論家張倫指出:“對於一個缺乏政治合法性資源,靠各種我們迄今也不全然清楚的選拔機制上位的新領導人,反腐不僅是社會穩定和清明政治、獲取社會認可之所需,更是一個樹立權威打擊政敵幾乎是必然要借用的利器。”習近平以反腐為突破口,實際上“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一方面震懾退休的元老——你們不要再干涉時政了,否則即便是“鐵帽子親王”,我也會動手。於是,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干政空間大大收縮,眼睜睜地看著昔日的親信成為反腐的對象而不能施加拯救。另一方面恐嚇政治局常委會的同僚——你們必須乖乖臣服,以保全各自家族聚斂的財富,否則我隨時可以讓你們吐出來。於是,在“習王體制治”下,包括總理李克強在內的其他五名常委,迅速“花瓶化”。

習近平在講話中炫耀“打鐵還需自身硬”,但他從未直接回應美國彭博新聞社、《紐約時報》披露的其家族富可敵國的事實。習近平召集家庭會議,命令家人退出商界的報導,僅僅流傳在一些被“餵料”的海外中文媒體上,從未被中共官方媒體證實。習近平夫人彭麗媛陪同夫君訪問列國,在聯合國用英文發表演講,其亮麗的外貌讓不少中國人驕傲不已,親切稱呼其“彭麻麻”(陝西話“媽媽”),但她成為第一夫人之後,從未接受中國媒體訪問。兩人惟一的女兒習明澤,公諸於世的惟一一張照片,是在孩童時代父親騎自行車載著她玩耍。習明澤究竟是奉父命從哈佛大學回到中國了,還是抗命繼續在哈佛唸書,她在哈佛的學費從何而來,她回國後從事何種工作,這些消息沒有一家中國媒體作出報導,只有民間口耳相傳的小道消息。若無三權分立、沒有新聞自由,根治腐敗則是天方夜譚。一旦習近平消滅了可能的威脅,必將停止反腐運動。一旦反腐運動結束,習近平的追隨者們就會恢復此前官僚集團的腐敗方式。

為安撫反腐運動中“官不聊生”的公務員階層,習近平一手大棒,一手胡蘿蔔,出臺了公務員加薪方案。官媒報導說,加薪範圍從國家最高領導人到最基層的一線公務員,有的加薪幅度超過百分之一百,習近平本人的基本工資從人民幣七千多元增加到一萬一千多元,增幅達六成——但這個工資水準仍不足以支付他女兒在哈佛的學費。沒有民主體制保障,習近平想仿效新加坡的“高薪養廉”,只能是緣木求魚。在中國經濟下行、大學生失業率居高不下、普通民眾生活困頓之背景下,公務員這一特權階層單獨加薪,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就連官方喉舌《環球時報》也承認:“以往確有不少公務員灰色收入豐厚,而且公務員在住房、醫療以至子女入學等方面往往有更優惠的解決條件。這一切讓公眾普遍相信公務員的福利有相當一部分是‘隱性的’。”

集權式反腐,如同緣木求魚,只能越反越腐。“習粉”和“學習團”對習式反腐的肯定和讚美,是蒙汗藥和迷魂湯,偏偏有很多“公知”如醉如癡。詩人史蒂文生說過,“忠言逆耳,無人願聞”,但是,人們必須聽取中國最敢言的異議作家慕容雪村所論:“當習近平全面打壓中國的言論自由,當他的宣傳機器不遺餘力地吹捧他的英明神武,當他把那些正直的異議之士一一送入監牢,可以斷定,習近平根本無心開創中國的民主之路,他只是一個新時代的大獨裁者。”習近平不是在帶領中國走向民主與法治的正道,而是拉著中國走回頭路。今日剃人頭,明日頭被人剃;今日興高采烈地擡走他人的屍體,卻不知道擡自己屍體的人已經站到門口。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