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林毅夫的X話 vs 《李筱峰專欄》祖國夢 一場噩夢
林毅夫的X話 vs 《李筱峰專欄》祖國夢 一場噩夢

[自由時報]

[2016-03-24 02:28:18]

 

《李筱峰專欄》祖國夢 一場噩夢

日前一位日本媒體人吉川直矢先生來訪問我,訪談中問到:「近十年來你們台灣和中國來往頻繁,為何自認為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願意接受統一的人,反而越來越多?」

我打了一個情侶的比喻:「因無知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這個比喻也許不很周延,不過「台灣認同」的比例越來越高,「中國認同」比例一直下降,這已很明顯。連「統派」的聯合報最近都公布了類似的民調,不接受「一個中國」的民調比例高達八十一%。

其實這種「因了解而分手」的歷史教訓,在七十年前就出現了。戰後初期台灣民心向背的轉變,就是類似的歷史型模。

戰後中國接管台灣之初,台灣人以全中國各省未有的熱情迎接心目中的「祖國」,然而真正迎接到的,是「接收」變成「劫收」,「官兵」變成「盜賊」的局面,民心潰決,終而釀成二二八大屠殺。

社會精英的祖國夢,更是一場噩夢,例如:台灣金融先驅陳炘,熱心籌組「歡迎國民政府籌備委員會」,在各地搭建歡迎牌樓,教唱「國歌」,他萬萬沒想到一年四個月後會喪命於祖國槍下!花蓮的張七郎醫師也在市區搭建歡迎牌樓,書寫對聯「歡喜江山歸依舊,迎來旗幟慶重新」,哪知道一年四個月後,他不但沒有「慶重新」,反而父子三人命喪黃泉!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林茂生以為「從此南冠欣脫卻,殘年儘可付閒鷗」,哪知他所迎接的「祖國」,不但讓他當不了「閒鷗」,卻成為槍下冤魂!林獻堂在日本統治下高吟「祖國我欲乘風歸」,但是「祖國」來臨之後,他終卻流亡東京,留下「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的喟嘆,抑鬱而終。

當年歡迎祖國的台灣人,就像平日「好龍」的「葉公」一樣,等到真正的龍來了之後都嚇破了膽!為何如此?誠如林獻堂的秘書葉榮鐘所言:「祖國只是觀念的產物,而無經驗的實感」,當真正體驗所謂「祖國」的統治之後,才後悔「這個祖國怎麼和我們心裡所想的不一樣」(林茂生語)。

台灣民主化之後,台海雙邊開放來往接觸,也開始領教真正中國人的德性而有了「經驗的實感」。原來「十億人口九億騙,還有一億在訓練」的順口溜,比起國民黨教我們的「炎黃子孫」的神話要貼切多了。動不動就在公共場所吐痰、吆喝、插隊、吵架、打人的「中華兒女」,讓台灣人開了眼界!至於維權律師、出版商、記者、編輯、練法輪功、起草憲法草案的知識份子,都會隨時失蹤或「被自殺」,這種政治只剩不到一成的「海有逐臭之夫」才想跟他們「統一」。

台灣人不是數典忘祖,而是在「民主自由」與「中華民族主義」之間,有所優先選擇。二二八事件前,台灣人來不及選擇;現在,我們還來得及選擇。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




============================================

林毅夫的X話

叛逃軍官林毅夫。(中央社資料照)

叛逃軍官林毅夫,在中國「博鰲論壇」放話,要蔡英文「經濟放第一 兩岸比較好」。一副憂心忡忡,提出「政治不要妨害經濟」,擔心台灣已退居亞洲四小龍之末。

這八年來,馬英九執政,和中國經濟交流,以「內政化」處理。任何涉及國家主權,一概淡化,只差沒做出台灣讓中國收歸的那一步,這是用經濟的名號,進行國家主權的讓渡。這八年來,經濟早已凌駕政治,怎麼會是政治在妨害經濟?

這八年來,馬英九以和中國關係最良好自居(雖然剛被中國打臉,與甘比亞建交),既然關係良好,與中國經貿也前所未有的緊密,台灣經濟卻不見起色,反而退化,問題出在哪?

中國就像吸血鬼,對台灣的技術資金人才吸收,台灣賺到甚麼?實質薪資所得倒退十六年?國民黨政府對中國經濟上的依賴,沒幫助台灣經濟成長,只是讓中國更能「以商逼政」,更能「入島入戶入心」的統戰台灣。

很明顯的,這八年來國家的方向出了大問題。台灣是海島,當然要靠外貿,才能維持經濟地位。但是,台灣要走出去,障礙卻在中國,中國用政治手段,在製造台灣的貿易障礙。

因此,如果還有一點台灣情,「政治不要妨害經濟」這句話,請林毅夫去跟中國共產黨報告吧!

(作者現任國中校長,南投縣民)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