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社區新聞>徐惠:護家園
徐惠:護家園

[原著]

[2016-10-22 05:35:03]

 

徐惠:護家園

 

曾幾何時,這個小而溫馨、平靜的小村落出現了重大變化。

距離我的住處不遠的地方,那條 V 型底,大小不一、菱菱角角的石塊緊排兩側的防洪壕溝岸邊,那座待售韓國商人所擁有兩樓蓋的辦公樓後面,遷入兩家遊民。

西邊是一家撐著暗沈素色的帳篷,篷邊還有兩部「鐵馬」和不知那裡撿來的一桌兩椅,一隻與人一樣大小、斜戴著帽子的玩具棕熊就背靠辦公樓水泥圍牆,挺拔瀟灑的坐在桌子上。一對輕巧瘦瘦的年輕男女不定時的出現,有如海豚般的牆裏牆外跳進跳出。夜初,帳篷中還常會透著手電筒晃動的光影,小燈的明滅似乎也讓你清楚他們是醒是睡。

東邊一個微胖不修邊幅看似潦倒的中年「羅漢腳仔」,大包小包塑膠袋靠放在牆腳。沒帳篷沒桌椅,標準的「餐風露宿」。黃昏帶著晚餐進來,餐後不是靠牆坐著就是睡在那張破破髒髒的單人小床墊,清晨留下垃圾暫時離開。(所以垃圾越積越多髒亂不堪)

很明顯的,他們應該是失業或極低收入、經濟困難及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這是我們村民進出三大巷口的門面之一,村民看在眼裏苦在心裏,不知要如何辦 ?

聽說,原來他們是群居在公園裏(就在大樓正對面),市府警局強而有力的掃蕩驅逐。不到半年溝邊陸陸續續擁進了四座五顏六色、破破爛爛的帳篷,雜亂的情況日趨嚴重 ~ 溝岸邊擦澡換衣褲、刷牙漱口是家常便飯,「水肥」入溝更不足為奇。

半夜孩子哭鬧同居伴侶吼叫吵架,甚至為爭地盤溝邊秀出全五行大打出手,搞得污煙瘴氣。

挨著溝邊那排居民所種伸出圍籬的水果,都被這些遊民搜刮得清潔溜溜。實境秀、悪臭味 ⋯⋯⋯⋯  他們可以說是「重災區」。

村民忍耐有限,受害最嚴重的那兩家的女主人凱莃和韓麗亞達終於站了出來,挨家挨戶尋求聯署準備向市政府陳情、要求解決。

 

市府加強警力、多巡邏,但有礙於「西家」那對「少年仔」不知何時養了一隻凶猛、忠主的大型黑狗,員警都不敢靠近,而且他們的帳篷所在其中的二分之一土地,屬於私產是那棟辦公樓韓裔商人所有。若他們不出面表示意見他人無權干涉,再說溝渠是屬「縣」政府所管轄,「市」政府愛莫能助。

員警留下縣府電話號碼並需要全村住戶人家「狂叩猛打」去抱怨(越多不同號碼越好以造成他們的壓力);同時教導居民盡可能積極搜取這些遊民的「髒亂」與「擾民」的實事記錄影音,以利在公聽會可為「承堂上供」的佐証。(這可算是人民的好保姆)

最大「倒霉戶」韓麗雅達的住屋是前年秋天(2014)才新購的舊屋,他們還花了不少經費換屋頂、油漆、重新裝潢,更加蓋兩組套房、一大廳又以堅固牢靠的黑色鐵欄杆做圍籬(大樁柱以水泥灌漿)而且現在才正計劃舖一片水泥家庭停車場在前院圍籬內,也著手設計造景、栽植花草蔬果。如今這批遊民的擁入使得他們一家祖孫三代手腳都發軟,臉也綠了,他們極為生氣又懊惱買錯房產、選錯地。她說 :這猶如 ~ 「選錯男友、嫁錯郎」!若想出售重新購屋,那麼這堆「芳」鄰肯定會嚇跑買方,這要比離婚再嫁難上加Double 難喔!連買一送一願慘賠唯恐都還會乏人問津  !!

居於這個不是當事者能深深體會的「恐怖」理由,她的孫兒、孫女都樂意擔起這重責大任,以遠紅外線、長短程伸縮自如的攝影機,日夜均可清晰的將遊民糟蹋公地、半夜吵架、打架、咆哮的惡劣行徑摘錄下來備用。(公共場所不算隱私)

有一天當我遛狗行經他們家門口,韓麗雅達「嘴笑目笑」悄悄的告訴我:他們錄到兩顆大大的「白饅頭」正在「納水租」、「拋黃金」,噁 ~~ 剛吃過的早參差點沒吐出來!

另一方,C C 與哥哥前年父親節回來為她爸爸慶祝節慶後不幸父親次日就撒手人寰(享年82 ),兄妹處理好父親喪事之後商量的結果妹妹以市價八折的一半屋價給了哥哥,兩夫婦搬回兒時充滿甜美記憶的老家(把他們現住的房子借給22歲女兒住)。就為了「護家園」加上她受過高教育,處理這類「公事」、各項溝通都沒問題,自告奮勇擔起搜尋韓裔大樓主人,請他們也來加入公聽會驅除遊民也可幫他們自己保住正在出售的辦公樓房的地產價值。

公聽會一場場的開,雖然因時間不允許我參與,但每次會後她們都會來向我分享、解說,讓我了解一切的變化與進度。

縣府首先派來身軀魁武的員警荷著槍,帶來三、五個開著工程大卡車的清潔工,每兩週過來清理防洪溝一次,每次都「滿載而歸」。但聰明的遊民也算準他們的工作表程,都相繼在前一夜逃之夭夭,清潔過後立刻回駐 ~ 他們還以為上帝的垂憐特地派人來為他們免費「大掃除」咧 ~ YEIUU ~ 想得美喔 !!

 

據悉,縣府是採疏通漸進方式就像防洪溝的功能一樣,將有計劃的一步一步的穩紮穩打,以達成驅除遊民的目標。

 

為求証據以顯示此文的真實幸絕非亂掰的「腳尾飯」新聞,帶著智慧型手機、藉著遛狗的機會拍些照片。但不敢太靠近,只能遠遠的拍到「路衝」的三個帳篷。還有一部份在左邊,被緊鄰溝渠那排「重災屋」的樹木和圍籬擋住的三四撮都未能入鏡。

每兩週有人來清潔的環境,真的是乾淨了許多,看他們似乎開心的計劃著如何來「Long Stay 」!

七月中旬 C C 帶著一個「尖頭曼」出現我家門口,我正忙著煮晚餐,原以為又是廣告不與理會,直到她出聲喊叫。C C 介紹「他」是橙縣議會的現任議員亦正準備角逐年底大選的連任前來拜票,同時告知 ~ 溝渠的清潔是他努力爭取的「捷作」;並保證聖誕節前一定有更好的「傑作」~ 讓我們的環境換然一新、溝邊的「芳鄰」遊民會在我們眼前消失不再。

事情暫時停頓不前,就這樣拖著,正在納悶 ⋯⋯⋯ 九月初,一個清晨八點不到,硿隆硿隆、震耳如雷、鏗鏘紮實的聲響從溝道的方向傳來。好奇心使然前往探個究竟 ~ 一輛伸縮長臂貓(坦克車輪 「 CAT 」工程車 )領銜,另一輛「倒退嚕」而進的大卡車則跟在後頭。在操作員的控制下,巨斗狀的貓掌接住爪子挖出已呈髒黑色的石塊,倒入大卡車載走、挖出溝底淤積多年的沙子和爛泥則平均擺在岸上。

接著載來一卡車乾淨如新的石塊重新堆疊、擠進、敲打,動作反覆簡單,但是多麼吵雜、笨重又無聊,在賴著不肯離去的「夏瘋獅」帶來凶猛的「秋老虎」酷熱的豔陽下,他們不急不緩一段段的施工。挖舊-- 堆新 -- 打平 -- 撞擊-- 壓緊。日復一日、日日八小時但工程進度緩慢,開貓車的機器操作員與對岸的指揮官通手語、肩負責任、合作無間。

這條防洪溝渠從東邊遙遠處山區宛延而下,經歷多少大小城鎮、流過我們的小村子,再往西南方曲折而去最後注入大海。以「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來形容這壕溝的功能「嘛通」~它平時如「旱溝」遇到大雨幫大忙。南加每年下不了多少雨,但「未雨綢繆」不也是「護家園」的最最根本嗎 ?

C C 個性柔和、能言善道、為人圓融,處事積極也有真本事,她將那座辦公樓的韓商找出來了。老闆大不大方出手便知道 ~ 他以尖刺30度斜彎「 7 」字形的白色鐵欄杆,趁著清溝後旋即用「鋼」螺釘鎖入水泥牆。(目測至少加了一碼高)

私領域配合公領域,大約 20 步遠就懸掛著告示牌「勿擅入內、違者究辦」。(依法,嚴禁擅入、丟垃圾與污染)

遊民終於無法像海豚一樣的翻轉跳躍、進出自如。更難跨越帶刺鐵欄杆去溝岸上搭帳篷、省房租、圖方便 ~ 他們只有望杆興嘆、黯然離去。 

全村居民心中終於都放下那比溝渠雙側所擺置的石塊更沈重的「無形物」,更盼望工程早日結束,小村子能恢復正常平安靜謐。啊 !我們絕對沒想到還能「因禍得福」~ 本來只想要個「五毛」現在卻不止得到「一塊」而是賺到了「好幾千塊」~ 工本費絕對是上「萬」塊!

做主人的總是寄望僕人多關照,但也該了解僕人的困難;做僕人的卻希望主人多體量,但更應該盡其所能為主人來效勞(否則從政的目的為何?)。唯有主、僕之間相互尊重、相互砥勵、相愛相信相關懷、合作無間、努力無懈~ 「家」就能平安,平安爾後民能致富、民富則「國」自然強 !


Taiwan!Taiwan  ~ Taiwan ~Go !Go I Go !!

 

注:作者徐惠為洛杉磯鷹社理事,洛杉磯師範院校聯合校友會前會長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