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國際新聞>川普為何對俄國交好,對中國不假辭色?◎鄭良瑩
川普為何對俄國交好,對中國不假辭色?◎鄭良瑩

[民報]

[2017-01-15 02:41:24]

 

政大東亞研究所碩士,擔任過報社記者及編譯,任外貿協會派駐莫斯科主任十年,主要著作有《前進俄羅斯》(2012年)等。

俄羅斯總統普丁(如圖)展現戰鬥民族的強人形象,美國川普總統還在拿捏分寸,現在是少惹為妙。圖/Wiki, Presidential Press and Information Office, 20170113

川普即將入主白宮,成為自由世界新盟主。在此之前,他的推文早已撼動美國外交政策,川普助理說,有些推文不能「從字面上來看」(Taken literally),但世人仍可從中窺見川普的一些外交見解;特別令人好奇的是:同樣都在挑戰美國霸權,為何川普對俄國交好,對中國就不假辭色?道理何在?

賺走美國鉅額財富,是中國不是俄國

首先,大凡民族主義,都需要為民族困境,尋求待罪羔羊。川普的「美國第一」或「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轉化為產業政策,就是不容自由貿易,自由到企業可以掌控國家,以及自由到可以讓外國賺走美國鉅額財富。俄羅斯不是這種「賺走美國鉅額財富」而坐大的國家,但不幸的,中國就是一個。

根據美國《財星雜誌》(Fortune)一項分析,美國自俄羅斯進口占美國GDP不到0.1%,在烏克蘭危機前幾年的美俄貿易高峰,此數值也不過是0.2%,而其貨品項目係以原物料為大宗。相比之下,美國自中國進口占美國GDP,歷年都在3%以上,貨品項目以製造品為主。

對美國老百姓來說,昨日超強的俄羅斯,會不會回來威脅歐洲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她對美國勞工是完全無害的。而所謂明日超強的中國,會不會保持「和平崛起」也不是重點;重點是,30多年來她是以犧牲美國人的工作機會來成就自己,過去是,現在還是如此。

其次,柿子要挑軟的吃。中國美國還惹得起,俄羅斯恐怕惹不起。俄羅斯軍力在中國之上,世界排名僅次於美國。川普在選舉期間就宣稱,他有200位退役將領當他的國安顧問,當選後他的國防部長及國安幕僚長人選也都是退役將領,他對俄羅斯及中國的軍力狀況,不會沒有精確的掌握。

惹不起的戰鬥民族,是俄國不是中國

2014年俄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吞併克里米亞半島,並在烏克蘭東部兩省扶持親俄勢力,以牽制烏克蘭倒向北約(NATO)。俄軍的作戰規劃與效率,令西方國家不寒而慄。普丁已放出狠話:俄羅斯會不惜動用核武,以維護她在烏克蘭的利益。俄國目前核彈頭總數是7300顆,高於美國的6900顆,中國只有260顆。

俄羅斯的核子動力潛艇,在靜音及續航力方面也優於中國潛艇,不容易被追蹤或獵殺。如果發生衝突,俄國是有能力利用潛艇作戰,讓挪威孤立無援,同時阻擋美國船艦馳援歐洲的。

相對於俄國,中國GDP雖然龐大,但龐大GDP無法轉化為相等的軍力,主要原因在於科技能力沒有跟上來。以戰機噴射引擎為例,中國到今天還在仿製俄國的次級品。

如果GDP可轉化為相等的軍力的話,根據《經濟學人》預測,2030年世界GDP前5名依序是中國、美國、印度、日本及巴西,至2050年則為中國、印度、美國、印尼及奈及利亞。這些「新興強權」能夠主宰世局嗎?確實大有疑問。

俄羅斯軍隊不只擁有科技能力,更擁有200年海外用兵的經驗,拿破崙戰爭時就已占領過巴黎;19世紀和美國的老祖宗英國,在全球範圍內打冷戰;20世紀對手換成美國,俄國在德國、中東歐、北極海及太平洋,與美軍對峙仍長達半世紀。1970年代,她也曾在蒙古進駐20萬軍隊,差點直攻北京。

最近俄羅斯又對敘利亞內戰,進行干預,導彈由裏海及地中海的軍艦發射。這些長久累計的海外用兵經驗,不存在於個人,而存在於組織之內,中國軍隊並不具備此一傳統。自2007年起,俄國戰機恢復蘇聯時代對美國及英國海岸沿線的長程巡航,俄國敢於這樣與美、英對幹,中國敢嗎?

美國政壇最近冒出「陰謀論」說,川普因有把柄在普丁手中,或彼此有什麼交易,才會對普丁好到不出一句惡言。其實,不出惡言不表示軟弱。川普在12日的記者會就曾說,希拉蕊只是表面對俄國強硬,事到臨頭還不見得敢挑戰普丁。俄羅斯確實是惹不起的國家,兩「普」交好,對美俄兩強都不是壞事,只是北京可能吃味。

和俄國同屬白人基督教,是美國不是中國

第三,「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或多或少帶有基督教白人的優越感,這由川普在最早競選時,說要禁止所有的回教徒入境,以及說要在美墨邊境修建「長城」,把「帶來毒品與犯罪」的墨西哥移民隔絕在外,可以嗅出端倪。前者已略有修正,後者看來勢在必行。

俄羅斯是一個白人國家,更是一個基督教國家。信奉的雖是東正教,但已足夠和中國的儒教文化作出相當區隔。川普不必然反儒教,但他在俄、中兩強當中,選擇與俄羅斯交好,顯然是想在這場基督教與極端回教之間的文明衝突中,把俄羅斯納為天然盟友。

筆者以前常在俄羅斯電視上看到一個會讓川普感動的畫面:遠在中亞塔吉克斯坦山區的俄國駐軍,由部隊長帶頭,逐一跪在軍中神父之前,親吻十字架,接受祝福。

俄國無疑是站在基督教對抗極端回教的最前線。如果同為東正教的希臘,可以在1952年就成為北約會員,1980年成為歐盟會員,而在2000年代,又有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及阿爾巴尼亞等三個東正教國家,相繼加入北約,羅、保兩國更加入了歐盟,那麼川普說要與俄國聯手「粉碎」IS恐怖組織,也就不足為奇了。

總言而之,川普對俄交好、對中不假辭色,就美國立場言,不能說沒有相當的合理性。川普在競選時,喜歡把自己塑造成會替美國爭取較佳利益的唯一候選人,還寫過一本叫《交易之道》(Art of Deal)的書,他將如何推動他的新交易,世人正睜大眼睛在看。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