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美國新聞>曹長青:檢討我對川普評論的誤差
曹長青:檢討我對川普評論的誤差

[民報時事專欄]

[2017-01-22 06:14:25]

 

今天,川普宣誓就職,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大概所有關心政治的人都會承認,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和商人川普的當選,不僅是美國,而是全世界最吸人眼球、最令人目瞪口呆的一道景觀。他的當選,尤其是他的史無前例的強勢鷹派共和黨內閣名單,展示美國將會大幅向右轉,改變歐巴馬八年的左傾社會主義方向。新政府令共和黨人振奮,對未來四年(很可能是八年)充滿期待,而民主黨人則忐忑、恐慌,甚至氣急敗壞。

務實型的風頭狂,不怕抨擊,頂風向上

在共和黨總統初選階段,跟美國許多保守派評論員同樣,我支持的是德州參議員克魯茲,而对川普則毫不客氣地痛斥,認為他胡說、亂說,是個痞氣十足的風頭狂,實在跟傳統美國的(尤其是更紳士做派的共和黨)總統形象相差太遠。迄今為止,我仍然堅持當時大部分對川普批評的觀點,但承認有些地方過於苛刻,尤其是太關注他被主流媒體反覆誇大的弱點、缺點,他說話的口氣等等,而忽略了他許多超出常人的長處,也沒有相信他真有決心去實施他高喊的那些施政計劃。但他贏得共和黨初選之後,長處越來越凸顯出來;尤其是真正當選總統後選擇的團隊,等於誓言:我會遵守承諾,我一定努力去真正推動共和黨的理念。而且,他的行動在沒有宣誓就職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無法不令右翼理念的信奉者刮目相看。

川普喜歡搶風頭沒錯,即使當上了總統,所有聚光燈都在他頭上了,他也不盡量躲開,而是繼續不放過任何一個聚焦自己的機會。但川普的風頭狂跟大多數風頭狂有很大的不同,這點在共和黨初選階段我跟眾多右翼的反川普人士都忽略了,或者說認識不足。

一般來說,風頭狂絕大多數都是膽小鬼,而且是只作秀不幹實事,不是幹正事的人能指望的傢伙。因為風頭狂要的是人氣,是自己的被關注度,而捍衛理念和成就某項事業並不是他奮鬥的主要目標。所以,一旦面對一大批人排山倒海地反對的時候,或自己的名聲、利益受損的時候,他必定後退。這點在華人風頭狂裡的表現最為典型。但川普在被左右兩派媒體怒罵痛斥、貶損羞辱的情況下,在所有重大議題上沒有一條往後退,而且是頂風而上。難怪前國會議長、右派大將金里奇說,川普是個想要幹事的人。

的確,從川普當選之後對內閣成員的超乎尋常的選擇來看,他絕不是僅僅要風頭,而是真正要做一番事業。對任何一個真正要做事情的人,人們都值得從新的角度重新審視。之前反川普的大部分右翼都轉向支持川普(從他的得票率和右翼評論可看出),不僅因為他代表共和黨競選真的贏回了白宮,更因為他拉出明確的要大刀闊斧改革的架勢和陣容。

選擇鷹派人才,大刀闊斧的改革值得期待

我對川普印象改觀的起點是從他選擇副總統開始。選什麼人跟自己合作,是非常能表現一個人水平的指標。而川普對人才的選擇實在是太亮眼,展示的不僅是眼光、膽量和氣魄,更是他自己理念的清晰度和堅定度!這是一個政治人物的最關鍵之處。跟這點相比,他的那些缺點都微不足道,可以忽略不看了。

共和黨人才濟濟,參加總統競選的17個人,哪個都有自己的特色,哪個做副總統都很夠格;除了他們之外,還有金里奇、朱利安尼等等共和黨大將。但川普卻選擇了印第安納州長彭斯,這真可謂極佳,甚至最佳選擇。印第安納是我和妻子抵達美國後居住的第一個州,是我們認識美國的起點,所以頗有一點特殊的感情;後來了解到她歷來都是一個保守州、是共和黨的穩定票倉,所以對這個州的好感就又增加一層。跟東西兩岸無可救藥的左傾化、歐洲化相比,中部的印第安納是比較典型的、傳統的美國。

在這個經濟政策上已經是右傾、保守的州,彭斯當州長後又進行了該州歷史上最大幅的減稅。是否減稅、縮小政府規模、擴大私人企業的發展空間,是左派右派最根本的分水嶺、最重要的執政指標。跟極左、州政府一路赤字、幾度要破產的加州等正相反,印第安納在彭斯的領導下,把已經是財政盈餘的幅度繼續擴大。彭斯在經濟政策、社會議題上都是標準、典型的共和黨人。他也有一個很好的家庭,個人形象也很不錯,而且非常會講話,曾做過電台節目主持人;在去年提名總統候選人的共和黨代表大會上,彭斯的講話是最精彩的一個。所以說,彭斯是一個典型的、優秀的共和黨政治家,一個有資格、夠標準當美國總統的人才。川普有眼光、有膽識,選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才做副總統,而不是選一個窩囊廢、庸才,不僅表現他有自信,更展示他真想幹一番事業。

在華人世界,我們經常可以看到那些「一把手」們,只會選一些除了對自己阿諛奉承,就什麼本事都沒有的「二手貨」做副手、班底。別的不說,僅此一點,你就可以判斷,這個「一把手」是既沒自信,也沒有成就大事業的魄力,能力就更別提了。真正的帥將,絕不怕使用在很多方面都比自己更優秀的人才。所以說,用什麼人,是判斷一個政治人物能否成事的關鍵之一。只識庸才,只用笨蛋和壞蛋的,只能說明他自己就是這類人物的結合。

川普選擇副總統的時候就已經相當令人刮目,而他真正當選了美國總統之後,對內閣人員的選擇,則可謂非常令人欽佩。對於他的內閣成員,網上(包括我的《長青論壇》)都有文章介紹,我在台灣的電視節目上也多次提及,這裡就不再重述。簡單一句話就是我在本文開篇提到的,他用的幾乎是清一色的共和黨理念非常清晰的鷹派,等於明確表明我要做什麼。更令人振奮的是,他用的各部部長,多是對該部門持強烈批評態度的人。明擺著,只有對那個部門相當不滿的人,才會對該部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這種思維,才是別具一格的,在正路子上的。當然,川普對內閣成員的任命如此令共和黨人振奮,不排除他認真聽取了周圍共和黨大將(金里奇、彭斯等人)的建議。而能聽進去別人的建議,尤其是聽什麼人的建議,本身就是判斷一個人的水準和理念的重要指標。川普曾經是民主黨人,所以他的共和黨理念究竟如何,在共和黨初選階段令很多右翼質疑。而他的內閣選擇則完全抹掉了許多像我一樣曾堅決反對他的共和黨人對他的成見。可見「成見」不可怕,改觀在自己。

有這樣一個團隊跟他(替他)打拼,川普哪怕是每天跑到克里姆林宮去跟普京閒聊喝伏特加,美國人(當然是共和黨人)也可以放心了。因為他這批內閣成員,每一個都是本黨理念的強硬派、干將,都會全力以赴去工作;他們不是為一個老闆、為一個政府,而是「為自己的理念」而奮鬥——沒有什麼比這點更可以讓選民放心的了。

看見敵手長處,釋出合作善意,展現氣度

川普除了在用人上展示出了之前並不廣為人知的相當亮點之外,共和黨初選之後,他還讓人看到了其他一些可圈可點的長處。比如:

其一,他有氣度,不小心眼。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他邀請了初選期間(尤其是初選後期)跟他言語廝殺最激烈的克魯茲上台講話,說明他有胸懷,可以做到不計前嫌。這無論從道理上,還是策略上,都是明智、正確、值得肯定的。

更讓左右兩派都頗為吃驚的是,川普當選總統之後,甚至邀請了在初選期間對他最嚴詞怒斥、毫不客氣呼籲抵制川普的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去川普大廈一起用晚餐,進行了很友好的交談。川普還邀請了他初選期間的競爭對手、曾痛斥他的唯一的女候選人、退選後轉入克魯茲陣營的費奧瑞納去川普大廈交換意見,並可能給她職務。與此同時,他使用了在初選時支持了佛州參議員盧比奧而反對他的南卡女州長海利(Nikki Haley)做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而且他還用了在初選時堅決支持克魯斯,對他既不買賬、更不客氣的前得克薩斯州州長佩里做能源部長(最佳人選之一)。

在政治理念競爭的戰場上,跟商業競爭、體育競爭等相比,有相當的同質性,但是衝突更激烈,更你死我活,因為這關係到的,可不只是一筆買賣、一場比賽的輸贏,而是許多人的生活方式、甚至人生軌道走向的變化。所以,競爭對手之間(哪怕是同一理念的)都會有針鋒相對的激烈交手;這個過程中難免發生直接的惡語相向、人身攻擊。能夠在這種衝突後,在大局面前排除個人恩怨,看見對方的長處,為實現本陣營的理念而合作,這不僅需要胸懷,更需要理性。

川普跟媒體愛恨交織的關係人所共知,其中他跟福克斯晚間9點檔的前女主持人凱利(Megyn Kelly)的唇槍舌戰引起最多關注。在共和黨首場辯論會中,凱利提出川普曾貶損女性等尖銳問題,使川普氣急敗壞,隨後發推特對凱利惡語相向。九個月之後,凱利提出採訪他的要求,他同意了,而且在那場採訪中的表現頗為理性、禮貌、友好、紳士風度,很有總統的樣子。

川普和媒體的關係跟其他政治人物有很大不同。絕大多數政客都是需要媒體支持的,要盡量討好媒體;而川普,因為他幾十年都是名人,這次選舉又是他的原因而導致出乎尋常,所以是媒體更需要他來提高收視率。他有資本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大罵媒體,不理睬凱利的採訪要求。但他還是放下了身段,認真地接受了採訪。這既是川普個人的明智、理性之舉,同時也展現了在成熟的民主社會,媒體第四權是真正有力量的,多狂的名人,也需要低頭。

有感恩心,又獲商界力挺,川普沒那麼傲慢

其二,他懂得感恩。川普贏得總統大選之後,特地去他本應輸掉、但卻大贏的幾個州進行感恩之旅,感激那裡的選民和全力為他助選的共和黨地方草根組織。而且他和妻子一起給為他的勝選立下汗馬功勞的福克斯電視台的幾個主持人一一親自打電話,表示感謝。這跟那個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傲慢(有時甚至無禮)的商人川普判若兩人。

缺乏感恩之心是全人類的通病。人們(多數?)最容易忘記的,就是別人給予的幫助。雖說中文裡早有「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格言,但在我讀到、接觸到的(或許是有限的)各國人種裡,不客氣地說,華人世界是最不懂得報恩的(中國人尤甚,不恩將仇報就很不錯了),政客更典型,他們習慣了接受、被奉承,一切都是該著的。川普作為一個一路都被寵著、簇擁著的商業大亨、娛樂界名人,能對幫他打拼的人們有一份感激之情,是比沒有這種背景的人更為難能可貴的。

其三,他似乎頗有交友能力。俗話說,同行相輕。但川普的很多商業同行、夥伴或競爭對手都支持他選總統。除了紐約很多他的商業同行之外,像在拉斯維加斯,跟他的川普大廈一爭風采的永利大廈(Wynn)老闆Steve Wynn,以及威尼斯人酒店(The Venetian)的老闆Sheldon Adelson等都是力挺他的。能在同行競爭對手中交下人緣、支持他選總統,起碼說明他在業內的行規操守還是不錯的,是可以信任並合作的。

其四,他的孩子們每一個都相當優秀,而且(除了未成年的)每一個都是出類拔萃的演說家。自從川普參加共和黨初選到贏得總統大選,他的孩子們的表現,無疑全都是给川普增分的。他的移民妻子也至少没给他丢分。這裡面不能說沒有川普本人的功勞。

其五,他學習的能力很強、學的很快。在第一場共和黨內候選人辯論的時候,川普對很多議題好像都在狀況外。但到了後來跟希拉蕊辯論的時候,他的表現則比在黨內初選時大幅進步,已經頗像一個嫻熟的政壇常客了。這期間只有一年多的時間。而他贏得大選後的講話就更有實際內容、更跟他要進行的改革密切相關了。同時,隨著民主黨左派對他攻擊的幅度和力度的加強,他的共和黨理念也更強化、更堅定。

太隨性有損總統尊嚴,凸顯大眾化的個人風格

川普無疑是商人中相當能說會道的人。雖然他的很多講話、推特等都很隨意、隨性,其中不乏各種有問題的言辭,但他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的演講和當選後的勝選感言,包括今天的就職典禮講話,都講得非常得體,是傳統的美國保守派總統的調子和風格。當然他會有演講撰稿人,但無論如何,作為一個自我主見很強的人,他的講話必定得主要反映他自己的想法,而那三個講話內容,完全體現一個道地的共和黨領袖應有的思想,他的許多脫稿演講也理念堅定,表達得清晰明確。

今天我對川普過於張揚的風格,對某些「小事」用推特的關注仍不欣賞(例如阿諾代替他的真人秀節目收視率降低、好萊塢演員對他的嘲諷等等),認為那既不值得,也有損一個總統的尊嚴。但或許這就是川普的特色之一,大眾化,跟選民的直接溝通化,而且缺點、優點都很突出。

即使在對川普最苛刻批評的文章裡,我也明確說過,如果川普當選,他不會離譜,因為有國會,還有第四權的媒體在監督他。事實上,自從成為共和黨候選人之後,川普的言行就開始相當的presidential(像總統的樣子),當選之後還沒宣誓就職之前,進步更為神速。而他選定的內閣則清楚地預示,他不僅很可能做一番真正的共和黨總統應該做的事,而且幾乎可以肯定,起碼會比兩任布希總統做的要好(歐巴馬這個闊步邁向社會主義的極左總統就不必提了)。如果川普能徹底頂住來自左派民主黨、左瘋藝人、文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黑人種族主義/非法移民/極端伊斯蘭主義者,等等各類活動分子們洶湧澎湃的惡意攻擊,真正強力推行、實施自己給選民的承諾(而不是像老布希那樣食言),他就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總統,一個共和黨的英雄。從他的就職演說再次誓言他競選期間的承諾來看,起碼他有做一個偉大總統的雄心。

我們要的不是完人,創造善循環的完善制度才可貴

回首自2015年中旬開始的這場「川普大戲」,它不僅攪動了世界的神經,也令人十分感嘆:一個好的社會制度、文明的文化氛圍,能把痞子變成紳士。在一個好的制度下,被一群優秀的人包圍著,你只能越來越好,想變壞(或繼續自己的不良品行)都難。同樣,在一個惡制度下,被一群為在惡制度下苟活而損人利己的人們包圍,你想做一個品行端正的好人,那真比登天還難,於是惡性循環。

中國古人的「先聖後王」,看似有道理,實為本質錯誤。沒有好的制度,即使當王之前真成了聖人,當了王之後也會變成惡魔,更何況世上根本沒有聖人。所以我們要的不是完人,而是更完善的制度。絕大多數華人來到美國、西方後,都變得比原來更好了。這就是制度、文化的作用。所以我更感嘆,更期待我出生、成長的那塊土地,能夠盡快改變制度,成為一個能把人變的更好的地方。

這次川普做美國總統,很多人感覺到了(連左翼的《華盛頓郵報》都承認),這可不僅僅是一次一如既往、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甚至有些麻木的政黨輪替,而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就像雷根時代,又不同於雷根時代,所以人們充滿期待!

2017年1月20日川普總統宣誓就職日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