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陳破空: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陳破空: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自由亞洲電台]

[2017-02-11 16:54:59]

 

川普上任美國總統以來,以他的獨立特行和雷厲風行,發佈一系列命令,推出一系列舉措,兌現他競選時的諾言。諸如:凍結奧巴馬健保法案;凍結聯邦政府招聘計畫;讓美國退出TPP;與墨西哥談判,啟動在美墨邊界修築圍牆的計畫;檢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準備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談判;下令暫時禁止七個主要穆斯林國的人員入境……

 

其中一些舉措,引發激烈爭議和抗議,聲勢震天。對穆斯林七國的入境禁令遭遇聯邦法官挑戰而暫時凍結,反應美國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即便是總統,權力也受到制衡、制約。這在中國,完全不可想像。

 

縱觀川普新政,唯獨還沒有兌現的競選誓言,是有關中國方面。尤其,如何對付中國極端的貿易保護主義,曾經是川普競選期間談論最多的話題之一。

 

競選時,提到匯率,川普指控:中國操縱匯率。他聲言:上任的第一天,就要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然而,上任之後,川普說:他們當然在操縱匯率,但是否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我暫時不這麼做。“我們會先與他們談談”。

 

競選中,每次談到美中之間巨大的貿易逆差,川普就氣都不打一處來,他多次表示:中國竊取美國的工作機會,中國挪走美國的錢財重建了他們的國家。並用“強姦”一詞來比喻這等行為:“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姦我們的國家, 他們現在正在這麼做。”川普多次聲言,上任後,可能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然而,上任以來,川普還沒有推出任何針對中國的懲罰措施。

 

競選時,川普多次提到,中國對北朝鮮核威脅負有責任。當選後,還諷刺說:“中國通過完全單向的貿易,從我們這裏奪取了大量金錢和財富,但卻沒有在北朝鮮問題上提供幫助。這太好了!”然而,上任以來,川普還沒有就北朝鮮威脅採取行動。

 

關於南海爭端,競選時,川普較少提到。但表示,要增加美國的軍艦,從274艘增加到350艘。當選後,川普與臺灣總統通話,有人批評他事前沒有與北京溝通,他回應時提到南海,反問:“中國在南海修建規模龐大的軍事設施,可曾問過我們?”

 

上任後,在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宣誓就任的儀式上,川普發佈總統令,要求新任國防部長“評估裝備狀況,包括軍事訓練、設備維護、彈藥、現代化水準及軍事設施等,並與財務管理部門主任制定擴增軍備的2017年財務年度計畫。”這個總統令,可視作川普兌現增加軍艦的承諾。迄今,似乎只有這一條,算是明確針對中共。

 

2月4日,馬蒂斯訪問日本,對日本承諾,美日安保條約,覆蓋釣魚島。這是對奧巴馬政府立場的重申。但同一天,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通電話,楊強調中美“廣泛的共同利益和巨大的合作潛力”,弗林認同“發展強而有力的美中關係。適當控制敏感議題。”一個訪問和一通電話,顯示美國對日本和中國親疏有別,也展示川普當局的平衡外交術。

 

川普上任之初,中美博弈變得安靜下來。“這裏的黎明靜悄悄。”讓人疑問:幕後發生著什麼?綜合上述資訊,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中國政府正積極與川普政府拉關係,私下承諾要設法解決川普提出的尖銳問題和重大關切。

 

中共當局應該是反復掂量過川普的關切,留意到,川普提到了貿易、匯率、北朝鮮、南海等問題,但未提人權。北京抓住這個最大的利好,大徹大悟:既然如此,何不在其他方面讓步?只要川普政府不觸及北京的“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那麼,其他一切都好商量。-- “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是習近平近期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就在川普與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會見後舉行的記者會上,梅說出這句話:“英美干預主權國家並試圖按照自己形象改造世界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顯然,這是贊成脫歐的梅和強調美國優先的川普的共同主張。美英兩國首腦的這一取向,讓諸如中共這樣的獨裁政權感到寬心、放心、安心。暫時不會有“和平演變”的外來威脅,可以高枕無憂。

 

於是,中共當局精算,只要在貿易、匯率、北朝鮮和南海爭端等方面滿足川普政府的要求,北京就可以換回兩項收穫:第一,中共政權的安穩;第二,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延續。

 

於是,外界看到,中國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出場了(2015年1月9日),這個中共紅色權貴代言人許諾:要在未來五年為美國創造100萬個工作崗位。按照中共《環球時報》把日本軟銀公司承諾為美國創造5萬個工作崗位定義為向川普政府“納貢”的邏輯,馬雲的表態,更是代表中國政府向川普政府的納貢。

 

外界又看到,中國政府突然高調發佈公告(2015年1月25日):“禁止向朝鮮出口本公告所公佈的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及其運載工具相關的兩用物項和技術、常規武器兩用品。”無論北京的實際動作如何,此舉明顯是向川普示好。

 

訪問日本期間,談到南海,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批評“中國破壞了該地區國家的信任。”但強調:“我們必須窮盡一切外交努力,以試圖適當解決這個問題,保持暢通的溝通管道。”“目前沒有必要採取軍事部署或類似行動,來處理一個最好由外交官解決的問題。”“目前,我们看不到有任何必要采取激烈的军事行动。”馬蒂斯的話,似乎暗示,中國正從先前氣勢洶洶的南海立場上後退。

 

中共還在匯率上悄悄調整。歷來對中國貿易持尖銳批評態度的民主黨參議員羅伯特凱西(Robert Casey)證實:“中國近期在外匯政策上出現了轉變,並未繼續故意讓人民幣貶值。” 故而,面對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資深民主黨參議員舒默(Charles Schumer)的呼籲:“川普總統,如果你真的要為美國創造就業,那就宣佈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如果你真的要把美國放在第一位,那就宣佈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川普提名的財政部長史蒂芬•姆Steven Mnuchin)僅委婉表示:“如果中國再次操縱匯率,在人民幣匯率上採取不公平政策,那麼將建川普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國。

 

妥協與讓步,中共暗中行動起來,只做不說。說起來,也不算什麼妥協和讓步,北京本來就是這些問題的始作俑者。比如,北朝鮮核彈,本身就是中國製造(或中國協助製造),北京有義務去拆彈;南海問題,原本就是中共挑起,北京有責任去降溫;操縱匯率和美中貿易逆差,中共更是原創者。一再破壞國際規則的中共,本身需要深刻反省、洗心革面。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2月2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henpokong-02062017103517.html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