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謹小慎微漏洞多 (老包)
謹小慎微漏洞多 (老包)

[民報]

[2017-02-16 00:25:34]

 

蔡英文的執政風格謹小慎微,看似保守穩重,其實不斷流失珍貴的改革契機,無法提升台灣的競爭力。圖/張良一

在一場餐會中遇到一位熟識的朋友,這個朋友是相識已久的正人君子,也是民間人士中極少數偶而可以見到總統的人。我問他,為何總統在一個重要的節日除夕,找一個一百歲、話也講不太清楚的老人過節日?我說國家元首做這件事,通常代表一種重大意義,但她反其道而行,像在辦家家酒,這是什麼怪招?

「打安全牌」的迷思

朋友顯然和我一樣著急起來,見微知著,我們都知道這不會是一件小事,而是一種可以看見政治風格的「樣本」──很顯然的,就是和現實差太遠,脫節很嚴重。接下來朋友告訴我,總統身旁三個人(親信),應該是形塑此政治風格的因素。這三個人外界認識的應該也不太多,因為總統畢竟是很單純的「政治素人」,不是從前綠營的長扁蘇這些民主戰將,身旁的人大家很熟悉,個性也很明白。

舉例來說,總統最親近的辦公室主任,老李時代是蘇志誠,扁是小馬,皆風雲人物。現在這個,恐怕綠營的人不認識他,他應該也不認識政治圈內人吧──很難解釋這樣的角色,但如果大家記得之前有個短暫的府秘書長林碧炤,很相似的類型,應該就是古意人,但和政治圈很不熟悉的,守法公務員型的人。

簡單的說,就是打安全牌的思考模式,但這一張「安全牌」的另一面,就是「脫節」;與社會脫節的用人模式,就會做出與社會脫節的決定──譬如找一百歲的老人過除夕節日(避免聽到牢騷?)或是絕不認錯、推出「自自冉冉」春聯。

我說這怎麼好呢,應該要改用對政治領域、人際關係皆較熟悉的人吧?朋友說他也覺得應換掉較理想,但似乎沒什麼人可以說得動總統。我想到有記者曾說,小英總統並不喜歡過往蘇志誠、小馬這樣,被視為「地下總統」的角色,據說她當總統,絕不容許出現這種事;不久,又聽說她想找某人當總統府秘書長,但這個人不願意,因為曾和總統談話,發現並不信任他,「那何必找我去當?」因此這個重要職位就被耽擱至今。

前門防賊,後門揖盜

想到這裡,只能說這個政治素人總統太單純了──她在府內自己周遭大設防線,寧找那種與現實脫節的人當親信,卻讓最最重要、掌控國家資源和動能的內閣,完全失守,任憑兩大政治老千(老藍男與新潮流)相互掩護,分割大多數資源──守了前門,像在防賊;後門大開,倉庫早被搬光,還被蒙在鼓裡。

我因此一再主張小英總統,找一個非新系的、有政治領導能力,可以和自己單純素人個性互補的,有社會聲望的人,重新組閣。否則看來看去,就只是在辦家家酒似的,空有完全執政之名,做出來的卻都是相反結果的事,民眾將大失所望;但只有兩大政治老千偷笑在心裡──好處他們全搾取、拿走了,卻將罵名留給總統去承擔。總統應該看看自己現在的低聲望,兩大老千會替您著急,而自行檢討嗎?

台灣需要大破大立,執政卻是小鼻小眼

我今天看到《自由時報》專訪中研院院士李琳山,談到產業要轉型升級,最大麻煩竟卡在教育問題──亦即大學各學系必修課程要鬆綁…種種「大破大立」問題。看了整篇言之有物、語重心長的專訪,我心想我們社會有太多要大破大立的工程,綠營首次完全執政的蔡政府,本來最具能量可去有效進行,但今天卻被一些可笑的、小鼻子小眼睛的事物牽絆住,未免令人太傷心。

我曾寫過一篇文章,描述我接觸柯P和小英總統的心得,清楚感受前者大開大闔,而後者謹小慎微(台灣話說「捏怕死,放怕飛」,一種不容易自我超越的性格);當時心想,這兩人個性上若能相互影響一下,對台灣將是大有幫助。

星期天我去看了台北國際書展,也去聽一位翻譯家演講川端康成,演講完我們一起聊天。我說看到這會場擠滿的人潮,內心很是欣慰,尤其多數乃年輕世代,這些愛書、渴望接觸新知識的,正是我們社會生命力的一大表徵(據說是近年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可見我們社會多可愛、隱藏著多大的能量。

就如同李琳山院士所說的:「這些年輕人才是我們的未來,如果不解決他們的困難,台灣會沒有未來。」然而如果我們的國家領導人,不能擺脫被政治老千大開後門的格局,不但期許她引領完全執政能量,去大破大立不可能,年輕人還會反過來拋棄我們!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