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美國新聞>從傑斐遜到特朗普 美國總統與媒體的愛恨情仇
從傑斐遜到特朗普 美國總統與媒體的愛恨情仇

[德國之聲中文網 ]

[2017-02-26 22:04:28]

 

操縱、利用、翻臉:很多美國總統與媒體之間的關係都不簡單。但像特朗普這樣公開與媒體這個「第四權」叫板,卻是史無前例。

新聞發佈會上的特朗普

(德國之聲中文網)我們在這裡為您盤點一下數位美國總統與媒體之間的愛與恨、贊與罵、捧與踩。

傑斐遜:”不能再相信報紙上的話”

特朗普在不久前的佛羅里達州活動上引用了傑斐遜的這句話,以捍衛自己向媒體宣戰的做法。

然而事實上,第三屆美國總統傑斐遜是一名新聞自由的鬥士。他在1787年曾經寫道,如果按照他的意思,”沒有政府的報紙”也比”沒有報紙的政府”要好。傑斐遜後來也曾將媒體稱作是”社會警鐘”,而與他之後的麥迪遜總統更是將新聞自由作為基本權利,寫入了美國憲法。

被特朗普所引用的這句話,是傑斐遜在當了總統以後說的。歷史學家、美國問題專家諾伯特(Norbert Finzsch)認為,傑斐遜對報紙與日俱增的反感有一個很簡單的理由:美國的兩黨制是傑斐遜時期開始形成的,那些保守的聯邦制擁護者對於傑斐遜非常不客氣,這位美國總統必須要讓自己一方的媒體與之對抗。儘管感到沮喪,但傑斐遜一生都在捍衛新聞自由。

林肯:”公共輿論是一切”

作為第16屆美國總統,林肯瞭解媒體的力量,也試圖將這種力量為己所有。與奧巴馬和特朗普不同,林肯必須要利用報刊普及影響力。1859年選戰期間,林肯甚至買了德語報刊”Illinois Staats-Anzeiger”,以便獲得德國移民的選票。

美國歷史學家霍爾澤(Harold Holzer)認為,林肯對媒體的操控”比其他任何一位總統都厲害”。對他比較友好的記者,林肯給他們提供信息,或者獎勵他們政府職位;對他不友好的記者,林肯或者迷惑他們,還有一些進了監獄。而那個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中,也有媒體的功勞。林肯自己曾經說,”在這個時代、這個國家,公眾輿論就是一切。擁有公眾輿論支持,一切都能辦成。沒有公眾輿論支持,什麼都辦不成。”

JFK on the press, and the presidency, in a free society. Watch.

肯尼迪:”無價的武器”

在1962年,記者們想要知道,肯尼迪是不是還大量讀報。肯尼迪回答說,讀到不好的消息,總是覺得不舒服,但媒體”對於總統而言,是一種無價的武器”,可以控制政府中所發生的事情,也可以獲取很多信息。

這位在1963年被刺殺的總統,被看作是狂熱的報紙閱讀者,而肯尼迪也是第一位成功利用電視與民眾交流的美國總統。他的第一場新聞發佈會有6500萬人在電視前觀看。

尼克松:”媒體是敵人”

早在特朗普的推特叱責前,已經有一位白宮主人把媒體稱為”敵人”–不過,尼克松不是公開這樣說的,而是在他與基辛格的電話中。在尼克松擔任總統期間,他與媒體間的關係越來越糟糕,在”水門事件”時降至冰點。

1973年,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和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報導了”水門事件”(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所在地水門綜合大廈被安裝竊聽器),兩人因此獲得了普利策獎,而尼克松1974年在重壓之下辭去總統職務,成為美國歷史唯一一位被迫辭職的總統。

在1977年,尼克松接受了英國主持人大衛‧弗羅斯特的採訪。尼克松原本希望通過採訪,讓自己在公眾面前挽回顏面、恢復名譽。然而弗羅斯特憑藉聰明的提問,讓尼克松卸去了盔甲,向公眾承認了自己的過錯。這位前總統在採訪中說:”我讓美國人民失望了,我將背負這個包袱度過我的餘生。”

里根:”每位總統都試圖將媒體為己所有”

媒體稱里根是”偉大的交流者”。年輕時是一名演員的里根非常善於佈局,也是民眾的寵兒。學者諾伯特表示,早在尼克松時代,就已經注意到了不要讓總統毫無雕琢地暴露在媒體面前的這一點,而這個系統在裡肯時代得到了進一步完善。”里根在電視上的登場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策劃的,背景總是有美國國旗,在場的也總是態度友好的記者。”

里根在即將結束八年任期時曾說,每位總統都試圖讓媒體對其有利,並試圖避免那些對其不利的情況。媒體可以照顧好自己,”也應該允許一名總統照顧好自己”。

就職典禮上的里根與妻子

奧巴馬:”我們總是目標一致”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Youtube、Snapchat,還沒有哪個總統像奧巴馬一樣,擁有這麼多直接面向美國民眾的渠道。憑藉在深夜脫口秀節目亮相以及接受Youtube 網紅明星採訪,奧巴馬獲得了一大批年輕粉絲。

他與傳統媒體的關係則相對緊張:2015年,美聯社的一項分析指出,奧巴馬執政下對政府文件的審查和管制空前。很多記者和組織反覆要求奧巴馬政府更加透明化。

奧巴馬在2016年4月回顧其與媒體關係時表示,”我承認,我們有時存在意見分歧”,”但我們一直都有一個共同目標:讓公眾討論反映真相”。

特朗普:”美國人民的敵人”

如果說,這位第45屆美國總統與媒體交戰,一點都不誇張。他更願意”直接向美國民眾”喊話。他說,媒體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不報導真相。

特朗普一邊自己胡亂說話、不斷佔據頭版頭條;一邊又在公開場合以及Twitter上攻擊媒體,稱批評性報導都是”假新聞”(Fake News)。

特朗普的這種表現在美國歷史上是頭一遭嗎?學者諾伯特說,也是也不是。”迴避媒體,只在一個有選擇的記者小圈子裡發佈挑選、過濾過的信息,這種戰略並不新”,這是尼克松以來白宮的樣本戰略,小布什、奧巴馬也都曾經這樣做。但是特朗普這樣公開把媒體稱為敵人,而不只是在頭腦中將其作為對手,這是新的。”這是特朗普整體戰略的一部分,讓自己看起來是局外人。”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