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專訪/國際救援守護美麗島民主火脈 艾琳達母安詳走完人生
專訪/國際救援守護美麗島民主火脈 艾琳達母安詳走完人生

[民報]

[2017-03-29 07:20:07]

 

林冠妙/專訪 2017-03-29

2002年艾琳達(中)母親納莉(右)來台,在國際人權日受邀出席綠島人權園區開幕典禮,和前總統陳水扁留下美麗合影。圖/艾琳達提供

「別讓艾琳達的媽媽找上我!」,讓AIT主席丁大衛(David Dean)最頭痛的納莉(Nellie Gephardt Amondson)是艾琳達的母親,1979年國際人權日,高雄爆發震驚海內外的「美麗島事件」,黨外人士遭到大逮捕,納莉和遭驅逐出境的艾琳達四處奔走,積極投入國際救援,在國際壓力下,國民黨史無前例公開審判,「叛亂犯」死裡逃生,納莉為台灣在國際上發聲,默默守護台灣民主火脈。

納莉,1921年8月11日,生於科羅拉多州基奧瓦(Kiowa,Colorado),一生有三段婚姻,育有3女,艾琳達為二女兒,在聖地亞哥梅薩學院(San Diego Mesa College)教授數學近40年,直到82歲時才退休,2017年3月21日,因身體老化,在南加州爾灣(Irvine)的大女兒(Jean)家中安詳的過世,享年96歲,家人將於5月6日在聖地牙哥為她舉辦追思會。

情治單位拆信剪信 見識獨裁恐怖統治

艾琳達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媽媽在1975年首度來台探望她們全家,1978年7月的暑假,納莉第二次來台,參加她和施明德的公證婚禮,在台灣待了一個月,知道她們從事反政府運動,並和一個政治犯結婚,住在新店的老式日本房子,過著清苦的生活,不但不反對還滿支持的。

納莉回到美國後,發現艾琳達寄給她的每一封信,都被台灣情治單位拆開檢查,其中一封信甚至被剪掉三分之一,還劃上紅線,「只要信上寫到他們不喜歡、令他們不高興的話,就全部剪掉」,艾琳達說,特務機關毫不避諱,就大刺刺的折開信件檢視,這封信還留著,她寄給媽媽的信,納莉都貼在相簿裡,這些像剪紙般的信件,讓納莉意識到,這是一個管制言論自由的獨裁政權,也見證了戒嚴獨裁統治的恐怖。

籌經費全力奔走 賣古董放下教鞭半年1978年黨外助選團成立,艾琳達擔任媒體聯絡人,「當時國際電話很貴,我們沒辦法打國際電話」,都是靠台灣同鄉從美國打過來,艾琳達回憶,1979年12月10日爆發美麗島事件,國民黨大規模逮捕,她打電話給媽媽,納莉和她妹妹幫忙聯絡上南加州收音機電台KPFK,13日晚上,家屬都擠在許榮淑和平東路的家中,電台從美國打越洋電話來,她花了一個多小時說明台灣民主運動的背景,以及美麗島事件的真相,她妹妹完整的記錄成15頁英文資料,作為媒體宣傳。

艾琳達和政治犯施明德結婚,母親不但不反對還支持。圖/艾琳達提供

過二天,12月15日,艾琳達被中國國民黨驅逐出境,母女倆和妹妹(Sue)隨即展開國際救援工作,訴諸國際媒體,為了籌措機票等海外救援經費,納莉不但變賣她所蒐藏的古董,籌得4000多美金,還請假半年沒有工作,原是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她,要先生幫忙付房子的分期付款,全心全力為台灣人權奔走。

兩度闖關不成 「恐怖份子」遭恐嚇遣返 

艾琳達知道國際媒體中心在香港,她們趕在3月18日美麗島大審前去香港,途中經過日本時,發生慘絕人寰的林宅血案;她請媽媽在大審時去旁聽,但中國國民黨放出消息,說納莉是恐怖份子,雖然有5年簽證,卻兩度闖關不成,第一次遭遣送,第二次在入境時就被擋下來,還恐嚇她,還好國泰航空把她接回去搭飛機,才沒有被扣留,但引起國際媒體報導,「施明德的丈母娘也來了」。

她說,3月14日,她們在香港召開國際記者會,納莉積極幫忙聯絡媒體、準備資料,她們沒有打字機,所有的文件都是納莉親手寫的,記者會聲明是《明報》一篇她們的報導,附有她和媽媽的照片,內容都是納莉手寫的,包括她在美麗島事件前訪問洪志良妻子的報導,「我知道國民黨會用洪志良去咬別人」,所以用很長的篇幅說明洪的背景,也是我媽媽手寫的。

在香港召開國際記者會聲明是《明報》的一篇報導,內容都是納莉手寫的。圖/艾琳達提供

台灣同鄉動員 串聯媒體各大城市跑透透

「那時很可怕,國民黨的媒體會追我們,我們住在小旅館,他們都站在門口」,艾琳達說,她們私下找人到台灣接觸許榮淑、周清玉,準備很多美麗島事件的資料,直到13日晚上才拿到,隔天就要開記者會,納莉一早去影印店敲門,「我給你們20塊美金,快開門!」,納莉發揮老師的耐心,細心的記錄一切,處理複印文件等行政工作,「我已經快累死了,沒有母親的幫忙,我真的撐不下去,會精神崩潰」。

艾琳達在22日回到洛杉磯,當時許多台灣同鄉不太敢公開露面,「因國民黨會派駐,去照相做記錄」,也放不下工作,納莉擔負媒體聯絡的重要角色,提早一天赴當地接洽,納莉是老師,口條清晰、態度誠懇,極具說服力,在台灣同鄉動員安排下,她們跑了十幾個美國主要城市,每到一處都有數十名同鄉去接機,引起媒體注意,許多地方大報、電視媒體爭相報導,台灣有戒嚴法,在抓民主人士,「其中一個是美國人的先生」。

強力遊說府會 國民黨回擊反激媒體效應

艾琳達提到,納莉還做了一個傳單,一面寫著「我的女婿被處決了嗎?」(Has my son-in-law been executed?),並放上艾琳達和施明德的合照,另一面痛訴「美麗島事件」台灣抓人、處決政治犯的暴行,在擔任遊說工作的王能祥安排下,登門拜訪國務院及每一位國會議員,還特地到圖書館找出和台灣有生意往來的美國企業名單,親筆寫了數百封信,呼籲廠商支持台灣爭取人權,造成國務院等單位極大的壓力,當時的美國在台協會主席丁大衛直呼,納莉是令他最頭痛難纏的人。


納莉親手寫了數百封救援信,揭發美麗島事件真相。圖/艾琳達提供

「這打了國民黨很大一把掌」,艾琳達說,國民黨沒有料到她們在美國的媒體效應這麼大,當時的新聞局長宋楚瑜僱了一家美國公關公司,寫了一封5、6頁的英文信,寄給美國所有媒體,指施明德的太太艾琳達到處在撒謊,「你們應該問我們新聞局真相」,但此舉起了反作用,因國民黨以戒嚴的口氣,斷定此人叛亂,罪有應得,還有數百名警察受傷,這樣的資料根本無法取信於人,美國媒體更是蜂湧找上艾琳達,揭露台灣獨裁統治真相。

外媒遭驅逐出境 外籍學者被控涉林宅血案

在國際壓力下,美麗島事件被迫進行公開審判,國內外媒體都到場採訪,艾琳達指出,美聯社女記者(Edith Lederer)報導呂秀蓮在庭上被恐嚇看吳泰安槍斃照而落淚一事,「國民黨氣死了」,就被驅逐出境,女記者在香港時向艾琳達提及,曾訪問澳洲學者「大鬍子」家博(Prof. Bruce Jacobs),家博透露了許多內情。

她說,情治單位指家博跟林家血案有關,把他扣在圓山大飯店,情況危急,納莉很擔心家博安危,也寫了很多家博的事,後來,家博在5月22日被放出來,艾琳達相信,由於納莉的積極遊說和強力施壓,促成國民黨釋放家博、公開審理美麗島事件。

美麗島大審國內外媒體大陣仗採訪,美聯社女記者因報導呂秀蓮在庭遭恐嚇一事被國民黨驅逐出境。圖/艾琳達提供

民進黨執政再訪台 綠島園區與陳水扁留影

民進黨執政後,2002年納莉再度來台,在國際人權日受邀出席綠島人權園區開幕典禮,並和前總統陳水扁留下美麗合影,隔年的國際人權日,納莉受台灣民主基金會之邀,來台參加過去遭國民黨驅逐出境的國際人權工作者活動,這是納莉最後一次訪台。

納莉從事教職近40年,很受學生歡迎,艾琳達表示,除了照顧學生外,媽媽也熱心公益、樂善好施,會將家中多餘的房間低價租給年輕人、單親媽媽、街友等生活困苦的人,還曾接了2位在公園流浪的人住在自家院子工寮,感恩節還親自做南瓜派等食物,帶給天橋下的無家者,並積極參與地方政治與公眾事務,受聘擔任市府婦女福利委員會無給職務,面帶親切微笑的她不畏強權,揭發學校董事會弊案,校長還被逼退了幾百萬美金。

熱心公益樂善好施 不畏強權揭發校園弊端

艾琳達說,媽媽2年前身體逐漸老化,並有失智症狀,去年住進爾灣的養老院,由大女兒就近照顧,艾琳達也數次返美陪她住在養老院照料,納莉生前交待,不插管、不急救,要自然的走到終點,實施環保土葬,後來因情況不佳,姐姐把媽媽接回家,直到沒辦法喝水了,昏睡2、3天後,平靜安詳的走完人生旅程。

情治單位指「大鬍子」家博(左)與林家血案有關,將他扣在圓山大飯店,納莉也積極遊說救援。圖/艾琳達提供

納莉(左)2003年受台灣民主基金會之邀訪台。圖/艾琳達提供
呂秀蓮判有期徒刑12年。圖/艾琳達提供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