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社區新聞>你不知道的孫中山 ◎ 洪博學
你不知道的孫中山 ◎ 洪博學

[民報]

[2017-04-03 05:05:15]

 

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著作有「蔣介石支持台獨」、「籠蛇爭霸中國」等書,現為自由作家。

孫文雖然需要俄國軍援革命,但是對共產黨深懷戒心,現在,老共還裝瞎,自詡為孫文正統門徒,實在笑死人。圖/網路資料,民報影像合成

今年的312植樹節,或稱國父逝世紀念日,相當平靜,中國忙於兩會,台灣社會則被一例一休和年改議題淹沒,中國也不像去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上,高調宣布自己才是孫文正統,還因此引發到場台灣親中政客投共風波,招來被老共統戰的批判。

「國共本一家」?孫文從沒這麼想

台灣長期被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歷史上,老共既是國民黨的敵人,也是朋友,與其批評親中政客朝秦暮楚,寡廉無恥,甚至高歌「國共本一家」的繆論,還不如正視歷史,還原真相,明白國民黨北伐前夕,孫文先生當年決定「聯俄容共」的心境,這些歷史文件,足堪為長期洗腦下,變成理盲的藍血人解盲,不要再奢談「國共一家親」的統一歪論。

1925年3月12日,孫文病死北京協和醫院,但是,真正的死因,並非過勞爆肝,而是憂悶而死,因為孫文心中懸念糾纏,又無法與外人道,孫文擔心他一手創立的國民黨,將被共產黨吃掉,而造成此一後果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

孫文死前兩個月,動身北上北京,和段祺瑞的北洋政府舉行會談,組織「國民議會」之前,再度秘密會晤當年美國駐華公使雅各,高德,舒爾曼,這是第二次密談。孫文向舒爾曼坦承,他可能患下一個重大錯誤,把俄國共黨勢力引進中國,希望舒爾曼再一次考慮,他先前在1923年提出的五國共管中國五年的建議,以阻止中國淪為紅色共黨的殖民地。很可惜,等不到舒爾曼的回覆,一個多月後,孫文留著遺憾,走完革命人生,我們無從預測如果當年五國共管中國計劃實現,今天的中國會是甚麼樣貌。

蔣介石排外激發民族主義 啟動北伐戰爭 

美國紐約時報記者阿雷特哈班於《採防中國》一書中,紀錄了這個祕聞,哈班從1926年來到中國,成為紐約時報駐華記者,一直到太平洋戰爭的1941年,長達15年時間,近距離觀察,並書寫中國,哈班同情中國,卻立場客觀,哈班信守記者寫作,秉於真實的信條,多次得罪國民黨政府,逃過暗殺及驅逐出境。日本侵華期間,他不願被日本收買,下筆追求真實正義,揭露日本野心,也不獲日本人好感。但是,卻也為當時中國社會最混亂,價值觀最錯亂的十幾年,提供最真實的見證,當你閱讀哈班的文字,你不必擔心哈班寫的東西是假的。

哈班於1926年初,來到中國廣州,當時他親眼目睹珠江上每周有三到五艘俄國運輸船停泊,從船上卸下步槍和大砲,這些都是來自俄國對國民黨北伐軍隊援助,哈班在廣州結識第一位貴人就是宋子文,沒多久,蔣介石向廣州人民宣告造成中國貧窮弱勢的元兇就是外國人,基督教和鴉片,蔣介石以排外熱情,激發民族主義,北伐戰爭啟動。

這場北伐內戰歷時3年,死亡90萬人,1928年,張學良在東北易幟,內戰終於結束。

簡單回顧這段民國初年歷史,1912年,民國建立後,1913年,依臨時憲法規定,國會舉行選舉,國民黨大勝,本來要組閣的國民黨人宋教仁被暗殺,引發第一場內戰,就是討袁戰爭。北方政府擊敗反對的國民黨軍,孫文匆忙逃亡日本,第二次革命告終,孫文在日本沒有閒著,重組中華革命黨,並提出三個入黨條件:一,黨內獨尊孫文,二,蓋印畫押,三,反叛者處以極刑。

當時,大老黃興一看,當場發火,大罵孫文獨裁,不想入黨,陳炯明也不願入黨,率眾回廣州,1915年,袁世凱廢止臨時憲法,自行稱帝,引發護憲戰爭,但是袁世凱不到一年就死亡,帝制告終。接下來北洋政府又因為到底加入歐戰的哪一邊,南北各省終於分裂,形成軍閥割據局面,1917年,第二次護憲戰爭又起,史稱三次革命,孫文趁機回到上海加入戰局,拜陳炯明的接納,進入廣州,南北內戰歷經兩次和談,護憲戰爭暫停。

1920年,護憲南方軍在廣州組織軍政府,1921年,軍政府廢止,組成廣州中華民國政府,孫文被選為臨時大總統,1922年,孫文主張以武力統一中國構想,和陳炯明主張聯省自治,形成美國式聯邦的想法衝突,陳炯明砲轟廣州臨時政府,孫文逃亡上海,詔告蔣介石來救援,史稱永豐艦事件。

五國共管中國未竟其功 徒留遺憾 

孫文深具頑強又固執個性,他早年為革命加入洪門致公堂,對幫派組織相當明白,因此第二次革命後,就認為必須有一個獨裁政黨控制的軍隊,才可能完成武力統一中國任務,這樣的心思,表露在中華革命黨入黨條件上,1923年,剛推翻沙皇的俄國共產黨特使越飛來到中國,兩人理念一拍即合,俄國希望在亞洲扶持革命夥伴,孫文需要俄國共產國際的軍火和金錢支持,在此之前,孫文最早尋求西方國家英國和美國借貸革命經費,已經屢屢受挫,俄國等於是乾旱中及時雨,但是,此雨卻充滿風險。

1923年初,孫文和越飛在上海發表聯合聲明後,「聯俄容共」政策正式落實,1923年10月,俄國軍事顧問包羅廷來到廣州,對孫文灌輸以黨領軍革命方針,而俄國軍火和金錢也陸續到場,革命實力越來越大。但是,孫文卻充滿憂心,孫文擔心的是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內的共產黨人,聰明才智不輸國民黨人,是不是有一天將取代國民黨。當時,莫斯科中山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有兩百多名回國加入革命,腦子裡裝著左派思想,如果革命成功,中國是否被俄國控制,也因為這個擔心,孫文在1923年11月底,第一次秘密會晤在廣州訪問的美國駐華大使舒爾曼,談到五國共管中國構想。

當時孫文說:希望舒爾曼向美國總統報告邀請美英法德義等五國,對中國境內被軍閥和土匪割據的各省,進行軍事干預託管,一則壓制並消除軍閥和匪患,二來,託管期間派遣各種專家來華建設,教育民主國家理念,五年之後,經由選舉,產生新政府,再把國家交給中國政府,孫文說:他可以說服北洋政府接受託管,也降低中國內戰的戰爭災難,過去各國干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曾在西伯利亞實施一次,但是有很多困難,舒爾曼對孫文建議相當清楚,但是最後沒有實現。

哈班的獨家新聞當年沒有發表,因為孫文已經去世,但是,曾經向美國駐廣州總領事精奇士先生查證過,精領事聽到哈班把話說出口,大驚失色說:「你怎麼知道,我不能給你看文件,但是你可以口述出來,我告訴你錯誤的地方」,可以證明此事真確。

孫文對共產黨深懷戒心 老共是敵不是友

另外,根據國民黨黨史所記載:1923年11月,孫文聽信包羅廷建議改組國民黨,共黨菁英紛紛進入大本營,包括陳獨秀,李大釧,周恩來,毛澤東,林彪,當時的中央執委鄧澤如聯名11人,上書孫文,抗議並反對共產黨黨員進入黨中央,1924年6月,鄧澤如再度抗議,但是卻沒有結果。孫文公開告訴國民黨人:「不要疑神疑鬼,共產黨人加入國民黨,就要聽國民黨指揮,如果拒絕聽命,就離開本黨,我也可以立刻反蘇」,這是孫文在公開場合的話,私底下,未必如此。

根據李雲漢在《從容共到清黨》一書中說:鄧澤如是馬來西亞華僑企業家,孫文革命幕後金主,鄧除了公開上書以外,私下也寫信給孫文說:「他親眼看到,包羅廷經常找到陳獨秀等共產黨人私下聚會,孫文曾指示包羅廷寫出一套國民黨政綱,但是,包羅廷卻先把政綱交給共產黨人討論」。

許多耳語傳到孫文,黨內有黨本來不妥,如果說孫文沒有一絲警覺,恐怕沒人相信。但是,這個祕密反應在五國託管建議,以及兩年後的蔣介石上海清黨事件,可見,孫文雖然需要俄國軍援革命,但是對共產黨深懷戒心,現在,老共還裝瞎,自詡為孫文正統門徒,實在笑死人,更好笑的是國民黨深藍一族,醒醒吧,看看貴黨老師傅藏在內心的死前心願,老共是敵,不是友,沒頭沒腦,每天飛往中國,在敵國土地上散步,小心被失蹤。

胡適因媒體力挺而獲釋 李明哲事件或可參照

1927年,國民黨和老共劃清界線時候,一個偉人從美國回來了,就是胡適。

根據哈班所寫的這本回憶錄;胡適這條命是哈班救下的,胡適也經常這樣告訴朋友,可見一位好記者,不只是報導真實新聞以外,還可以以文救命。

胡適留學歸來,1929年擔任上海中國公學校校長,當時胡適還在新月雜誌撰寫政論;發表「人權和約法」,「我們甚麼時候可以有憲法」,等等文章,南京國民政府高官對胡適恨之入骨,胡適住在英租界區,每天往來華區學校,有人建議胡適應該辭去學校工作,以免「被失蹤」,因為國民黨中宣部認為胡適文章妖言惑眾,應給於制裁。

1929年七月,國民黨中執委行文下令逮捕,準備秘密處決,果然胡適失蹤了,哈班聽到消息後,心裡知道這個人關係中國前途,哈班立即從香港發電文給紐約時報,說明胡適的重要性,並且告訴紐約時報總部;以社論文章營救,並施壓國民政府,1929年8月3日,紐約時報社論刊出「立即釋放胡適」的社論文章,哈班把社論印刷十幾分,又以廣告方式在當時在華的各國報紙轉載,但是,上海大公報這樣的報紙都不敢刊登,可見威權政府下,中國文人普遍罹患的精神陽萎。

四天後,胡適被國民黨政府釋放,後來國民黨任命胡適為駐美大使,但是胡適一生沒有加入國民黨。

哈班營救胡適,基於書生義氣,卻為中國留下一盞自由主義孤燈,這盞孤燈雖然只是螢火,內戰結束後,卻在台灣發光,傳遞自由人權訊息。

老共以詐術打敗國民黨,沒有學到好的,卻把國民黨壞的,惡劣的反人權更加發揚,壓制知識份子,抓捕維權人士,今天,台灣想要援救「被失蹤」的李明哲先生,恐怕只能以國際媒體口誅筆伐,才能做到,學習哈班精神,因為老共對中國人一向看不起,而且,中國也不會有一份報紙,勇於為正義發聲。

阿雷特哈班說過一句名言「媒體記者只有報導自由,評論自由,這個世界才能避免錯誤」,這樣的新聞自由,不是鼓勵造假,像台灣的統媒,藉著自由,服務中國政權不擇手段,哈班退休後,隱居美國佛蒙特森林,從事寫作,哈班還寫過《苦難中國》,《一半為奴,一半自由,割裂的世界》等書,值得讀者拜讀。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