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何清漣:川習峰會的朝核會談到底談了什麼?
何清漣:川習峰會的朝核會談到底談了什麼?

[VOA]

[2017-04-12 22:30:13]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的雙邊會談中講話(2017年4月7日)。從圖片上看,參與會談的有中國副總理汪洋,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辦主任栗戰書和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 

川習會曲終奏雅,這次高峰會議的眾多話題當中,引發最多關注的亮點當然是川普發射59枚戰斧導彈的用意,以及此舉對習近平的心理影響;最為外界所知的成果是川普接受邀請,年內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最費猜測的似乎是中國在朝核威脅上的表態;讓中美政府最滿意的則是第一次中美峰會為今後留下了合作空間。

會後雙方行動可尋朝核會談端倪

據報導,中美兩國領導人在佛羅里達州會晤時,反覆討論了朝鮮問題。先請看會後雙方的行動:

4月8日,美國航母打擊群駛向朝鮮半島,美國的航母打擊群包括卡爾文森號航母以及三艘導彈驅逐艦。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第三艦隊的媒體發言人戴維‧貝納姆(Dave Benham)告訴美國之音五角大樓記者巴布說:「第三艦隊前進的目的是維護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利益。他說:「鑑於朝鮮魯莽、不負責任以及破壞穩定的導彈試驗項目以及對核武器能力的追逐,它仍然是該地區的頭號威脅。」

美軍卡爾‧文森號航母2017年2月3日在南中國海巡航 (美國海軍照片)

從公開消息來看,「美國總統川普尚未制定出一個處理這個孤立國家的清晰戰略」。比較明確是他批評過去的政府面對朝核問題改採取的「戰略忍耐」政策,並呼籲中國採取更強硬的行動來遏制朝鮮的核野心。在美中峰會前夕的4月2日,川普總統對《金融時報》說:「如果中國不解決朝鮮問題,那我們來解決」,「中國要決定是否幫助我們解決朝鮮問題。如果他們決定幫助我們,這對中國有好處,否則對誰都沒有好處。」

川習會中,習近平到底承諾了什麼?對此外界只能據會後行動加以猜測。美中峰會後,美國總統與日本首相安倍通了電話。據安倍首相4月9日對媒體表示,兩人在通話中一致認為,鑑於目前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美日韓三國緊密合作極為重要,同時需要密切關注中國對朝鮮試射導彈和核武器研發進程的反應——密切關注中國的反應,說明中國的承諾是含糊的,解釋空間極大。

美國總統川普及其手下高官同中國主席習近平及其手下高官在海湖莊園舉行雙邊會談(2017年4月7日)

中國方面到底承諾了什麼?

中國方面在朝核威脅上的態度有跡可尋。

4月5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就半島問題表示,有關方未接受中方「雙暫停」提議,恰恰再次證明中方一直在為推動實現半島無核化及半島和平穩定作艱苦和不懈的努力。

中方近期多次提及的「雙暫停」思路,即希望美韓停止軍事演習,朝鮮也停止導彈試驗。依照華春瑩之言:中方多次強調,半島問題由來已久,錯綜複雜,要想徹底解決,必須標本兼治,平衡解決各方合理正當的安全關切,尋找能夠實現半島無核化、通過和平手段解決半島核問題的方案,從而實現東北亞地區的長治久安。針對有關各方關切以及半島問題的癥結,中國提出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雙軌並進」,即朝鮮暫停核導活動,美韓暫停大規模軍演的「雙暫停」倡議。至於「薩德」問題,中方已多次闡明了反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的立場,這一立場不會改變。

中國外長王毅在今年3月專門介紹過應對半島危機的「雙暫停」和雙軌並進思路,並強調中方提出的這一思路抓住了半島局勢的癥結,也完全符合聯合國安理會2270號和2321號決議的要求。他還提出,解決半島核問題不能只有一手,需要兩手並進。制裁是履行決議,促談同樣也是履行決議。由此觀之,華春瑩的談話只是再次強調而已,估計習近平帶到川習會上的方案也就是這套方案了。

對這次美中峰會有關朝核危機的會談,蒂勒森國務卿透露的信息是:兩位領導人同意平壤的軍備擴張已經到達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步,但是沒有提供關於各自國家有可能採取什麼行動來遏制朝鮮的細節。

基於會後雙方的談話與行動,只能說,以最樂觀的態度猜測,中方承諾的也只是促談,無非是在「雙暫停「、」雙軌並行「的框架內解決問題,因此美、日、韓還得繼續觀察。如果硬要說川習會達成了一個明確的目標,那就是在「確定朝核問題無法通過和平方式解決」、金正恩頑抗到底的情況下,中方能否默許美國的軍事打擊手段。但對這一點,似乎現在還沒有明確的信息可作判斷。

中國確有難言之隱

雖然川普提出了軍事打擊朝鮮的可能性,但這並不意味在朝核危機上打仗是唯一的選項;只要有可能,最好還是和平地解決這個問題。而無論是和平地解決,還是軍事打擊,中國都是美國必須相商的要角。

中國長期以來就是朝鮮外貿的主要交易國,也是朝鮮需要的石油、糧食等戰略物資的主要提供者。聯合國通過了對朝鮮的經濟制裁決定後,中國也宣佈要參與制裁;但中國的經濟制裁是否認真徹底,才是聯合國的制裁決定能否真正實現的關鍵。另一方面,美國實行任何對朝鮮的軍事打擊,都必須與中國充分溝通,既要取得中國的諒解,也必須避免任何不必要的誤解,從而防止中美之間的對抗。

中國和朝鮮的關係早已今非昔比,彼此之間不但不存在多少真實的「友誼」,相反,朝鮮對中國的恨意越來越深,對中國經濟上的依賴性,並不妨礙朝鮮視中國為政治上的「敵人」。中國的改革開放路線不可能回頭,而對頑固堅持金家王朝專制路線的朝鮮當局而言,「中國模式」對朝鮮官民的魅力,一直是懸在金正日、金正恩父子頭上的利劍。這種情勢幾乎就是當年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之間敵意的翻版:那時,蘇聯越是強調與西方國家的「和平競賽」,曾遭「大躍進」慘敗而失去經濟競爭能力、只剩下「世界武裝革命」一面旗幟的毛澤東就越難過,因為,蘇聯的道路一再向共產黨陣營各國顯示,毛澤東治下「不斷革命」、「要解放全人類」的中國,幾乎就是一個笑柄。

金正恩如今最害怕的,正是當年蘇聯將軍在克里姆林宮酒宴上對中方客人賀龍、彭真的「酒後吐真言」:「你們也可以換個領導人嘛」。據叛逃的朝鮮駐英使館負責人太永浩披露,其實朝鮮還從中蘇對抗中學到了一點,即針對潛在的敵對共產黨國家,有核武器在手,才是領導人自保的有效手段。顯然,朝鮮發展核武器,絕不會顧忌中國的不安;相反,讓中國不安恰恰是朝鮮當局謀求獨裁領導人自身安全的目標之一。中國政府對此一清二楚,知道不可能勸說朝鮮放棄核威脅,而朝鮮的核威脅也確實令中國頭痛,這是美中兩國在遏制朝鮮核威脅這一點上能形成某些共識的原因。

根據美國國務卿會談後提供的消息,川習會彼此承諾將進一步在朝鮮問題上合作。這不是指雙方的泛泛之議或用外交辭令「繞圈子」,因為據中國官媒報導,川普和習近平討論了「朝鮮問題給中國帶來的特殊挑戰和問題」。這可能是川習會直擊朝鮮議題要害的一個關鍵點。對此作一大膽推測,中方似乎向美方介紹了中國在應對朝核危機方面的為難之處。

依據現實狀況,「朝鮮問題給中國帶來的特殊挑戰和問題」有數重:一是中朝之間其實沒有真正的「友誼」,因此中國無法有效勸說朝鮮放棄核武器;二是中國擔心軍事打擊可能引發朝鮮的瘋狂報復而造成對中國東北地區的安全威脅;三是金家政權一旦陷入危機,朝鮮的難民問題將成為中國的巨大包袱。這些中國不得不面對的難題,當然不可能向美國總統川普和盤托出,因為這不是美國要考慮的問題。但既然雙方要「討論」,大約總得談及其中的一至兩項。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