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雅痞日記】謙卑要付諸行動
【雅痞日記】謙卑要付諸行動

[民報]

[2017-04-19 05:46:36]

 

文/老包

李登輝前總統幾天前在翠山莊接見社民黨范雲等人,針對蔡政府上台近一年來種種施政,以過來人提出看法。李登輝認為,司改、新南向、一例一休等,創造了議題,卻也引發許多紛擾。但針對已經出現的紛擾,也沒看到如何化解紛擾的具體作為。

蔡總統的不具體作為

與會人士因此總和李先生的共同批評,就是「不具體作為」。蔡總統有一種獨特的「不具體作為」政治風格,其實是支持者和政治盟友的共同看法,並非李老先生才有這樣的感覺。但李前總統以自身的執政經驗,所提出的看法,就顯得特別有參考價值。

例如南向政策,我們大多數是看到蔡總統在接見海外台商,或參加台商聚會時,時常向台商宣告新政府有這一項政策,聲量很高,但很少聽到台商有所共鳴,或熱烈反應等等表示。李登輝說他執政時也曾推動南向政策,「就請台灣銀行到東南亞各國設立許多營業據點,對台商提出具體金融服務」。當然,不同的年代也許有不同的需求,然而這種恰到好處,政策工具的運用,卻是一個完全執政者,最能呈現正面能量,讓社會感到政府「整體動起來」的有效方法。蔡政府卻較少注意到。

一例一休也是這樣,既然出現了紛紛擾擾,就應該拿出魄力、勇於修正,才不會讓人覺得沒有具體作為──沒有具體作為,則完全執政的正面、積極意義,會受到弱化;長久下來,在反對黨的激烈挑戰下,向民眾「借來」的超級權力,一定會被收回。而蔡總統在此議題上,面對紛擾,卻不只一次將問題丟回給勞資雙方,要資方「自己回去和你們的勞工溝通商量」。這讓支持者相當錯愕。所以會有中部挺綠的中小企業組織,和勞工代表齊北上,在立院公聽會上,不分勞資發出共同控訴的心聲。但末了他們也近乎心碎說:「看來是不可能有所改變了」,這句話當然就是對蔡政府「不具體作為」的無奈抗議。

蔡總統在當選之後,不曾私下拜訪同樣具有完全執政經驗的前輩李登輝,更不願參考李先生所撰寫的執政心得和提示,這顯示蔡總統有其自滿的一面;她多次提醒大家要「謙卑、謙卑、再謙卑」,但在實際作為上,可以對她產生助力及執政加分的謙卑受教,卻做不到。

支持者很不願意說這就是權力傲慢,怕這樣說會傷到領袖的威望,但在內心,這樣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這是府院民調一直高不起來的原因。素人從政,在起頭就碰到困境,柯蔡各有難題。但柯P是很特殊的白色力量首都執政,藍的罵他、綠的也罵他,他沒有所謂的「捍衛部隊」;這種執政有相對多的風險,卻是泛綠想要瓦解黨國體制不得不去做的政治實驗。縱使如此,柯P不少政績卻也在重重包圍中,突圍而出悄悄呈現:例如北門亮麗現身、台北燈會的驚艷、別出心裁表現、新北投懷舊車站的終於現身、各重要市場改建、幾十年無法動彈的社子島將有新面貌改變…等等,我也看到有一座首創的身障兒童專屬的遊樂公園,竟那麼貼心、令人感動的啟用了…

完全執政能量處於閒置狀態

相對的,蔡總統是歷史上難得一見的、沒有老舊包袱的完全執政領袖,只要在心態上願意有所改變,不但支持者將會綻放笑容,高層的民調支持度,也很快可以上升。但最高層就是不願真正謙虛,徒讓政治局面僵在那裡,而完全執政的能量也處於一種「閒置」狀態。

權力的傲慢是會傳染的,在上位或是圈內,總是不容易感覺外面的溫度,外界的種種深刻負面感受,常被置若罔聞。我看到另外一例:新政府推出「前瞻計畫」,不少綠色執政縣市,都受到眷顧,分配到龐大預算(總額8800百億的大計畫);然而擁有最高政治能見度人口最多的雙北,卻特別受到「冷處理」。根據報導,新北市只要到所爭取的18%,約821億;台北市則「暫時」在「零元俱樂部」。

政務委員張景森將此結果歸咎於「朱立倫從未出席行政院的會議」,只靠「念力」建設,引發藍營抗議。而也有綠營的人,說柯P只參加過院會兩三次,「是爭取不力」。雖然出席的北市副市長林欽榮,說他代表柯市長,「就算有人將台北市歸類在前瞻計畫中的零元俱樂部,市府仍會大表支持」,「前瞻計畫對國家非常重要,不必急於搶錢」…但我仍要提醒新政府,要拿出度量,「建設不分藍綠」。

當你以相同、甚至更重要的份量,去看待非綠執政縣市時,你所面對的是當地眾多的市民,而不是藍營朱立倫。完全執政者,更有雅量去看待反對黨時(當然也可以在事後提醒地方首長,以後要多來開會,民眾會去要求他們,不須你去加以嘲諷),只會得到掌聲,而不會吃虧,不必那麼小心眼;這就是一種「統合者,能發現前人所未見的關聯」──此「關聯」,實乃民眾也。民進黨不是很想在明年拿回新北嗎?那就多想想政治縱深的原理吧。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