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被國民黨驅逐的台灣之光:第一位奧運奪牌音樂家,下場是遭批漢奸、客死中國
被國民黨驅逐的台灣之光:第一位奧運奪牌音樂家,下場是遭批漢奸、客死中國

[想想論壇+ 風傳媒]

[2017-05-05 14:58:49]

 


在日本時代,江文也是永遠的第二名,他被認定是被殖民的台灣人;在國民政府時代,江文也因曾幫日本電影作曲,被蔣政權視為文化漢奸,逮捕入獄;在共產中國時代,江文也又被打入黑五類,下放勞改,從音樂系教授淪為掃廁所工友,連他的小女兒,都到長大後才知道原本以為掃廁所的父親,原來是位傳奇的音樂家……

你可知道,台灣奧運奪牌第一人,不是運動員,竟是一位台灣音樂家!他是台灣音樂界的傳奇人物江文也,日本人認為他是台灣人,過去的台灣政府卻認為他是漢奸,到了共產中國,他又被視為台奸,被下放勞改......

1936年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設有藝文競技項目,台灣新銳作曲家江文也以《台灣舞曲》擊敗各國好手,奪得評審團特別獎,他是台灣有史以來在奧運奪牌的第一人。

江文也出生在日本時代的台灣大稻埕,小時候舉家搬遷到廈門,他念的是專門讓台灣子弟就讀的旭瀛書院。13歲那年,江文也的母親病逝,做生意的父親無暇照顧孩子,於是他跟隨大哥到日本讀書。

江文也到了日本長野縣讀中學,畢業後依照父親的期望進入武藏高等工業學校就讀。「務必修備德意志式的生產技能」,這是父親的期待,卻不是江文也的興趣。他的興趣是音樂,利用課餘的時間,江文也到東京音樂學校進修,學習聲樂。

工業學校畢業後,江文也曾到印刷工廠當學徒,他看到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正在招募歌手,興奮地趕快跑去應徵,成功獲得錄取。以「江文也」之名,灌錄了人生的第一張唱片《肉彈三勇士》,是78轉的「蟲膠唱片」。

江文也發片之後一炮而紅,他接連參加多次全國性音樂比賽,年年入選,卻總是拿到第二名。那麼第一名是誰呢?「從缺!」

江文也彈琴時專心的神情。(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身為台灣人,難以出頭,彷彿是種宿命。

1934年台灣同鄉會在東京成立,組成鄉土訪問音樂團,江文也也跟著回台灣巡迴演出。出生在台灣的江文也,求學歷程多在日本,回台灣受到故鄉人情以及一景一物的觸動,江文也的靈感突然大量湧現,過去不曾作曲的他,創作了他的第一首鋼琴曲《城內之夜》。

同年他再受邀回台巡演,故鄉台灣彷彿是江文也的創作泉源,巡迴結束他在返日的顛簸船上,創作了《白鷺鷥的幻想》,白鷺鷥,就是代表著「台灣的意象」。

《白鷺鷥的幻想》譜成了管絃樂,獲得當年日本全國音樂比賽作曲組第二名,江文也彷彿是「永遠的第二名」,難道台灣人永遠只能屈居第二名嗎?

奧林匹克運動會1936年在德國柏林舉辦,那時的奧運設有藝文競技項目,江文也將他的處女作,來自台灣靈感寫下的鋼琴曲《城內之夜》,改編為管絃樂《台灣舞曲》,《台灣舞曲》一路過關斬將,成功通過日本國內初選,和其他四位日本教授級的音樂大師一起參加奧運,在世界的舞台上與各國好手競技。學作曲只有三、四年時間的江文也,卻以人生第一號作品《台灣舞曲》,獲得奧運「特別獎」,而其他四位日本音樂家沒有獲得任何獎項,那年,江文也只有26歲。

《臺灣舞曲》 樂譜封頁。(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在日本永遠第二名的江文也,即便獲得國際級大獎肯定,日本媒體卻是低調以對;消息傳回台灣,造成空前轟動,報紙頭版報導。有感於被殖民者的無奈,江文也永遠被日本人視為台灣人,永遠不是自己人,他決定接受北平師範大學音樂系邀請,到中國教書。

搭船到了中國,江文也開啟新的生活。生活的點滴,都成了他的創作素材。這時期的江文也,融合中國古典元素,創作了大量作品,他也將中國祭孔古樂改編為管弦樂曲《孔廟大晟樂章》,並請來東京交響樂團演奏,由江文也親自指揮。

江文也創作《孔廟大晟樂章》。(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時局動盪不安,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江文也人還在中國,此後他終於再也不是被殖民者了!

滿心歡喜的江文也,將《孔廟大晟樂章》手抄總譜呈獻給蔣介石國民政府;卻因曾為日本電影配樂,36歲的江文也被冠上「文化漢奸」的罪名,羅織入獄。

日本時代才華洋溢的作曲家江文也,被國民政府囚禁在外籍戰犯拘留所。「忘了人生還有黑暗、虛偽的一面......」黑牢底下,江文也心酸地寫下他的獄中日記。

在台灣熱心人士組成「台灣光復致敬團」,積極到中國奔走營救之下,江文也終於出獄。出獄後,他認識了天主教神父雷永明,在墜入人生深淵時不斷地鼓勵他。因此,江文也協助創作了有史以來第一首中文歌詞譜曲的《天主教聖詠》,陸陸續續創作了許多聖歌。

出獄後,江文也創作許多天主教聖歌。(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江文也即使想回到自己的家鄉台灣,然而他被當局指為「漢奸」甚至逮捕入獄,只好選擇留在中國。隔年,江文也受聘為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本以為人生終於安穩下來,誰知是另一段悲愴樂章的前奏。

他仍舊是不斷地創作,持續蓄積創作能量。然而,共產黨發起「反右運動」,江文也被列為「右派份子」,遭到批鬥,教授職務竟然遭到撤職。

沒有工作,江文也為了生活,只好忍痛賣掉鋼琴;儘管沒有了鋼琴,音符仍在江文也的心中,他還是沒有放棄作曲。

一谷還有一谷低!隨後而來的「文化大革命」,江文也再被批鬥,被打入「黑五類」。60歲的他,被下放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8軍部隊接受勞改,江文也由一位音樂系教授,淪為掃廁所的工友。他的所有創作及手稿,不是被沒收,就是遭到銷毀。一代音樂家的創作生命,徹徹底底遭到扼殺......

直到「四人幫」垮台,江文也才獲平反,恢復教職。然而,多年的勞改生活,江文也的健康每況愈下,如同風中殘燭。

病榻之上,江文也沒有一刻忘記他畢生最熱愛的音樂,他要繼續創作!

多年勞改之後,江文也病倒。(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多年之後,在美國的海外台灣人包括林衡哲醫師和藝術家謝里法等人,積極去函北京,尋找「消失的台灣音樂家」江文也。卻發現,多年勞改之後,他已病倒、中風癱瘓,臥病在床了。

1983年10月24日江文也病逝北京,他的最後遺作是交響樂《阿里山的歌聲》,這是從小母親唱給他聽的山歌旋律,他始終沒有忘記。

他的一生是傳奇,歷史終究要還給江文也一個公道。

在日本時代,江文也是永遠的第二名,他被認定是被殖民的台灣人;在國民政府時代,江文也因曾幫日本電影作曲,被蔣政權視為文化漢奸,逮捕入獄;在共產中國時代,江文也又被打入黑五類,下放勞改,從音樂系教授淪為掃廁所工友,連他的小女兒,都到長大後才知道原本以為掃廁所的父親,原來是位傳奇的音樂家!

「我還認為,南海那個美麗的白鷺之島的血液,是無比的美麗、優秀。我抱著它而生,而將死去,這不僅僅是願望,而是這樣作下去。」這是江文也晚年親筆寫下的手稿。

從小出生在台灣的江文也,始終對台灣有著最深的依戀,他的第一號作品是《台灣舞曲》,接著是《白鷺鷥的幻想》,到他人生的最後一曲《阿里山的歌聲》,流著台灣血液的江文也,在在都以台灣這塊土地作為創作的母體。

身為台灣人,應知台灣事,我們不能忘記,這位台灣的作曲家,江文也。

江文也人生的最後一首作品,《阿里山的歌聲》。(圖/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想想論壇提供)

文/張肇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人心人術】從次等國民到漢奸到台奸 奧運奪牌的台灣傳奇音樂家:江文也)

責任編輯/謝孟穎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