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回鄉記憶──小綠女和老綠男 (邱垂亮)
回鄉記憶──小綠女和老綠男 (邱垂亮)

[hi-on.org.tw]

[2017-05-29 15:56:56]

 

作者邱垂亮說,蔡英文「不會聽我們這些老綠男、如彭教授、吳資政、辜資政等前輩的話」,因此不再希望她會回應他的建言。圖/取自總統府flickr

 

小綠女(不是北一女)遇到老綠男(不是民進黨),她笑說:「老師,謝謝你了!」又說:「下次什麼時候回來?」他回答:「不知道,年紀大了。」她再說:「下次回來,要先告訴我。」他心裡罵:「廢話!」他知道,太多重要人物要見她,她都沒時間見,她不會見他。

小英見彭教授

這次被邀請回去開全球僑務會議,回國3週,離去年10月回去雖只相隔半年,還是近鄉情怯,滿懷憂慮。

最初5天在台北,被彭教授和謝醫師請吃飯,李教授、施教授、許博士等老朋友見面,一大樂事。和彭教授午宴,得知小英總統終於要拜訪彭教授了,很高興。彭教授最近文章越寫越尖銳,但心胸寬宏、慈祥,叮嚀我去慰問剛被他嚴厲但幽默批評的秘書長。

見了小英身邊的幾位重臣大老,細聽他們解釋小英的政治信念和性格、決策和執政風格、政策推展狀況,受益良多。雖不能說真正瞭解了這位身懷絕技、深藏不露的台灣之女、台灣的Angela Merkel(德國總理梅克爾),卻也多少有了較為深入淺出的認識、諒解,受益匪淺。

之後,去了日本6天,帶了盧孝治的「楊梅玉韻女聲合唱團」去廣島文化中心舉辦「日台親善音樂會」,文化交流,祝賀熱愛台灣的灣生母女(杉岡裕子)成立廣島日台文化友好協會。還去訪問神戶,交給堺市、竹山市長桃園鄭市長的邀請函,希望兩市締結姊妹市。受到熱情招待,和竹山市長英語對話,很有意思。

鐘老的do-re-mi

再回台灣,先和老婆(月琴)、孝治去看鐘老(肇政)。鐘老老了,93歲,耳聾了,有點痴呆;但一認識我,就回憶過去,熱情洋溢,談笑風生。我們筆談,他寫「我老了,93歲」,我寫「我99歲」,他老人家突然返老還童,變小孩,口唱「do-re-mi...」開懷大笑。離開前,他一再要我們留下吃午飯,我們又不能帶他上山去大江屋吃飯,和鄭市長會面,看他寂默傷情,很不忍心。

學生范博士出錢出力,駕著他的休閒車帶我們全國跑透透。帶我們回苗栗,月琴家人團聚,歡樂一場。與小時好友瓊玉和翁樣吃邱家粄條,非常溫馨。跑去福基、出磺坑看老家,雖已面目皆非,卻也回憶無窮。

桃園南下高雄,訪問民進黨四大諸侯(市長),得到親切招待、誠實交談。我的問題問得尖銳,他們也都開心見誠,回答我。我的問題當然是繞著小英執政的風風雨雨,他們也不迴避,貶褒都有,真實回答我提出的難題。

在高雄,也蒙阿扁撥空接見我、月琴和好友王醫師,談了1個小時,對他的滿懷冤屈,深感同情、無奈。對他和小英的政治恩冤,聽了難過,卻也不知如何瞭解、化解。我無奈,傳話給小英,希望阿扁問題盡快政治解決。阿扁是法律、更是政治問題,小英把阿扁關在鳥籠裡作怪,比放他出來在外面趴趴走,政治代價要低。不知小英同意否?

和李昌鈺辯論

高雄召開的擴大全球僑務會議,300位代表出席,龐大、熱鬧。但內部藍綠分裂,馬英九留下的藍大(多)綠小(少)生態,氛圍很壞,委員長兩邊不討好,被罵得臭頭。

我還是認為僑委會該廢掉,但也瞭解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狹窄,要突破中國夾殺、爭取國際認同、推展南向政策,遍佈全球的台僑,是不可忽視的力量。

安排我和神探李昌鈺午宴,知道他是深藍,本想低調無言;但他一開口就說兩岸僵局是台灣(小英)改變現狀,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原則」,還說美國民主也問題重重,很多不好的地方,如同習皇帝在北京說話,批評美國「假民主」。一下子,我就受不了了,嚴詞反駁,火藥味十足,場面尷尬。

最後,回國的主題當然是對小英政府執政的憂心關切。上次回去關心國政,想推(push)一下小英,讓她走強硬一點的主權獨立建國路線,無功而返,有挫折、失望感。這次回去,本也不死心,想重提建國道路;但回去後和小英的重臣大老再度深談後,終於茅塞頓開,瞭解、回到我是政治學教授應知道的政治道理:政治是可能的藝術(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但要改變小英的政治性格、心態、作為,是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

阿扁和小英

我當然不能完全瞭解小英。不過聽了她身邊親信大老的話後,我的有限認知是:她不是阿扁。如果阿扁是敢衝、敢打的深綠戰將,小英就是深謀遠慮、沈著穩定的淺綠智將。阿扁會做不可能的事、打沒有把握的仗;小英不會做不可能的事、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最近我常看NHK的歷史大河劇,阿扁像織田信長,小英像德川家康。

所以,未來3年、甚至7年,小英不會公投正名制憲,不會以台灣之名申請入聯(聯合國),她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會紮紮實實推動經濟、政治和司法的改革、轉型正義、台灣(不是國家)意識和認同的歷史、文化建構工作。

她不會聽我們這些老綠男、如彭教授、吳資政、辜資政等前輩的話。所以,雖然我還是會理性批評,但不再希望她會回應、接受我的建言。

開會第3天,我們訪問了左營海軍基地,參觀了兩艘軍艦。在拉法葉康定號巡防艦上,我問艦隊指揮官,我們能不能製造這樣的戰艦?他回答,我們正在研發中。我們向法國購買拉法葉艦已經21年了,到現在以台灣的高科技水準,還不能自造如是巡防艦,實在可恥、可悲。

日前,小英向國軍宣稱,「我是國軍最大的靠山」,豪氣千秋。之前,她也已決策宣布,我們要戰機、戰艦國造,要買F35戰機。小英不亂說話,說了這些話,我非常贊成,相信她會戮力實現,說到做到。

我心安靜

雖然仍有不同看法,但也同意,現實主義地看,目前台灣大力整軍經武,建構可以和專制中國一戰的兵力,比公投制憲正名要重要、可行。

就這樣,我和月琴回鄉一行,帶回了比較心安理得的心情,對小英不再強求,對台灣仍充滿希望和祝福。以後,回不回國,說不說話,才疏學淺,人微言輕,一點也不重要。

鐘老曾揮毫「吾志浩然」給我,那是狂言;我心微小、安寧,才是我目前的心靈寫照。

天佑小英!天佑台灣!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