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國會議員加油! 陳茂雄
國會議員加油! 陳茂雄

[台灣時報專論]

[2018-02-21 04:44:35]

 


國會是從事立法工作,對政府體制應該相當清楚,只是台灣的國會並不如此。萬年國會年代,固然也有極少數國會議員對立法工作相當專精,可是一般萬年國會議員不要說立法,連哪些議案是黨外人士(增額立委)所提,哪些是行政院提出,他們都不清楚,還需要工作人員指示該支持哪些議案。萬年國會退職後,新的國會應該有能力做立法工作,事實並不十分稱職,最嚴重的是多數人弄不清楚憲政體制。

核二廠一號機、二號機,因歲修時出現螺栓斷裂、避雷器故障等意外,遭在野黨立委要求須經立法院同意後才能重新起動。但依《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核電廠起動由主管機關原能會專業管制,無須立法院同意。事實上以前中國國民黨執政時也出現類似的情況,在二○一二年間,因核二廠一號機出現六根螺栓斷裂進行更換,當時在野的立法院民進黨團結合反核團體,升高抗爭基調,時任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也強調,依「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核准核電廠起動無須經過立法院同意。

依台灣的憲政體制,國會不能干預行政權。台灣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由人民分別選出掌握行政權的行政首長,以及負責立法工作的民意代表,行政首長及民意代表分別向人民負責,彼此之間是分立且相互制衡,行政單位不得介入立法權,立法單位一樣不得干預行政權。內閣制國家則由人民選出國會議員,再由國會多數黨組閣(行政單位),由國會議員兼閣員(政務官),所以內閣向國會負責,國會常介入行政權,在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國會就不能介入行政權。

核能電廠是否該廢乃政策問題,國會當然可以訂定政策決定是否要廢核,它屬立法權,可是核能電廠的運轉則為行政權,國會可以監督,但不能主導,前述的電廠恢復運轉當然不必經過國會同意,可是依台灣的慣例,在野黨的國會議員都想積極介入行政權,其真正的目的是要對執政黨掣肘,卻違背了憲政體制。

台灣的國會所以會理直氣壯的介入行政權,是因為台灣的國會與內閣制國家一樣,擁有質詢權,誤以為現行體制屬內閣制,內閣要對國會負責,國會當然可以干預行政權。事實上台灣的內閣並非由國會產生,而是由人民直接選出行政首長,內閣是向人民負責,不是國會。一般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並沒有質詢制度,可是法國與台灣卻有,之所以會如此,有其特殊背景。

法國原來是內閣制國家,只是其制度的設計屬強勢國會,弱勢內閣,因而時常出現倒閣的現象,第三共和內閣的平均壽命只有九個多月,為了穩定政局,將國家體制改為行政與立法分立的雙首長制,只是還保留內閣制的質詢制度。

台灣則沿用中國國民黨從中國帶來的體制,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總統制,一九三六年公布的《五五憲草》就由人民(當時人民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委託國代執行)分別選出行政首長總統以及立委。只是依據孫中山的五權理論,監察權獨立。一般國家的國會都以監察權來監督行政單位,可是依《五五憲草》的內容,國會並沒有監督行政單位的監察權。

因為國會沒有監督行政單位的監察權,政治協商會議擔心形成強勢總統、弱勢國會,因而在一九四七年公布的《中華民國憲法》,國會增加了監督行政單位的質詢權以及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顯然的,現行體制的質詢制度只是用來監督行政單位而已,不是像內閣制一樣內閣向國會負責,台灣的國會議員搞錯了。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2/15(台灣時報專論)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