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聯邦調查局僱人拍攝了一部短片,原型就是在中國上學的美國學生格蘭•史瑞福受到中國政府的招募。

麥克格尼加爾說:“這些外國政府招募學生,之後要求他們申請去美國政府或者敏感的私營機構工作,為他們獲取特定信息。”

美國自身對於利用學術界收集情報也不陌生。勞工律師、富爾布賴特學者亞歷克斯•凡謝克說,他曾在玻利維亞研究工會問題。當時他與一名美國政府官員見面。

他說:“他說:你在農村的時候,如果看到了古巴醫生或者委內瑞拉的官員,我們希望你向美國使館報告他們的行踪,因為我們希望追踪他們。”

但是聯邦調查局說,這種招募在美國並不常見。

他說:“我們有時會進行那樣的招募,但是並不會像中國和俄羅斯政府利用我們的學生那樣廣泛和惡劣。”

戈爾登說,重要的是讓人們意識到間諜的廣泛性。他列舉了2010年的一個案子,俄羅斯深層臥底多年來一直假裝是普通美國人。

他說:“他們很多人都要去美國大學,或者已經畢業。這似乎是俄羅斯間諜戰的必要一步:一個美國大學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