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執行彈劾當然要記名 (陳茂雄)
執行彈劾當然要記名 (陳茂雄)

[太平洋時報台灣看台灣]

[2018-04-05 03:20:03]

 

<執行個人權力時,為了保護執行人,所以不記名,可是受委託執行任務時,為了對委託人交代,當然要記名>


新任的監察委員提議改變內規,將彈劾案的投票從原來的無記名改為記名,原任的監察委員表示反對,他們認為監察委員執行任務的投票就像選舉一樣,需要秘密執行。不知他們真的不懂憲政體制,將監察權當作他們私人的權力來執行,或是因為政治立場,依恃現任監察委員「馬友友」佔多數,執行職務時,若是不記名,可以用荒謬的手段為前朝服務。

一般習慣,選舉時採無記名,因為選舉權屬人民個人的權力,他人不得干涉,因而採取秘密投票,這是民主政治的常規。可是美國的總統選舉,選舉人投票卻是公開,之所以會如此,因為選舉人投票並非執行個人的權力,而是接受全州公民的委託來執行任務,當然要公開,讓委託人知道受託人是否違背承諾。

高雄市議會上上屆的議長選舉,民進黨議員發生亮票事件,司法單位以洩漏非國防機密罪起訴亮票的議員,絕大部分議員都認罪協商,獲得緩起訴,可是最牛的議員蕭永達則拒絕,他認為亮票是對選民負責,沒有違法的問題,只是一、二審的法官並不這麼認為,最高法院的法官認同蕭永達的主張,因而宣判無罪,民進黨還依據此判例,規定議長選舉需要亮票。

一般人對一、二審的法官與最高法院的法官之間為何會有那麼大的差距感到懷疑,所以會如此,因為一、二審的法官將議長當作議會開會的主席,所以屬議員的議長,議員選議長時就是執行自己的權力,因而秘密投票。可是最高法院認定議長不只是會議的主席,且是立法的舵手,所以是市民的議長,議員只是受市民之託選出立法的舵手,就像美國選舉人選總統一樣,當然要公開,讓委託人知道受託人是否背離託付。

監察委員也一樣,他們並非在執行自己的權力,而是受到人民的委託來監督公務人員,所以執行職務時當然要向人民交代,是否背離人民的託付,所以要記名。只是監察委員將自己當作「官」,他們在執行「官員」的權力,沒有必要向人民交代,因而主張秘密投票。事實上稍有一點憲政體制常識的人,都很清楚監察權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所以需要讓人民知道他們是否背離託付。

監察權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本來應該由民意代表來執行,可是現行體制的監察委員卻是由總統任命的政務官,不是民意代表,造成監察委員認定自己是政務官在執行職務。事實上修憲前的監察委員是民意代表,由省議員及直轄市市議員選出,也就等於由人民間接選出監察委員。當年由於選舉人太少,容易出現賄選,絕大部分監察委員都是用錢買來的,因而在修憲時,才改變體制,由政務官執行監察權。

監察委員應該認清自己扮演的角色,自己不是在執行自己的權力,而是受人民之託來監督公務人員,監督的過程不只要向人民公開,還要解釋監督內容的理由。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4/4(太平洋時報台灣看台灣)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