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文大宿舍違法使用!蘇貞昌籲侯友宜快改善 別再喊抹黑
文大宿舍違法使用!蘇貞昌籲侯友宜快改善 別再喊抹黑

[自由時報]

[2018-07-03 22:19:56]

 

文大宿舍違法使用!蘇貞昌籲侯友宜快改善 別再喊抹黑
2018-07-03 19:02

〔記者何玉華/新北報導〕台北市政府都發局認定侯家房產、文大宿舍「大群館」違法使用,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表示,希望以保障學生的權益為最優先,趕快改善公安,應該也有降低租金的空間,讓學生獲得最大的權益保障。

台灣世代智庫也調查了兩項:

a,關於文大宿舍案侯友宜的說法民眾相信的只有35.6%,和TVBS調查的結果非常接近;

b,關於兩人對市政了解程度的比較上,是蘇貞昌以76.2%比63.5%大贏侯友宜 12.7%。

整理了兩這麼多主客觀因素之後,現在客觀的態勢是,民眾對中央政府的評價雖然仍陷在谷底,但是畢竟沒有進一步惡化,反而在跌深之後有了小幅的反彈;在台北會產生負面外溢效應的柯P和吳音寧因素都稍有沉澱,這些令蘇貞昌承受的壓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疏解;相反的侯友宜文大宿舍案則雙方持續進行激烈的攻防,戰火不斷升高。

從TVBS的民調看來,文大宿舍案似乎對侯友宜沒有什麼傷害,甚至一方面因為這案子牽出了侯友宜動人的家族故事,可以對他加分;另一方面由於許多私立大學附近類似文大宿舍的案子比比皆是,可見這個案子雖然違法但是在實質上卻合情合理,更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假使民眾對於夾層屋和違建都因為太過於普遍而無法鐵腕取締,而願意容忍,那麼民眾對這個因為在教育上有實質需求,而在情理上更站得住腳的文大宿舍案,認為只是可以容忍的瑕疵是很自然的,所以才會出現TVBS調查,願意支持侯友宜當市長的遠比認為文大宿舍案合法的多得多的現象。

在這情形下,對於這一個雖法有不容,但是情理卻站得住腳的文大宿舍案,他只要考慮到自己已經要當政治領袖而不是占灰色地帶的便宜的一般公務員了,及早和文大解約,就是最漂亮的;其次,既然這是民眾還可以容忍的,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那麼乾脆持續裝聾作啞,讓文大宿舍案在他整個選戰中,成為影響不大的局部性戰術戰場,他也可能只會有小傷;不料他卻硬是又掉淚,又怒吼,甚至還有人拍桌子,於是戰術的小案被他自己硬推成戰略性大案。在他霸氣、憤怒地拚死命強調他的案子完全合法後,從民調上我們便看得很清楚:他已經和不接受,或質疑他的合法性的絕大多數民眾站在對立面,他挑戰了他們心中的是非觀。於是他支持度由盛轉衰便有脈絡可尋了。

在6月國政民調呈現的蔡英文和賴清德在全國民調微幅反彈時,我們看到了台北市是一個反而重挫的例外,現在我們又看到了另一個例外,那就是兩人的民望在新北市出現了不合比例的反彈幅度,單在信任度上,蔡英文也從30.4%拉高了4.5%,到達34.9%;賴清德從43.2%拉高了4.3%,到達47.5%。在信任指數上我們看到兩人的升幅更加驚人:

市政府「變來變去」鐵漢突然也「接受」?—真奇妙的侯友宜記者會

6月30日侯友宜鄭重其事地學柯P處理MG149的模式,準備了大量單據開記者會,列舉8項反擊他受到的批評。侯友宜舉出過去許多公文強調他在文大宿舍案上的合法性,他悲憤的說,政府機關公文都一再「證明」他合法了,為什麼到了選舉就說違法,還要重新認定。

侯友宜有些反駁顯然很有說服力,甚至他說自己被抹黑也站得住腳。可是記者會尾聲時,突然有記者問,台北市都發局預計7月2日前往文化宿舍大群館會勘,認定是否涉及違反土地分區使用,記者詢問若結果確實怎麼辦,侯友宜當場回應說,我跟我太太不做違法事情,雖然(市政府)變來變去,但他做一個30多年奉公守法的公務人員,若被認定違規,「一定解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美麗島電子報/親上火線回應文大案侯友宜:若違法一定解約》)

這很奇怪,既然變來變去是由於選舉操作,當然是這樣地變是不對的意思,為什麽他要接受?他說因為他是「奉公守法的公務人員」,難道是公務員被剝奪了透過訴願訟以維護正義的權利而必須接受不對的裁定,如果這樣,不等於是陷政府於不義?算什麼保護正義的鐵漢?

坦白講,侯友宜會在這關頭突然漏氣,應該是他知道訴願或訴訟他是必輸的。必輸的源頭是這樣的:

侯家的地,依他們當時營利的考慮,很明顯認為蓋學生寄宿舍最有利,於是侯家便把蓋房子的目標確定下來了,然後也依宿舍的格局蓋了房子,最後,也真的一直當寄宿舍在營運,然後再由文大正式以宿舍使用,但是如果房子以寄宿舍標準蓋,材料成本貴太多,可能還要多花好幾千萬,一旦營運起來稅金又高太多,蓋好之後以寄宿舍的名義申請使用執照,依土地分區使用辦法規定,也保證不會被通過,於是便以住二集合住宅的名義蒙混闖過關,然後才有今天的問題。

由於從土地座落的位置,當地的需要,當寄宿舍的確合情合理,可能再加上侯友宜受陳水扁重用的關係,所以雖然不合法,使用執照便在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下混過關並一直混到了今天。

就是因為合法性上面有這樣一個致命的弱點,所以當記者一問到台北市政府裁定要出來時,侯友宜回應起來立馬漏氣,長期以自說自話展現的鐵漢霸氣馬上消失無蹤。

於是問題又來了,既然侯友宜對自己的弱點是清楚的,那麼他說所有對他的指控是抹黑,豈不是反而侯友宜才是如假包換的在做抹黑的事?侯友宜說,如果選舉都要用奧步抹黑,製造衝突仇恨,台灣永遠往下沉淪,那麼正確的指控,他卻說是抹黑,他是不是也會讓台灣沉淪?

無論如何,當被侯友宜市政府因為「選舉操作」而「變來變去」的裁決他加以承認而接受時,最令人震撼的是他過去在這個案子上一再的頑強抗戰竟真是鬧劇一場!

鐵漢過去令人稱道的傑出事跡是那麼多,一生從公,其間要從他身上找到什麼重大瑕疵還真是不容易,如今卻由於一念之差,貪圖便宜而為一個小小文大宿舍案落得相信他守法的只有3成稍多,一旦市政府裁定下來,他肯定還要進一步受傷。此情此景真是令人感慨不已。

他吃罰酒不吃敬酒,還倒打一耙說市政府會「跟上次解釋不一樣」,卻又接受這個他一直認為不應該的新解釋,姿態實在不乾淨,不美妙。然而,除非他在繳稅等議題上再進一步被捉到把柄,(看來這像是很有可能的)否則市府的裁決固然對他不利,效果卻真弔詭:對一個可能因為公務員養成的不捨習慣,不知道怎樣在不利的戰場迅速了斷的侯友宜來說,市政府的裁決到底怪異地替他作了必要了斷,使他不必再大量出血。

無論如何,以當宿舍使用為原始目的,然後依宿舍使用的規劃而蓋的房子,能夠通過住二規格的審查,最後又違規地當宿舍使用,雖然違法,但是基於情理,絕大多數民眾可以容忍而不計較,但是侯友宜一旦氣勢愈來愈囂張地硬要拗成合法,絕大多數欠缺特權關係的民眾就愈來愈從不計較到容忍、再到不信任甚至反彈了,於是本來趨勢明朗的新北選情又陷入混沌。

【作者 林濁水/前民進黨立法委員】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