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到日內瓦為台灣加入WHO宣達團的活動及補強的建議
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美國新聞>2018年到日內瓦為台灣加入WHO宣達團的活動及補強的建議
2018年到日內瓦為台灣加入WHO宣達團的活動及補強的建議

[原著]

[2018-07-18 21:07:07]

 



2018年到日內瓦為台灣加入WHO宣達團的活動及補強的建議        7/14/2018



  黃增桐 (Thomas T. Hwang)



 



今年5月18日到6月1號共14天參加北美臺灣人醫師協會(NATMA)所號召的WH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宣達團到日內瓦為台灣發聲,事後去遊覽阿德里亞狄克海(Adriatic Sea)三小國,對我可說是一兼二顧有意義的事。在團體解散時,團長邱俊杰醫生的夫人,鄭惠滿女士,呼籲大家把這次到日內瓦的見聞寫出,他們準備在九月時的醫師協會年會刊登。 



說真的,台灣要參加世界衛生組織,是天經地義有非常正當的理由,而且訴求是軟性的,但卻被阻絕,真是無理。在美東紐約及DC附近的同鄉共有十四人,分別從JFK及DC直飛日內瓦(Geneva)去參加示威為台灣發聲。我們於19日早上10:30到達旅館,還在整理行李時邱會長及夫人就過來打招呼,我們是C團最早到日內瓦的六個人,也不顧紅眼航程的疲累就相邀去參加在市中心的台灣無國界醫院(Borderless
Hospitals) 的醫療展,及其後的記者會。這個無國界醫院是直接從台灣來的組織,凖備了很充實的看板,其內容表列了各様台灣曾經有過的疾病,如何治療,處理的過程及方法來和世界各地分享,尤其是對那些較落後的國家給以交換資訊並援助,這樣軟性的宣達是能打動人心,達到宣傳的效果。當我們抵達會場時,因為他們也不過一天前才到,很多志工如姜冠宇醫師,王奕凱先生等都還在敲敲打打豎立孤棚和看板,如有客人來時又須當解説員,真是辛苦他們大家了。但不知在這展覽期間有多少人去觀賞?因為沒機會再回去確認不得而知,至少臺灣國内是有報導,會有一定效果的。 



第二天一早全員到齊,共四十一位從美國來的宣達團及另有台灣來的相當人數,各自撘乘市電車到達聯合國廣場,參加WHO七十周年的紀念活動叫'WALK THE TALK'。 很不幸,他們早就目標設定在我們,當地警察只要看到有‘TAIWAN’的字眼,就來找麻煩取締,真是莫名奇妙。可見臺灣在國際社會中,所受的打壓是有多麼的嚴重,當身歷其境後感受更深,何其不幸! 



第三天,因為廣場有臺灣的駐外單位事先幫忙申請場地的使用權,這天也沒有交通的管制,我們就搭旅遊團的巴士前往。會合了世界各地區來的臺灣人可說是聲勢浩大,擺滿了各樣的標語旗幟,儘情的大聲示威表達訴求,也引起了遊客們的注意,因此有人來尋問原由。我們趁此機會告知我們的訴求,並請求他們的支持並幫忙傳播。 



根據以上的經過,綜合幾點觀察以及可以改進的地方,節錄下來以便以後做參考。



首先在這國際的場合,英語是最通用的語言,所以大家要練習幾句發聲時(talking point)的English Sound Bites。 所謂Sound Bites是簡潔又有力,短短較好記,當你講出來時容易引起人家的注意,所以叫做可以咬住耳朵的聲音。要用英語來溝通人家才能夠了解並接受,在這方面台美人應可負起較大的責任,倒底對台美人來講是比較便及的。否則的話我們琅琅上口的講了老半天我們自已的話,如'疾病是無國界的' ,'醫療不應受政治干擾' 等等...,雖是強而有力但也沒用,人家就是聽不懂,奈何! 



以下是我為參加WHO
編撰的 一些sound bites, 可作為參考。



They are:



(1) A disease has no border,



(2) pandemics do not discriminate, nor do
they know national boundaries,



(3) healthcare is a human right,



(4) medicine plays no politic,



(5) Taiwan's medical
technology and healthcare is ranking #1 in Asia and #3 in the world
according to British Economist,



(6) But Taiwan is not a member of
WHO, it is not only a loss to Taiwan but also a shame on
WHO,



(7) that is to say "Why Taiwan
Matter!", please support Taiwan to join WHO. 



這些sound bites可混合使用,至少就把最後一句
‘please support Taiwan to join WHO.’講了就對了。 



第二點,應該如以上的重點準備一份傳單,同時在示威的場合分發,將更具效果。 



第三點,當警察叫我們要怎麼做時我們就照做,一個命令一個動作但不要多做,甚至於裝傻聽不懂,也不要跟她/他提問題。因為警察只是在執行他們被指派的任務,當你有提問或抗議的時候他們就不得不回應,即使他們也覺得他們被指派的任務是不合理的,但也不得不做,這樣反而引起更大的麻煩,否則的話他們或許可以睜一眼閉眼就讓它過了。就舉個例子來說,林醫師那天除了穿我們為抗議而準備的綠色團服,裡面還穿了一件黑色只印有台灣圖案但沒有標語的T恤。他是被鎖定的目標,兩位警察一男一女就來找他,要他把上面那件有標語的T恤脱掉,他就照脫當然也露出了他裡面穿的黑色T恤,如果當時他就什麼都不説的馬上走開,因為已回應了警察的要求,我想警察也就讓他去也說不定。但這時我們有人就故意的問警察說,他這樣是不是可以了?不問還好,一問他就不能不處理,結果警察就問跟在他們後面的一個WHA大會的非洲裔的工作人員,那個黑人就說‘不可以’,你說警察要怎麼做,當然要求他把那黑色的內衣也脫掉,結果他是裸露上身,這時林醫生動怒地問:‘我這樣裸露上身可以嗎?’ 那個黑人居然說‘可以’,然後就騎車跑掉,警察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尢其是那女警。最後是怎樣結束,我不太清楚,大概要林醫師反穿回去吧?因為我和同伴四人趁此時走入遊行大隊,已經離開現場,穿著我們的隊服去走完了全程。 



在WHO宣達事後的旅遊途中有個插曲,是大家在漫談討論時局時,談論到一點值得提出來和大家共同探討分享。 問題是當中國真的武力犯台時,美國會不會出兵幫助台灣?答案是正,反都有。認為不會的人的理由是,美國真的會為了主持正義而讓她的子弟為台灣流血嗎?如果對手是小蝦米還有可能,但對手是中國這個大鯨魚,就持比較保留的看法。但我以及部分的人則持肯定美國是會出兵的。我認為美國的出兵與否端看是不是不得不,而不是看美國人須不須流血。美國是會為了保衛她自己的國家利益,並高舉其立國精神,不得不出兵。那麼就讓我們來探討,保護台灣是否付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以及保護台灣對世界的重要性。首先我們要曉得什麼是美國的基本國策:美國是以圍堵亞洲大陸國家,像共產中國及俄羅斯的勢力侵入太平洋的。美國是實質地視太平洋為她的內海,防衞的緩衝帶。所以才有所謂的第一島鏈,第一防綫(First Defense Line),那就是: 從阿拉斯加的伊留申群島,韓國,日本,臺灣,菲律賓到澳洲的形成。而台灣不但是在這防綫最突出的中間點,也是往返東北亞航道中最重要的所在,可想而知台灣在戰略地位上的重要性。日本,韓國光只受益於友善的台灣,就使得他們的能源生命綫不受中國的腰脅,其他的我㥃也就不用再多說了。至於美國有台灣這個忠誠的盟友,而台灣也要美國的保䕶,所以美國的第一防綫是完整的,防衛它也就相對的輕鬆愉快。反之美國如果被破放棄了台灣,日本也會惺惺相憐的相信下一個就是她,那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防衛就大為洞開。中國的潛艇一旦衝入台灣東海岸的深水溝裏,那要追蹤尋找就如海底撈針大有問題,更不用說台灣被中國佔據,成為中國的基地了。那麼要保衛美國本土所要付出的防衛成本,何止是現在就固守台灣所需費用的千百倍,將是美國無法負荷又可能是無效的。所以說,台灣在政治地緣上是站在無比重要的戰略地位,是美國不得不防衞的,也是日本及國際社會為了他們的國家利益,也是不會坐視不管的。以上所談是地理上硬体的事實,是一個固態不變的充分條件,因為它充分的說明了世界,尤其是美國不能放棄台灣,不容中國侵犯臺灣的原因。就如王克雄博士在我們旅遊當時所舉的實例:當1996年台海導彈危機的時候,即使美國的鴿派總統克林頓,也不得不先派出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先到台灣東岸,然後緊急的從印度洋調派尼米茲航母戰鬥群,急駛經過台灣海峽來支援。王博士透露了部分秘薪說,當一年後尼米茲回到聖地亞哥母港時,艦長對來歡迎的台灣同鄉透露,當艦隊急行軍時,在水面上的船隻全速前進,但在水面下的潛水艇卻沒法跟上。結果是美國商請了日本的潛艦,先到中途等待來支援,以作水面下的保護,這件事說明了美國一定出兵保護臺灣的事實。 



但是只有充分的條件,只是充分地証明非常有可能,但並不足以保證百分之百的可能,如美國會出兵的事。尤其如果已經到了無可回天的地步,就如南越的情形發生,那要來救也沒辦法時,則美國也不得不放棄。為了防止這樣的事發生,那就靠台灣人有智慧的來解決了。一件事如要它一定成立,比如說美國一定會出兵這件事,則必須要同時附合它的充分條件及必要條件。我們在上段已經指出了充分條件,那什麼是必要條件會讓美國認為是必要的來出兵保護台灣? 這必須是符合美國的立國精神以及普世價值: 自由,民主,自決,人權等等。其實台灣六十年來已經一直朝著這方向邁進,也成就了經濟奇蹟,
及擺脫威權專制統治的政治奇蹟,而受到普世的肯定。當然這還有空間更進一步的發展,台灣必須要把上述的普世價繼續往前推,至日臻完善受世界各國推崇,尤其是美國那就付合了必要條件。這樣的必要條件是軟性的是動態的,看似天馬行空難以量度,但人們是可以感受到的。台灣在實施的時線(time
line)上應該靈活運用,比如和美國,日本等簽訂協防或安保條約就是一個方法,若目前還不可得,也可以先參加聯合軍演或讓小部分駐軍,那也達成美軍已在台灣的事實,就沒有出不出兵的問題了,不是嗎? 美國要在台灣駐軍,以前在威權獨裁的時候曾有過,而現在台灣已成為自由民主的國家,美國要再派兵更不會有問題。台灣需要美國的保護,同時也要成為正常的獨立國家,那就要我們台灣人有智慧的,動態式的來解決。總之,那些統派的和中國人常自以為是的在嘲笑說這是挾洋自重,其實這是一個好建議,就讓我們挾洋自重來保衛台灣吧!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