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這樣的監察委員!通過傅崐萁案報告糾正台中高分院 監院召委:未留意審判中,很自責
這樣的監察委員!通過傅崐萁案報告糾正台中高分院 監院召委:未留意審判中,很自責

[中央社]

[2018-09-20 23:11:21]

 

2018-09-16

(中央社記者李淑華台北16日電)監察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8月通過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合機炒股案調查報告。司獄委員會召集人蔡崇義今天說,他尊重司法審判,未能留意傅案當時還在審判中,通過調查報告深感自責。傅崐萁因合機炒股案遭判刑8個月確定,即將入獄服刑。傅崐萁13日召開記者會時指出,所謂合機案是突襲性裁判,監察院通過的調查報告送到最高法院,因為此案毫無證據,最後由汙點證人在庭上作證是被檢調教唆,且法官等再竄改筆錄,監察院已糾正台中高分院。對此,根據監察院網站顯示,監察院8月15日通過由監委劉德勳提起經司法及獄政委員會通過的調查報告,是要求司法院檢討改善,而非糾正案。

不具名監委回顧8月15日司獄委員會當天開會情形,監委聚焦在於年改釋憲案,究竟是要單獨審查,還是聯席審查,會中爭議許久,一直吵到下午2時許。而所謂的傅崐萁一案,則是加列,排在最後的第15案,根本沒有人留意到與傅崐萁審判中的案件有關,尤其是調查報告中的陳述人是「廖OO」,並非「傅OO」。這一案最後闖關成功。

直到傅崐萁記者會中指監院有此調查報告,監院第一時間還沒有查出,最後才發現原來「廖OO」違反證券交易法的案件,就是傅崐萁正在審理的合機炒股案件。

對此,擔任司獄委員會召集人、監委蔡崇義下午受訪時相當自責。他說,他自己是資深法官出身,絕對尊重司法獨立審判,自是不會干涉審判中的案件。

歷經此事,蔡崇義感到抱歉與自責。他說,日後會將司獄委員會的每一個案子都帶回家仔細看過。由於委員會是上午召開,下午則絕對不會排約詢,讓大家好好討論每個案件,讓委員會通過的案件不至於為人詬病。

根據監察法施行細則第27條、大法官釋字325號解釋文,個人在訴訟中的案件,除非「定讞」,否則監察院不能結案要審判機關參考,以免侵害審判權。

傅崐萁與廖姓友人指控台中高分院「在言詞辯論程序中,審判長並未就該沒收金額部分進行證據調查、也未讓當事人表示意見,且言詞辯論程序提示11項、審判筆錄卻載12項等」。劉德勳的調查報告案認為,台中高分院對陳訴人訴訟基本權的保障程序上顯有不周、未盡審慎之違失,司法院也應檢討或研提處理此類案作業程序,杜絕爭議。(編輯:蘇志宗)1070916

「馬系」監委調查報告成傅崐萁上訴理由 遭質疑干涉司法

2018-09-17 自由時報

〔記者鍾麗華/台北報導〕花蓮縣長傅崐萁涉炒作合機股票案全案判刑八月定讞,不過,傅崐萁日前發表聲明表示,他拿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呈送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理應發回更審,但竟駁回上訴定讞,創司法惡例。對此,監察院在第一時間澄清否認,但新監委透露,「馬系」監委確實在傅崐萁官司尚未定定讞前,提出調查報告,成為傅崐萁補充上訴理由,「如此干預司法審判,這中間難道沒有問題?」

新監委透露,「馬系」監委確實在傅崐萁官司尚未定定讞前,提出調查報告,成為傅崐萁補充上訴理由,「如此干預司法審判,這中間難道沒有問題?」。圖為監察院。(資料照)

監委劉德勳上月在監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提出「涉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而獲有罪宣告並諭知沒收之判決」調查報告,且在會前1、2天才提出,臨時加列在委員會最後一案。

新監委說,調查報告通篇沒有「傅崐萁」3個字,不會讓人想到與「合機案」有關,更未提到案件尚未定讞;大家看到傅崐萁聲明後,一頭霧水,後來分工查遍近期的調查報告,才發現就是劉德勳上月提出的案子。

與會監委表示,當天司獄委員會為年改釋憲案是否需要聯席的程序問題,爭論4個小時,對其他案子並未有太多討論,而劉德勳的提案也照案通過,並函請司法院檢討改進。不過,仔細檢視後發現,該案調查「審判筆錄所提示的證據資料是否與言詞辯論程序相同」,但證據提不提示已涉及審判核心,調查報告還被傅崐萁拿來當作補充上訴理由,「這難道沒有問題?」

另名監委也強調,當初立案主旨提到,「審判長並未就該沒收部分進行證據調查」,光是案由就有很大問題,因為這部分可以做為官司上訴理由,「監院怎可立案?這根本是替人寫書狀,當人家的律師,介入司法紛爭,混淆監察權與司法權。」

司獄委員會召委蔡崇義解釋,尚未定讞案件,只能就法官或檢察官的「個人行政違失」部分調查,至於案件訴訟本身、審判程序雖可查,但最好等確定後再查;若要查,也要等定讞再結案,否則有干涉審判的疑慮,讓被告可當答辯狀提給法院。不過,他也說,既然是司獄委員會通過,他身為召委,非常自責。

劉德勳解釋,陳情案件指高院在開庭過程中,院方提示證據只有11項,審判長口頭也只有提11項,而判決書則卻載為12項證據,調查報告完全未涉證據內容,更未涉證據能力,當然沒有涉及審判核心、干預判決的問題,而調查意見僅對司法院提出,完全未涉審判的高院或最高法院。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