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陳破空:爭議中國規則,如何定義成功?有人總是落入俗套
陳破空:爭議中國規則,如何定義成功?有人總是落入俗套

[自由亞洲電台]

[2018-12-03 15:42:14]

 

11月25日,《紐約時報》在頭版頭條發表特別報導,題為:中國規則(China Rules),配圖為穿著灰色紅軍裝的一群中老年中國男人,在一個紅色基地朝聖。配圖下的解釋是:今日中國幾乎不再是共產主義創建者所能認識的中國,但“紅色旅遊“卻很盛行。寓意:中國獲得資本主義式的富裕,但共產主義調子仍然很有市場。


文章這樣開頭:“那原本是一個早已失敗的國家 – 至少,如果你聽信西方專家的說法。但中國沒有聽。而它沒有失敗。如今,它是新興的超級強權,成為美國利益的挑戰對手,既在商業領域,也在政治領域,並正行進在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軌道上。“

《紐約時報》的意思是,中國取得了成功,令世界意外的成功,用它自己的一套,所謂“中國規則”。如何定義成功?《紐約時報》的定義,仍然著眼於經濟。那是一般的俗套,《紐約時報》不能免俗。

如果,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成敗與否,僅僅定義於經濟,這種理論,與動物的滿足,並無多大區別。實際上,定義人類或任何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成功,應該有眾多指標:經濟,技術,社會,文化,文明,制度,人的素質……即通常所說的硬實力和軟實力。除了經濟,以及偷來的技術,當今中國的其他指標,可以說,都不及格。

當毒奶粉和假疫苗戕害兒童,我們可知,中國的商人有多麼黑心;當乘客與司機吵架打鬥以至於全車翻覆橋下、當中國人在瑞典撒潑打滾碰洋瓷,我們可知,中國人的素質有多麼低下;當P2P網貸爆雷、投資者血本無歸、哭告無門還遭政府抓捕,我麼可知,這個社會有多麼黑暗;當中共對外推銷“一帶一路”,連帶輸出獨裁與腐敗,不惜給他國製造債務陷阱,我們可知,這個政府有多麼醜陋!富得流油,卻窮得只剩下錢。不一而舉。

延伸來看,《紐約時報》觀察的,只是當代中國史,而沒有對照古代中國史。其實,在數千年中國歷史上,中國一直是一個版圖較大而人口眾多的大國;大多數時候,都有一個強大的王朝;而那些王朝,大都經歷鼎盛時期,稱為“大治”、“中興” 或“盛世”,諸如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文景之治”、“貞觀之治”、“康乾之治”等;那些時期,中國經濟產值雄踞世界榜首,往往占世界總產值一半以上,甚至於,在晚清時期都是如此。

今天中國的繁榮與強大,與歷史上任何一個中國王朝的繁榮與強大並無區別。不過是歷史的重複、宮廷大戲的重演。共產黨統治,一黨專政,不過是古代王朝的變種,其內核,依然是專制主義。紅朝,這是最恰當的稱謂。對內壓迫和對外擴張(美其名曰:開疆拓土),都是歷代中國專制王朝趨於鼎盛後的典型作為,今日紅朝的類似作為,並不令人意外。

正如歷史上每個王朝的興衰一樣,只要專制主義的本質不變,王朝興衰的歷史規律亦不變:王朝建立,王朝振興 ,王朝鼎盛,王朝腐敗,王朝沒落,王朝終結。短則數年、數十年,長則數百年(秦以降,曆朝壽命,最長為三百年)。紅朝,將如歷史上任何王朝一樣,經歷從建到興、由盛而衰、由腐而亡的命運軌跡。只要專制主義的原材料不變,衰亡是遲早的事,差別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紐約時報》的編輯,大概不懂中國歷史,對當今中國的恢復性經濟發展大驚小怪。其實,所謂“中國規則”,固然不是當代西方模式,卻是古代中國模式的翻版,只不過,披了一張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外衣。只要再讀一遍《金瓶梅》和《水滸傳》,就知道,今日紅朝,與千年前的宋朝何其相似!腐敗與淫亂,有過之而無不及。

千年不變,周而復始。專制主義,在許多國家,都已經成為過去式,而在中國,卻依然是進行式。部分地,這正是中國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原因。這等現象,之於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和中華民族,是福是禍?相信任何具有現代文明細胞的人,都不難得出結論。

《紐約時報》驚歎於共產中國的壽命,今年達到69年,將超過共產蘇聯。普通人的印象,蘇聯從1917年十月革命算起,至1991年解體,歷時74年。只不過,《紐約時報》用了另一種演算法:從1922年算起(那一年,俄羅斯兼併周圍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成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至1991年終結,則為69年。

《紐約時報》將繼續在星期天的週末版,談論中國的“成功”,及其背後的“中國規則”。然而,不知不覺間,這個紅朝,紅色中國,已經悄然邁入由盛而衰的軌跡。《紐約時報》的編輯們,或將親自見證這個紅色帝國的衰敗!至少,它不會比《紐約時報》活得更久。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11月26日)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