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中美貿易戰:北京已經無牌可打?
中美貿易戰:北京已經無牌可打?

[德國之聲中文網]

[2019-05-13 04:23:12]

 

美國已經在周五提高了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北京揚言要出台的反制措施卻依然是個迷。驟然升級的貿易戰中,美中雙方手裡各自還有哪些牌?這場貿易爭端,接下來又會呈現怎樣的走勢? 
(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眼中,北京手裡其實已經無牌可打,而美國手中卻依然有不少牌。他對德國之聲解釋說,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從美國的年進口額只有1300億美元,出口額卻有5000億美元。”出口額相當於3萬多億人民幣,佔中國經濟總量相當大的比重了。所以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非常大。”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中國的GDP為90萬億人民幣。這意味著,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貿易,占到了中國經濟總量的3%左右。
特朗普在本週還表示,美國已經對20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了關稅;目前還剩價值3250億元的中國商品尚未被加徵關稅。美國總統強調,對於這部分在貿易戰中尚未受波及的中國商品,他將即刻開始文書作業,著手準備加徵25%關稅。
 而中國方面的報復空間已然不多。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了1551億美元的商品。貿易戰開打至今,中國在歷次反制措施中已經對大約1100億美國商品課徵關稅。北京如果想對美方此次調高關稅再進行報復,選項無外乎對剩餘400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或者調高已有的懲罰關稅。 
但是,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為,即便這些選項也不是非常可取,因為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貨物,許多都是大宗農產品或者高科技產品等替代餘地很小的商品。
他還認為,中國可以依靠拖時間、讓面臨大選的特朗普有所忌憚來迫使美方讓步的說法也站不住腳。賀江兵指出,即便特朗普下台,”其他人上台可能還要更狠。至於民主黨的拜登?他不可能贏的。北京要是寄託這樣的希望,那就是在做夢。”
“願談則談,要打便打”
本週早些時候,德國科隆經濟研究所(IW)的學者魯舍(Christian Rusche)在接受德國之聲的採訪時指出,現在美中兩國之間的局面,就是經典的”膽小鬼博弈”,誰先示弱誰就輸掉整場較量。”中國要么接受不利的條款、作出讓步,要么就準備好面對沖突升級。哪個選項的損失更大,北京當然會仔細權衡,但是要是現在就作出讓步,那美方將來肯定還會提出更多要求。所以有可能中國會先任由衝突升級,晚些時候再去尋求與美方的共識。”
魯舍的這一觀點,從中國官方媒體社論的強硬表態中能夠獲得印證。官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刊發社評指出,”談到最後也是最較勁的時候…中國社會在這個時候要堅決支持國家的應對策略,無論有什麼變故,我們都與國家同在。我們要有承受談判破裂的勇氣和耐力,為政府維護我們的核心利益創造良好條件。”” 美方極限施壓,恰恰表明美方對早點達成協議其實很著急。越是在這種時候,中方越要保持定力。中美貿易戰的’發燒’再高一度,多燒一會兒,未必對中國在戰略上就是很壞的事。在我方受損失的同時,美方也將在增加損失的過程中多積累一分教訓,之後若能達成貿易協議,反而會更穩固。”
官方通訊社新華社轉載的一篇評論更具火藥味。文章以”願談則談,要打便打”為題,將貿易戰與當年的朝鮮戰爭作對比,稱”中國人是講禮的,來而不往非禮也。這種一邊打一邊談的狀態,大家並不陌生。…和則兩利,鬥則俱傷,升級貿易戰,不是我們想看到的,但是既然又要來了,我們也不能退縮。摩擦夠了,溝通好了,可能問題也就到快解決的時候了。”
不過,火藥味十足的文章僅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據《南華早報》援引幾名中國媒體圈內人士報導稱,他們被告知不要對貿易戰”過度報導”。在報導經濟消息時,若要將股市慘跌、人民幣貶值與經濟疲軟與貿易戰做連接,也應該”格外謹慎”,以免散播恐慌。
超越貿易戰的新冷戰
德國科隆大學的政治學家耶格教授(Thomas Jäger)則指出,美中之間的這場貿易戰,其實遠遠超出了貿易或經濟的範疇,特朗普此次提高關稅,也並不只是迫使中方讓步的談判策略。他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特朗普身邊的顧問,比如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或者白宮貿易政策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他們都在對華政策上持激進立場,認為中國是美國有史以來的最強勁全面對手。…因此他們的目標就是趁早把中國遏制住。”
歐盟駐華商會前主席伍德克(Jörg Wuttke)則對貿易戰本身的前景表示樂觀。他在本週早些時候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單純從商品貿易角度而言,中美的這場爭端總會化解的。他認為,只要中國能夠進一步開放市場,就能讓美國降低貿易戰的施壓力度。
中國學者賀江兵也持相似的觀點,指出”只有在中方落實了美方所要求的經濟改革措施後,特朗普才有可能完全取消之前加徵的對華關稅。而且,我認為,這些改革措施,比如對國企、私企、外企一視同仁,對中國經濟自身當前的困境也會是一帖良藥。”
然而,伍德克也指出,鑑於美國不願意讓中國取得科技領先地位,這兩個大國之間的更深層次沖突短期內不可能化解。”而且,不管(特朗普)怎樣折騰,我們歐洲依然是美國的最緊密盟友;總有一天,美國會要求我們明確站隊:歐洲到底是站在中國一邊,還是美國一邊?我想,答案是明確的。”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