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故意錯翻LSE圖書館助理回函?謝志偉:環牆要撞牆了!
故意錯翻LSE圖書館助理回函?謝志偉:環牆要撞牆了!

[謝志偉粉絲頁]

[2019-10-18 17:13:03]

 



你考你的蔡英文,我考你的菜英文
- 看「仇恨」如何瞎人眼

我一直沒興趣去回應那批人對小英論文的各種指控,不是挺不挺小英的問題,而是因為:他們自己不誠實,卻去指控別人不誠實。

他們宣稱,所有調查、指控的目的都沒有别的考量,只是為了追求真相。是嗎?説的還真像!明明目的就是要拉下小英,只因為他們認定小英不夠獨,甚至是綠皮藍骨的統派。政治動機如此強烈,卻如此扯謊,羞是不羞?!其實,大方承認政治動機,只要證據充分、論理服人,也無損於真相之原貌啊!

然,話說回來,從語意學的角度來看,我這個留德博士對政經那些人加上林環牆等留美博士的「英文」能力倒頗有興趣。

我今天就把林環牆所謂「獨立調查報告」裏最關鍵的一句英文拿出來就教他們這批留美的:

林環牆教授指控蔡英文沒有將博士論文交給 Senate House Library (SHL)的根據是一封2019年6月4日署名R.O.的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助理給林教授回函裏的這一句話:
“ Unfortunately Senate House apparently never received a copy (and the IALS are unable to find their copy).” (林環牆“獨立調查報告” , 頁19).

林環牆自己對這句話的翻譯明明是「倫敦大學的Senate House Library 顯然從未收到過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但是,讓我們看看他是怎麼解讀這句話的:

「很清楚,R.O女士6月4日的電郵暗示了:蔡英文當年並沒有完成繳交最後定稿論文到校方圖書館,自然也就拿不到博士學位」(頁20)

各位看到了嗎?該女士之說法的主詞是「圖書館」,動詞是「(沒)收到」,到了林大教授手裏,主詞突然變成「蔡英文」,動詞變成「(沒)繳交」。更關鍵的是,原句裏的副詞「apparently 」被林大教授給沒收了。但是一個句子裏有「apparently 」和沒有「apparently 」,其意義在「真實性」上來說,是具有不容忽視的重要性的!
其實,該助理若真的懷疑蔡英文,她的回覆就會是例如:「Unfortunately Ms. Ying-wen Tsai apparently has never written her thesis.」(很遺憾地,蔡英文女士顯然從來就沒寫她的論文。」但是,可能嗎?可能這樣回嗎?結果,林大教授就自己來了,不會覺得汗顏嗎?這樣像話嗎?

好,現在讓我們來看一下英語「apparently 」究竟什麼意思。我劍橋字典的幾個說明及例句如下:
1。
used to say you have read or been told something although you are not certain it is true

中文的意思是:

這個字用來表達「你讀到或別人告訴你某事,雖然你並不確定該事是否為真」。

例句:
Apparently it's going to rain today.
看樣子,今天會下雨。
(註:最後下了沒?沒保證!)

The train was delayed, apparently due to leaves on the line.
中文:火車誤點了,顯然/應該/看樣子/估計是鐵軌上有落葉的關係。

(註:原因真的是「落葉」?沒保證!也可能是有人在鐵軌上堆石頭、牛隻誤闖軌道區等等啊!)

再來,
2。
used when the real situation is different from what you thought it was。

中文的意思是:

此字用來説明「真實的狀況和你原先所認為的有差距或有差別」。

例句:
I thought they were married but apparently not (=they are not).

中文的意思是:
我本來以為他們結婚了,但看樣子,顯然不是。
(註:判斷應是沒結婚?百分之百的把握?)

最後,

3。
used to say that something seems to be true, although it is not certain。

中文的意思是:

此字用來表示,某事看來是真的,雖然/並無把握。

例句:
An 80‑year‑old woman was badly hurt in what the police describe as an apparently motiveless attack 😊 an attack with no obvious purpose)
中文的意思:

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太在一起據警方描述看來像是無明顯犯案動機的攻擊裏受了相當嚴重的傷。
(註:看起來像是「無犯案動機」?之後,調查的結果百分之百還是「無動機」?誰敢打包票?!

大家可以清楚確認到,一個句子有無「apparently 」,其内容之真實性與確定性上的語意差別是很大的!百分之百的肯定句絕對不可以用「apparently」!一有了「apparently 」,就沒保證了!

地上溼了,你可以説「顯然/看樣子下過雨了」,但地上會溼的原因可不止「下雨」啊!也可能是:「灑水車」剛過去,也可能是「論文門」的一堆人噴的口水!

以上這些,主要是要指出,那位圖書館助理找不到書後的回覆是「猜測」:該圖書館應該是/顯然是從未收到一本(*論文)影本。

這樣的「猜測」並非不合理,但重點在它「並不排除」其他可能性!當有人説「都九點過半了,老王還沒出現,看樣子/顯然他睡過頭了。」除了「睡過頭」沒有別的可能性嗎?「車子拋錨、記錯時間、集合地點。。。」全都排除?

有意思的是,林教授自己對這句話的翻譯是「倫敦大學的Senate House Library 顯然從未收到過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但在解讀時,他眼中那麼關鍵的「主要證據」裏那麼關鍵的「apparently 」卻被他視而不見了。在正常情況下,林教授既然要引用此句為關鍵證據來證明「蔡英文當年並沒有完成繳交最後定稿論文到校方圖書館」,那就應該回信直接追問、確認:What do you mean by ‘apparently ‘?Do you mean to say that Ms. Ying-Wen TSAI has never sent a copy to your library? (您說的「看樣子」是什麼意思?您是要説「蔡英文女士從來沒寄過一份她的論文影本給你的圖書館嗎?」)

結果咧?林環牆是回信追問了,但他問什麼呢?他問的是:「您能否解釋為這本論文看樣子似乎全世界都消失了?」(Can you explain why this thesis has just seemed to disappear in the world? 頁20)

好,假如這位助理的回答是「because she has never written that thesis you’re looking for.」(因為她從來沒寫過您在找的那本論文。」或「because she has never sent it to us.」(因為她從來就沒寄給我們過啊!),那林大教授據之宣稱「蔡英文當年並沒有完成繳交最後定稿論文到校方圖書館,自然也就拿不到博士學位」,也就勉強可以解釋成是「該圖書館助理R.O. 女士」説的,(即便如此,仍需進一步查證啊!)。

然而,抱歉,林大教授,讓您失望了,因為這位女士回覆的重點是:

「I am afraid there is no further information we can provide .」(頁21。我(們)恐怕沒有進一步的訊息可提供給您了。)

人家都已經確認沒有進一步的訊息給你了,林大教授和那一羣人還能自己進一步解讀出「蔡英文當年並沒有完成繳交最後定稿論文到校方圖書館」,然後再進一步 - 喂!環牆!再進一步,環牆就要撞牆了 - 就變成「所以蔡英文的博士證書是假的」了!然後,所有其他人寫的,不合他這「apparently 」自解的,他全都不信,全都懷疑!
正經不正經,我老話一句:別人找不到你家的祖墳,也不會就這麼懷疑你沒出生過啊!

好啦,我隨手寫來這些,其實就是李敦厚教授針對林環牆教授之報告所下的評論:「大膽假設作太多,小心求證作太少。」而他們的指控卻是何等的嚴重!這樣子好嗎?!

這麼關鍵的句子,都敢作手腳!還是真的英文差?不過,不是留美博士嗎?我陷入一個困境:我該相信這批留美博士的英文不正還是心術不正?答案「顯然」不太容易確認,當然,理論上,兩者並不衝突。反正,我不必整顆蛋都吞下去,才能確認它是壞的,第一口就臭到譲我吐,那就夠了。

一次講完,怎樣?彭、林兩位留美的,別光攪和,翻個牆過來為我這留德的解惑、解惑!等你們!過不了這關,就給我閉嘴!「英文不正」還是「心術不正」,給你們挑,我比較心軟,給四十八小時,而且可複選。
(說真的,我還真怕,時間截止前,他們跟我承認,他們真的是留美的 - 美濃的美。其實也沒關係,他們真要這麼誠實,我就安慰他們:「不要難過,我碰過留德十八年的,連一句德語都不會講,原來是德州的德」)。

此外,一窩子跟著鬼扯蛋的「顯然」派,人家餵你的蛋,好歹先把蛋殼剝掉再吞下去,行不行?!我引用林撞牆,對不起,林環牆寫的,都是親自比對過的。你們長篇大論引用,中英文都來,人家餵什麼,你們嚼都不嚼,就吐出來,還一再吐,還到處吐。請問自己作了比對了嗎?如果有,怎麼這麼簡單又關鍵的英文句子都沒看出破綻?要反駁我,先回答這個問題!

另外,再提醒這些「顯然派」、「正經派」、「喜樂派」「呂副派」的人:真的獨派不可能和那些幾十年來都在打獨、反獨、污衊台獨的人及媒體同流合污來打「共同敵人」!真正的獨派和那些人及媒體沒有交集!!!連共同的敵人都沒有!(除非是老共!但他們不聯共制台,我就偷笑了),不是打他們,就是被他們打!你們可以打小英,能打死,你打死!但你們和那些人及媒體同流合污打小英,- 這譲我有吞了整顆臭雞蛋的感覺,我真想吐!!!
你們就試試像批小英也沒手軟的李筱峰教授上電視、寫文章談「中華民國死去活來、活來死去多少次,」、談「台灣人的主體及國家想像」,看看那些和你們一起打小英的人及媒體bird 不 bird 你們?!

英文好壞,我Ok,但沒人品,我就不OK! 我真想知道,是多厚的臉皮才能譲你們這些和反獨政客、名嘴及媒體沾沾自喜地攪和在一起的所謂獨派覺得有資格嫌小英不夠獨?!沒錯,很遺憾,很難過,呂副,也包括您:已讓我們傷心,何忍再譲我們噁心?

*
「仇恨」(實在沒有更恰當的用語)主導的情緖影響下,連史明逝後都難逃「自我作賤」的殘酷誣衊,只因史明挺小英連任。所有這些都指向一件事:恨致眼瞎。

他們要逼蔡英文退選,恐怕難嘍,但是,他們的英文先退步了,倒可能是真的。我這個留德的英文當然抵不過那些留美的一隻腳毛,但看到他們這樣的「陰狠英文」,心裏實在也不由得毛毛的。

唉!可惜了這幾個博士,好歹也在美國混了這麼多年。

*
因為實在有太多台僑、學生,甚至友台德人問我「那些人是瘋了,還是怎樣?!」。我從法蘭克福回柏林的火車上就寫了本文,算是回應他們的關心、不解或憤怒吧。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