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何清漣)

[大紀元]

[2020-01-12 03:09:11]

 


CH 1




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建議川普(特朗普),「堅持下去,你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位對抗中共的人,且你拿一手好牌,把它打出去吧。」(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更新: 2019-12-20 9:03 PM 標籤: 

中美貿易戰, 川普, 習近平, 中國經濟

經過19個月打打談談,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將要達成。從文本來看,雙方都有讓步:美國在知識產權和減少貿易逆差方面得到好處;中國則得到部分取消關稅的優惠。從雙方需要來看,習近平獲得減輕國內經濟壓力的喘息時間;川普可以騰出手來全力投入2020年大選。只有兩類人對這個協議特別不滿意,一類是美國不希望川普(特朗普)連任成功的人,《紐約時報》12月17日發表克魯格曼文章,堅持認為川普輸掉了這場貿易戰;另一類是希望借川普貿易戰之力直接打垮中共的中國政治反對派。這兩類人基本無視美國之勝不是關稅這種小事,而是將中共在國際社會的態勢從進攻逼回防禦。

美國取得三重勝利

第一重勝利:中國對外擴張成收縮之勢

中國的對外擴張主要表現為經濟擴張,對外投資是其主要指標。就在2017年,中國還在暢想「一帶一路」計劃實施後,可以建成一個「綿延數千里,橫跨亞歐大陸的「朋友圈」。中國媒體連篇累牘報導,這個「朋友圈」涉及沿線65個國家,涉及人口46億,占世界人口總量約60%;GDP總量約23萬億美元,占世界GDP總量的30%左右。2018年3月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中國對外投資明顯減少。華府智庫企業研究所(AEI)開設了一個「中國全球投資追蹤」(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 CGIT)項目,根據這個項目的統計,中國對外投資在2016年和2017年達到峰值,分別為1,657億和1,759億美元,此後出現大幅下降,在2018年降至1,124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中國全球範圍對外投資和建設項目額為275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銳減約50%。分析稱,這種趨勢很可能在未來幾年不會改變。

中國對外投資下降的原因不斷變化:最初是由於中國國內擔心外匯儲備縮水進行資本管控,但2018年下半年後中國對外投資加速減少,恰好是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升級。中國目前大部分外匯來自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如果順差受到威脅,不管是關稅,還是與美國達成協議、購買更多美國產品,中國用於海外併購或一帶一路項目的外匯都會減少。到了2019年上半年,國際投資界大都認為中國對外投資減少,是因為各國越來越警惕技術向中國轉移,紛紛進行投資限制。

第二重勝利:全球產業鏈重置,中國貿易峰值期已過。

外資本來就在中國緩慢撤出,但中美貿易戰加速了這一過程。早在2018年9月,我在《中美貿易戰的深遠影響:全球產業鏈重置》一文中分析過,本文只談全球產業鏈重置的顯著後果:中國不再是全球第一的出口大國 。據投資公司NN Investment Partners的高級新興市場戰略分析師巴庫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這一轉變可能是全球貿易領域出現「中國峰值」的跡象。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的分析,2018年上半年,中國對174個國家的出口超過美國,而美國是最大的商品供應國,僅51個。這一現象被稱為「中國峰值」(Peak China)。但在今年上半年中國卻輸給了美國,美國奪回了全球第一出口大國的位置,中國過去二十年作為全球主要出口國的地位受到了打擊。
這對美國是個重要勝利。自從中國加入WTO以後,美國漸漸失去世界第一貿易大國的地位,貿易赤字年年增加,減少對華貿易逆差是川普總統開展對華貿易戰的主要目標之一。儘管中國遲遲不肯簽署協議,但美國已經通過貿易戰形成的壓力讓外資出走中國,而中國的出口前10名都是外資,四家是台資。中國此時就算簽了協議,也不可能讓這些給中國出口創匯的外企回流中國。

第三重勝利,知識產權方面,斬斷中國「千人計劃」的偷竊之手,喚醒了全球對中國的防範之心。

在知識產權方面,美國與中國的交涉甚為困難,但美國圍繞知識產權展開對華「反間諜戰」,斬斷了「千人計劃」這隻偷盜美國知識產權的長臂。自2008年底中國政府批准實施「千人計劃」以來,截至2017年,已經有7,000名學者參與該計劃。這些科學家當中有不少供職於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美國國家科學基金以及能源部科學辦公室等國家級研究機構。美國採取的一系列行動,逼迫中國在2019年放棄了《中國製造2025》,雖然很快不事聲張地成立了規模為210億美元的「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對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和電力裝備這三個領域、曾被《中國製造2025》計劃列為重點的10個尖端行業進行投資。但因為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從美國直接「拿」走成果,這個產業升級過程的前期會快一點,因為還有現成的「成果」可以消化;但因後續困難,幾年以後將會變得漫長,不確定性增多。

美國對中國間諜活動的揭露,讓西方國家陸續對中國採取了防範措施。2019年2月,德國發布《國家工業戰略2030》,國家聯邦經濟事務和能源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在草案發言中,明顯流露出這個計劃是出於對中國的畏懼。還有評論認為,這是因為德國畏懼本國工業會被中國「買斷」的對應措施。

中國的國際形象從正面迅速滑向負面

在開展貿易戰的同時,美國通過不斷發布各種關於中國在美間諜活動及相關滲透的調查報告,加上中國在貿易戰過程中出爾反爾的各種自相矛盾的辯護及表現,世界對中共政府的認識急劇轉變。

2005年,中國對外聲稱「和平崛起」,自那一年開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就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進行每年一度的追蹤調查。調查開啟那一年,僅有35%的美國人對中國這個亞洲強權沒有好感。以後逐漸上升,2016年8月,該項調查顯示,有47%的美國人對中國沒好感。至今年8月間,該項調查顯示:美國人對中國好感度降至14年來最低,高達60%的美國人對中國沒有好感。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有41%的人視為壞事。受調者普遍認為,中國造成的軍事威脅大於經濟威脅,81%認為中國軍事成長是壞事,促使戰略觸角伸入太平洋、印度洋和中東地區。

調查結果還顯示:與民主黨人相比,共和黨人傾向對中國較有負面的看法,也更關切中國的軍事實力。

如果說以上調查僅限於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於2019年在34個國家進行的調查則顯示了全球範圍內對中國的看法正轉變成負面。在接受調查的六個亞太國家中,有45%的受訪者表示,在涉及全球事務時他們對習近平缺乏信心,只有29%的人表示對習近平有信心。這一趨勢在幾個國家當中特別突出:81%的日本受訪者、74%的韓國受訪者和54%的澳大利亞受訪者都對習近平持消極評價。

在此次調查中,79%的亞太地區受訪者認為中國的軍事實力增長是壞事。在日本和韓國,這一數字甚至達到90%。然而,一些非洲國家比如尼日利亞和肯尼亞,卻有大部分人認為他們可以從中國的軍事實力中獲益。

川普打破了中國話語的政治禁忌

最後必須提及川普總統在打破中國話語政治禁忌方面的貢獻。

自從中共理論界的三朝元老鄭必堅在美國《外交事務》上發表China’s “Peaceful Rise” to Great-Power Status(2005年9-10月號)以來,全世界(包括法、德等國與反美陣營)對中共崛起抱著期待的心情,在美國由擁抱熊貓派主導對華政策,批評中共成了他們眼中的「中國黑」,中國成了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新霸權,就連奧巴馬離任前一年在《大西洋月刊》的採訪中,也諄諄告誡美國人「對世界而言,一個強大的中國比衰落的中國要好」。也因此,建立在掠奪環境與低人權標準上的「中國模式」得到不少西方學者讚美,甚至在中國研究圈裡成了不可觸犯的「政治正確」。

川普總統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在較量過程中對中國政府所做各種壞事的不斷揭露,終於打破了中國話語的政治禁忌,對美國長達30年的對華政策提出了合理懷疑。所有這些,成功地扼制了中國對外的政治經濟擴張,將其逼向「防禦」態勢。儘管離川普總統開打時設定的兩大目標——減少貿易逆差、迫使中國徹底放棄中國製造2025還有距離,但本文所述事實充分證明,中國在國際政治經濟體系中的進攻態勢自此結束,被迫走向防禦。#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