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鄒景雯: 疫情地緣學
鄒景雯: 疫情地緣學

[自由時報]

[2020-02-29 05:01:54]

 

跟中國靠越近就越慘.

秘魯雖未傳出病例,但當局在首都利馬搭起移動式帳篷,以備不時之需。(法新社)
2020-02-29 05:3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中國武漢肺炎的發展,歷經兩個月的悶燒,疫情持續處在高點,逐漸對全球的經濟秩序造成超出預期的影響;由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蔓延擴散的路徑追蹤,完全吻合以中國為中心的地緣政治關係;台灣在這個與中國距離太近、往來密切的艱難過程中,還能守住步步為營的局面,事實上具有著主客觀的條件。

在中國以外地區,東北亞的韓國、日本,歐洲的義大利,中東的伊朗,無疑是目前遭受波及最嚴重的幾個國家。日本與韓國在醫療與公衛體系的健全程度,與台灣同樣優異,根據全球資料庫網站Numbeo的資料,二○二○醫療保健指數排行,台灣第一,韓國第二,日本第三;日本甚至是台灣在日治時期造成大批本土菁英習醫的政策促使者(殖民制度不准台灣人學法政),有其歷史脈絡,健保當然是另一關鍵。

然而,這次在國際防控武漢肺炎的戰役中,日本的表現可說是荒腔走板,扣除鑽石公主號七○五例的災難不說,其本土已經超過二百多例確診,並發生社區傳播,其中,政治家受到改善日中關係的目標壓力所限,以致對疫情判斷錯誤,是最主要的原因。

日本官僚體制很早就擬定了未來幾年的工作大事,包括今年四月的習近平訪日、七月東京奧運,九月又是日中建交週年,有著一系列的關係推展,尤其暌違十二年的東京「安習會」,準備程序業已磋商多時,日本政府很不願意見到有任何的意外,於是當武漢疫情爆發,王毅銜命要求不要過度反應,安倍政府自始就當成另一種「流感」來處置,並對中國提出物資援助,出發點不外是小心呵護北京的感受,不料病毒並未乖乖聽話,而致疫情四竄,如今日本社會發生了恐慌,東奧能否如期舉辦也出現了變數。

當日本八成民意憂慮疫情控制的同時,韓國的文在寅「後來居上」,其一向的親中路線過去無礙,這個時刻則因武漢肺炎來襲,受到韓國民眾嚴厲地檢討,不僅捐贈中國口罩的外交行動,因國內口罩荒受到強烈批判,由於對中國旅客邊境開放,卻又防疫不力,確診數連日攀升,超過二○○○多例的離譜負擔,已是中國境外第一,連署彈劾文在寅的民怨刻在如火如荼進行,青瓦台前的請願書甚至抨擊他是「中國國家主席」,不是韓國總統,已經釀成上任以來最大的執政危機。

比日韓更戲劇性的,是義大利。為什麼會是它?為數頗多的中國溫州移民是一回事,義大利更是中國「一帶一路」進入七大工業國、打進歐洲的橋頭堡。去年三月,習近平到羅馬簽了合作備忘錄,義國對中開放四個港口,以引進基礎建設,並且傳出可能達七十億歐元的合作;帶頭大力擁抱北京的義大利,幻想著藉此投資接軌,如今卻也病毒接軌,並非毫無來由。

至於伊朗,從二○一三年開始,就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連接歐亞非的關鍵樞紐,中國更是伊朗的最大貿易夥伴,伊朗的原油在西方制裁下,長期地向中國積極輸出,中國的大筆資金來到伊朗興建鐵路、公路等基礎建設,一條連接烏魯木齊與德黑蘭的鐵路預定明年完工,大量的中國工人穿梭於伊朗,成為這次疫情的重要中介,不幸的是不僅伊朗淪陷,死亡人數僅次於中國,還因此擴散到中東鄰近各國,與義大利一樣,都成為區域的病毒中心。

台灣,到目前為止仍在與時間奮戰。完整的醫療體系是我們的主觀條件,現今政府不為中國所喜,以致從去年七月起就被懲罰中斷中客來台觀光等往來,則是不容忽略的客觀條件;也因不傾中的施政路線,因此在防疫決策上,沒有出現若是前任政府可能的各種「人情」錯判,而能避過好幾劫,確是大幸,儘管未來仍無稍可鬆懈的條件。

義大利北部皮亞琴察市一家醫院外搭起臨時檢疫棚。(美聯社)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