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稿民意檢視專欄 (公眾人物,媒體人物)>蔡榮聰醫師:金恆煒生病 上帝在哪裡?
蔡榮聰醫師:金恆煒生病 上帝在哪裡?

[原著]

[ 蔡榮聰醫師]於2010-10-14 17:21:39上傳[]

 


第1節




從金恆煒生病想起 

                     

蔡榮聰醫師

 

大紐約區海外台灣人筆會)

 

當曹長青告訴我著名政論家金先生胰臟癌症手術的信息,我腦海裡回想起好幾年前讀過的一本暢銷書《When Bad Thing Happen to Good People 》,該書作者H. Kushner在書上婉言敘說他最疼愛的聰明、又伶牙俐齒的兒子患上Progeria(快速老化症),終於在過十四歲生日不久死亡的經過。以及他初為人父、又堅信上帝的內心掙扎撕裂的心歷路程。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生命的悲劇、無常、意外、失望所在多有。可是此病發生在金先生身上,卻令吾人倍覺痛心疾首,不公不義,到底上帝您在哪裡?胰臟癌,又再次抓錯人。

 

最近,來聯合國的溫家寶受訪談到有關人民幣升值時,談到iPhone中國出口六元,此地賣四百元,到底是誰在賺大錢?被他幾乎點名的世界級頂尖人物Apple老板 Steve Job也在2004年得胰臟癌症,當時告訴他這壞消息的主治醫師竟在病房和Steve相擁而泣。他立刻接受大手術,五年後癌症再發傳到肝臟,去年三月終於在田納西州的Memphis醫學中心成功地進行了肝臟移植術,現在生龍活虎,再接再厲。加州換肝需等半年到一年,田州則約二星期,Donor 是一位車禍意外身亡的年青人。“People like him have different operating system from you and me” 他的得力助手說“In his eyes, Nothing is Impossible”。金恆煒先生也是這等級的人物,吾人當收拾悲不可抑的心情,加以支持和鼓舞其鬥志,打嬴這場苦戰。

 

金恆煒和曹長青是我最尊敬的少數的外省文人、自由主義學者,他們恪守真理的道路,令人敬佩,“自反而不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兩人也都曾為“丟中國人的臉”而嘗受過極端份子的暴力,金先生的名言“暴力是理屈者的最後手段誠哉斯言。2006年底,在紐約台灣會館,同台探討台灣族群問題。我嘗試為台灣人下定義,指出自稱自已是台灣人,乃是真台灣人。而稱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者,是假台灣人。引起哄堂大笑。我問金先生“為何外省人不願做台灣人?他立即回應“蔡醫師,你問錯人了,今天不願做台灣人的人不在這裡。曹先生更進一步分析,台灣族群不單是藍綠的問題,國家認同的問題,更深一層是文化認同的問題。幾年前,馬族群當台北市長出版旅遊的英文手冊就說稱他們為台灣人令他們不舒服。這是高級外省人的心態,是黨化教育的遺毒,在自由民主的今日世界是反動,也是可笑,可悲的。中華文化就像古埃及,希臘,印度文化是人類共同的財產,世人有權分享。再者,不要諱疾忌醫,是否讓我們改稱外省人為Chinese Taiwaner以利族群和諧。

 

去年,金先生受遨再來美紐約演講,與蔡丁貴、黃慶林尋求海外僑社及美國議員的支持,帶來阿扁第三次遭延押與法庭攻防中涉及阿扁申請護照來美有逃亡之慮的信息。 阿扁向合議庭表示,辦護照是因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邀他赴美演講,遭境管才改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赴美演講云云。為此,協會在中央社發表即時新聞,證實這項說法並譴責檢方押人取供作法太過粗糙,踐踏人權。法官以莫須有藉口誣指陳前總統有逃亡之虞,根本是模稜兩可的理由,對阿扁總統續被押感到不解,呼籲立即釋放陳水扁並公平審判。去年協會年會返台在高雄盛大舉行,除了募款救濟南部莫拉克災民並探監表達海外僑民關懷阿扁的心意。我們都認為除了換總統,阿扁出獄的機會渺茫。2012的總統及2010五都選舉,認同本土人士更當全力以赴。金先生是李登輝先生“群策會命名的始作俑者,也是明年元旦筆會年會最理想的Keynote 演講者,我們只有等候他保養身體,來日方長。

 

台灣地理位置特殊,處在東亞大海之上,背向亞洲大陸,面對深不可測的太平洋,給人無限的想象和開發的空間。歷史上,十六世紀以前,歐洲和東洋勢力風起雲湧,台灣則混沌未開,除了少數土著先民及漢人捕魚外,幾乎與世隔絕。十七世紀後,歐洲人與中國人通商,台海上活動頻繁,接著中日惡性互動,才開啟台灣四百年苦悶的歷史。台灣人承先啟後,血統上從Polynesian,漢人,歐洲人,日人的混合:文化政治社會上在歐亞沖擊中,取長補短,己形成有動力的成熟社會,把台灣放在世界格局的天秤上去思維,更是一種顯學。台灣蕞爾小島,何其有幸。

 

精神心理學有一項“Black Snake Phenomena”大黑蟒蛇現象,話說兩位好友結伴上山露營,營帳架好之後,一位外出檢拾柴,以備入夜營火之用。當他返回帳蓬之時,卻看到同伴受重大外傷,皮破血流。他吃驚地問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友人答說 我看到了大黑蟒蛇。友人疑問 我們都知道大黑蟒蛇即不會傷人又無毒牙,你的重創何來?友人答說 我知道,但是黑蟒蛇太嚇人了,我心慌害怕,拔腿就跑,不小心掉下深淵。

 

Black Snake Phenomena” 現象指出一個人失去自信心的後果。台灣目前的情況與此類似。從政府到民間,從學者到商人,都陷落深壑而不自拔。當年亞洲五小龍,意氣風發,手提007皮包,世界走透透的含辛茹苦精神不在。今日,問題其實不是中國飛彈軍力的武嚇,不是經濟廣大市場的利誘,也不是台灣國際的能見度,而是台灣人失去信心所致。吾人深信台灣人祗要心理重建,把自信心找回。心中有仰望,對弱勢團體體貼入微,關懷老幼,愛心病患受苦的人,台灣一定能浴火重生。

 

(編者注:本文作者為“大紐約區海外台灣人筆會”會長,也是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總會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