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稿民意檢視專欄 (公眾人物,媒體人物)>台灣綠營女詩人獲獎,西藏人高興!
台灣綠營女詩人獲獎,西藏人高興!

[原著]

[New York]於2011-01-09 20:41:58上傳[]

 





第1節




曹長青推薦金萱的詩《夢中的香格里拉》

 

 

這次去台灣,再次見到盧世祥夫婦。先生是台灣知名的綠營理論家,常在《自由時報》撰寫星期專論等。他曾任台灣「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執行長,對台灣泛藍媒體的弊端有深入瞭解,經常撰寫批評文章,相當深刻。而且從他的評論中也可看出,他對美國等西方媒體,也有相當的關注和研究,是一位難得的媒體專家。

 

早就聽說盧世祥的太太金萱是一位詩人,多次獲得各種詩文獎項。雖然曾見過幾次,但一直沒有機會讀到她的詩。這次在台灣期間,特意買了一本《詩的技巧》,簽了名送給她。這是我在中國時跟朋友合寫的一本書,雖是二十多年前的作品,但由於主要談怎樣寫詩,詩的構思,意境,靈感,語言等,內容好像還沒完全過時。當年「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時,開機就印了八萬冊,後來又再版了多次。幾年前,台灣的「洪葉出版社」買了版權,又在台灣印刷。

 

這次耶誕節那天,台灣著名的「吳濁流文藝獎」在新竹頒獎,金萱寫的關於西藏題材的一首詩《夢中的香格里拉》,獲得了其中詩歌項的頭獎!

 

1900年出生的新竹人吳濁流被譽為台灣「文學一代宗師」的「鐵血詩人」(1976年過世),「吳濁流文藝獎」是台灣文藝界的一項大獎,至今已頒發了十屆。媒體報導說,「每年投稿者來自各地,甚至海外,相當踴躍」。金萱的詩能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拿到頭獎,可見其功力。

 

世祥兄傳來了這首詩,跟朋友分享。我當年不僅寫詩歌理論,自己也寫詩,發表過近百首。來到美國後,已基本不再寫,只是太太過生日時,寫一首獻給她。但對詩,仍有相當的感覺。所以看了金萱的這首詩,隨手給世祥兄回信,評價說,「這是我第一次讀到她的大作,感覺相當不錯!我以前也寫過詩,那本《詩的技巧》中的一些詩,就是我自己寫的(為配合對詩的藝術分析等),所以對詩還是有些感覺。讀了金萱的詩,感覺很有氣魄,有一種內在的靈魂的飽滿,而且用比較強(類似梵高向日葵的那種強色)的意向(而不是抽象詞句),鋪陳渲染,從而洋溢出一種大氣,有一種悲天憫人的人性光芒!那種為死亡,為不幸,為憐憫,為西藏,為那像經幡一樣飄揚的追求而呼喊的節奏等,都給人一種震撼和感染。祝賀她獲獎,是應該獲獎的佳作。」

 

因為跟世祥兄已經很熟了,所以也開玩笑地告訴他,「恕我直言,看她的詩,覺得她比你寫得還要好!」

 

世祥兄來信介紹這首詩的寫作背景:「這首詩〈夢中的香格里拉〉源自2006年內人與我有尼泊爾之行,在當地難民營與圖博人交談,從此注意相關報導,且加深對達賴喇嘛的敬佩之意。2008年,從唯色的網站讀到拉薩事件報導有感,乃作此詩,幾經修改,投吳濁流文藝獎。此詩部分緣起與唯色網頁有關,亦可轉請她參考。」

 

我已將此詩通過朋友轉給了唯色。唯色(Woeser)是藏人知名作家,達賴喇嘛的堅定支持者。她讀了金萱的這首詩之後,還寫了一段話,發在她的小說家好友朱瑞的「苦難高原」網上(http://zhu-ruiblog.blogspot.com)。

 

下面是金萱的《夢中的香格里拉》、「吳濁流文藝獎」評委的評語,她的獲獎感言,以及唯色的讀後感:

 

《夢中的香格里拉》

 

金萱

 

1951年前的圖博(西藏),人稱「夢中的香格里拉」,和平,美麗……

200838歲的阿嘎扎西被指涉嫌參與314拉薩事件,547名警察拘捕時用刀反抗,刺傷一名警察,當場被另一名警察開槍打死。

此詩以此為引

 

當我聽見那聲槍響時

春天的雪域,像月光一樣地皎潔……

 

再也回不去了。

汩汩流淌的血液在月光下漶著腥紅,瀲瀲地

溫暖的,如雅魯藏布江的春汛

我閉上眼睛,望見

如焉瀲瀲的光

酥油燈晃晃,在帳篷的洞房媞絢策a燒

 

那個夜,紅皮彩袍子紅珊瑚珠煉紅花細氆氌坎肩紅錦繡裹肚

我的卓瑪拉,她映在絳紅色的暉暈裡

抖動細辮子的長髮如無數飄揚的經幡

她緊咬著我的肩胛

似剽悍的騎士

抵死不讓敵人進入夢中的香格里拉

 

都靜止了。那月光

是潑瀉的奶汁是融化的雪

是瑩白如雪幔的哈達(注1

從我遺失靴子的腳漫過 

覆蓋我的肚腹我的胸我的口我的耳我的眼我的額頭

以致,我再也看不見

她的淚水,靜

如止水

 

拉薩的春天早已走遠……

聽不到風中吟哦的梵唱

稀薄的空氣嗆著紅色的通緝令

拉得瘦長如刀刃的哨音與坦克間隙

她與冷冽的槍聲,擦肩

 

晨間,她把達賴喇嘛的照片藏進糌粑

出門的路上,她看見冒出頭的

春芒,用力紮根

綿針似地一路頂著她的筒靴

踉蹌迴響的腳步聲  「噗啵!噗啵!」 

像一排上了刺刀的槍眼指著她的背掃射

在滿布崗哨的匝口,她清楚離鄉的道路

翻越喜瑪拉雅山。莫回頭。                                           

 

她蒙著面,剪落垂地的辮子

趕著犛牛無家可歸

雲朵銜著她往沒有袈裟的邊界去流浪

高原的風抽著鞭子鐫鏤她的臉紋,形容

批註一座溫和滄厚的布達拉宮

刮起的沙暴把經文擦亮

 

 

她渴望露出臉孔

躺在草甸上,做一頭啃草的羔羊

安詳地,如破曉的晨曦

穿透擠出奶汁的指間 

拂照佛堂日常的禱告轉經煨桑儀式

她祈禱自己轉世為一面雪山獅子旗

在珠穆朗瑪峰升起

 

月光拉姆(注2)啊!禰靜靜凝視

曚曖的曦光抵達天台

翱翔的黑衣使者銜走我的傷痛

我的魂,要如春雨灑遍

夢中的香格里拉

開滿格桑花(注3

與她,在羌塘草原的莊園再重逢

 

1:哈達:大都為白色。長短不一,一般為二至四尺。

圖博社會朝寺拜佛、拜謁尊長、節慶婚喪、送別接風、贈禮敬酒等日常交往禮節中奉獻的絲巾。祝福吉祥之意。

2:拉姆:圖博語,仙女之意。

3:格桑花:高原之花,圖博人象徵愛與吉祥的聖潔之花。

 

 

【夢中的香格里拉】評語

 

   此詩是以愛情對抗專制,以自由出走反對受壓迫的人權,寫的雖是遠方高山上的西藏,說的卻是世界潮流、普世價值之可貴,和無論如何都必須以生命去爭取的強烈意志。這首人權主題的詩作視角特殊,其吸引人之處則在於它運用了很多對比、細節的描寫,加深了讀者對於這個事件始末、影響以及在本質上它的意義的瞭解。當然,詩作中鋪陳了諸多西藏風情、文化、民俗的描寫,讓詩作更添圖畫的想像和實感,在閱讀的感受上相當強烈,別有味道和力道。

  

作者金萱得獎感言

 

這是一首以圖博(西藏)為背景寫的悲愴情詩。

她祈禱自己轉世為一面雪山獅子旗,在最高峰升起……

他的魂要幻化為格桑花,開滿夢中的香格里拉,與她在草甸上的莊園再重逢……

 

2006年,我到尼泊爾旅行,在波卡拉一個難民村初次和逃離圖博的難民有了接觸和認識;他們羡慕我來自自由國度,乞望我能有機會把他們被打壓和渴望自由的訊息帶出去……

 

從此,我非常注意有關圖博的消息,但我也只能為2008年發生的拉薩事件寫了一首這麼傷痛的詩;自己有幸生長在民主台灣,更加能體會與珍惜台灣這得來不易的,自由與人權。

 

感謝主辦單位,感謝各位評審選上這首詩,謝謝!

 

 

唯色讀金萱的《夢中的香格里拉》

 

台灣,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是一個讓我感恩的世界。

這是因為,我雖然從未去過台灣,但我的文字大多數都得以被台灣包容,我是一個用中文寫作的藏人,在中國,沒有發聲的空間,卻在台灣有。

所以,詩人金萱的詩,正如台灣,是贈與我以及我的同胞的厚禮。我也深知,我們彼此之間有著相似。或者說,圖伯特或有可能是台灣的鏡子,可以照見前世,甚至今生。

「拉薩的春天早已走遠……
聽不到風中吟哦的梵唱
稀薄的空氣嗆著紅色的通緝令
拉得瘦長如刀刃的哨音與坦克間隙
她與冷冽的槍聲,擦肩

晨間,她把達賴喇嘛的照片藏進糌粑
……

我想說的是,就在讀到台灣女子金萱的這首詩的今天,一定是因緣所致,我幾乎實現了我畢生最深切的願望——我在網路視屏上,見到了,見到了,嘉瓦仁波切,袞頓!

我在今天流了很多很多的淚。當我捧著哈達跪在電腦跟前,淚眼朦朧中,看見嘉瓦仁波切伸出雙手,似要接過哈達,又似要給我加持……我是多麼地擁有福報啊,詩中所寫的藏人女子我的姊妹,許許多多藏人甚至因一張尊者的照片都會遭難。

「我的卓瑪拉」的祈禱也是我的祈禱。「我的卓瑪拉」的願望也是你我的願望。

感謝金萱。我要把這首詩,轉貼到我的博客上,以示紀念。

唯色

20111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