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王敏昌:北一女人(曹長青按語 推薦)
Advertisements 廣告
王敏昌:北一女人(曹長青按語 推薦)

[轉載自:太平洋時報/台灣e新聞]

[轉載]於2013-09-25 19:09:09上傳[]

 


第1節




曹長青按語:

下面這篇文章是男子前列腺癌早期檢測方法PSA的發明者、著名台灣人科學家王敏昌生前為台灣「北一女」中學的同學會刊所寫的文章(他夫人葉秀卿畢業於北一女),登載於2000年校友紀念專刊上。加州《太平洋時報》2013年9月19日予以轉刊,以紀念王敏昌先生去世一週年。

王敏昌先生雖然是科學家,不是學文科的,但這篇文章顯示他很有寫作才華,把「北一女」的才女們寫得活靈活現,「筆端常帶感情」地描繪出這些優秀台灣女性的思想境界與水準。

王敏昌的文字不僅流暢、雅緻、精煉,而且觀察入微,展示了他作為科學家的細膩和獨到眼光。

台灣曾深受日本和中國的大男人主義文化影響,但在王敏昌身上,你看不到一點那種男子沙文主義,而是看到他的「兩性平權」意識,看到他對聰明、獨立女性的尊重和推崇之情,尤其是欣賞和深愛自己的妻子秀卿。熟悉他們的朋友都知道,他們倆人像一對鴛鴦,「卿卿我我」一輩子,達到了「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綿綿無絕期」的境界。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在此王敏昌先生去世週年之際,讓我們一起欣賞他這篇佳作,也欣賞這位為人類醫學作出重大貢獻的傑出台灣人的品質!下面是王敏昌的文章——

 

北一女人

作者:王敏昌(愛班葉秀卿的另一半)

我還沒結婚的時候常聽說女人嫁人後就「嫁雞隨雞」,聽得我信心十足,安安心心地去結婚,沒想到和北一女調教出來的女生結婚後,發現吾等男輩必須「娶雞順雞」,舉凡理財、買車、購屋、生幾個小孩等等,事無鉅細都得順妻之意,連我這篇文章也是順妻之意而寫的。

裕瑢要秀卿撰文登在北一女同學會刊上,秀卿說沒時間,要我代筆。我知道這雖是要求,其實是命令,我除了恭順地連聲稱是之外,還有其他的選擇嗎?答應她後才發現一個問題:寫什麼呢?我不是北一女畢業的,當然不能寫什麼「憶綠衫黑裙的時代」之類的文章。我也不能寫有關蔡老婆、粉牆、太白粉、照妖鏡、恐怖的饒修女(秀卿可沒被她罰站喔),春風化雨的楊老師等老師們的故事,因為北一女的同學們比我知之更詳,何須我在此贅言,想來想去決定寫一篇對北一女校友印象的文章來交卷,讓大家知道一下北一女的夫婿是如何看待北一女人。

我在台大求學的時候,發現好多女生都是北一女出來的,她們很聰明,功課好,個個講話伶牙俐齒,很厲害的模樣,因此我對她們總採取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我還注意到她們都能講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還會捲舌頭,像北京人一樣,令我這個來自台灣南部,永遠講不清「石室施氏四時嗜食獅」的男生佩服得五體投地。我偷偷地為這群滿口北京腔的女生取了一個外號,叫「北京原人」。

我年輕的時候,晚上睡覺時可以夢到和費文麗談情說愛,娶伊麗莎白泰勒當老婆,可我的夢再怎麼荒誕也不會夢到和北京原人結婚。想不到後來卻和屬北京原人族群的秀卿結婚了,這是命中註定的吧!

和秀卿結婚後,自然就認識了不少北一女的同學,經過多年的觀察,我發現北一女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那就是聰明、能幹,又有志氣,這種特質在其他女校畢業生中是不常見的。

北一女人的聰明伶俐在和她們交談時最能覺察出來。和她們談話,生動有趣,鮮少有冷場出現。若不是她們腦筋好,文化水平高,反應靈敏,怎能如此?

記得我年輕時,認識一位女生,她因長得漂亮,約她的男生很多,有一次她得意的告訴我,有一個男生帶她去波士頓看一歌劇,我問她看那一齣歌劇,她答不曉得,又問她歌劇演什麼,她也不知道。我和她的談話到此就無法繼續下去。我心裡嘀咕怎麼有人看歌劇看了幾小時卻連歌劇的名字都不知道!現在想來,若換一個北一女畢業的女生,一定能道出歌劇的名字,而且還會滔滔不絕的對我細述歌劇的情節,評論男女主角的歌聲,舞台佈景,服裝,音樂等等。

又有一次我對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富婆解釋秀卿的英文名Beatrice是但丁神曲女主角的芳名,但丁是Florence的人,Florence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講了好半天,發現這一位太太一臉茫茫然,毫無反應,我後來才知她連文藝復興這個名詞都不曉得,不用說,這位富婆不是北一女出身的。

北一女畢業的女生因為聰明,所以都很能幹,我和秀卿結婚後,因忙著研究工作,將家裡一切交給她處理,秀卿把我們的家治理得很井然有序,根本不用我去操心家事,使我能專心致力於我的工作,我真覺得有幸能和北一女出身的女生結婚,我相信大多數和北一女人結婚的男人都和我有同感。

在婚姻方面。北一女人表現得很有志氣,在我們年輕的時代,在台灣大多數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就是嫁入富豪世家當少奶奶,或是釣個「錢」途無量的金龜婿,將來當個富婆。換句話說,她們想依賴丈夫,當丈夫的寄生蟲,所以婚姻一開始,自己就比丈夫矮了一大截,難怪一旦丈夫在外尋花問柳,花天酒地時,她們除了淚流淚滴,當個可憐兮兮的小女人外,毫無辦法。北一女畢業的女生就不同,當她們結婚的時候,就想當丈夫的平等夥伴,想靠自己的才幹和丈夫共創一片自己的天地。她們就是因為有這種志氣,所以對家庭、對社會做出很大的貢獻;也因為有此志氣,所以雖然她們也會嫁雞隨雞,但絕不容忍公雞到外頭與野母雞鬼混,丈夫若在婚姻方面不軌,必定會被踢出家門外。

當秀卿和我結婚的時候,我只不過是生物化學系的研究生而已,當今生物化學家若自創生物科技公司或發明重要技術,取得專利,有可能賺大錢、發大財。可是當我還是研究生的時候,生物科技還在萌芽階段,科學家還在不知不覺中為它打基礎。我們學生化的人將來頂多當教授或研究機構的資深研究員而已,收入不會太多。我雖然出自經濟寬裕的家庭,但我家說不上是巨富豪門。秀卿明知此,還是謝絕了有錢闊少的求婚,嫁給我這個前途未卜的研究生。這是因為她是一個充滿信心的人,知道憑她的才幹能和我建立一個美滿快樂的家庭,共創美好的將來。更重要的是因為她和我共持同一的價值觀,那就是科學上的貢獻比金錢更重要。這正是北一女人的智慧和志氣。如果時間可以倒流,讓我回到年輕的時代,我若要追女朋友,捨北一女畢業的女生,我還能追誰?

這次Madonna山上的北一女群英會中,歐教授演講試管嬰,她提到Clone器官,Clone人。

聽她演說,我突發奇想:若今日已有Clone人的技術,那麼明年每一個參加此次同學會的人都去Clone自己,二十年後帶自己的Clone來參加同學會,那該多有趣!我的clone會不會看見那麼多美麗、聰慧的北一女Clone,便眼花撩亂,三心兩意,不知要去追求誰?當我看見那些北一女Clones時,會不會彷彿看到幾十年前北一女剛畢業的同學們?恐怕不會吧?我自忖。為什麼?因為她們不會是北一女的畢業生,不可能有北一女人特有的氣質。

《太平洋時報》2013年9月19日

Advertisements 廣告
Advertisement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