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金恆煒:台灣人的精神分裂症
金恆煒:台灣人的精神分裂症

[轉載自:自由時報]

[轉載]於2015-07-14 01:07:07上傳[]

 


第1節




台灣人的精神分裂症

金恒煒 2015/07/14


先看新聞。七月一日《聯合報》記者報導,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說,「他的確見過『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但沒有見過『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明明同一人,宋為什麼要把蔡英文一刀剖為兩個?其中沒有鬼嗎?只有一個事實是不能隱藏的,那就是宋楚瑜見過蔡英文。

若然,宋楚瑜跟蔡英文「密室」協商了什麼?宋楚瑜給了答案,天機於是洩漏。《自由時報》的報導:宋表示,「今天並不是親民黨靠攏民進黨」,而是民進黨聽進宋講的話,在兩岸政策上有所調整云云。民進黨真的遵從宋楚瑜所下的指導棋?令人好奇。

要問的是,宋楚瑜的兩岸政策是什麼?早在二○一一年十一月廿日,宋接受BBC專訪,就毫不掩飾表示,他支持兩岸最終實踐統一,原因呢?他說他「遵守憲法,中華民國憲法明文規定,統一就是原則。」宣唱「一中同表」的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也是拿中華民國憲法當護身符;宋楚瑜和洪秀柱沒有不同,不同的是,一個與中共的「統一」暗通款曲,一個是化暗為明,與中共同唱統一曲;一個是拿著中華民國招牌的旗手,一個是扶著中華民國靈柩的執紼者。

問題是,中華民國早就亡了,不僅蔣介石一九五○年就宣之於口,洪秀柱現在也公開說:「中華民國不存在了。」既然中華民國沒了,為什麼中華民國憲法還存在?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拿著不存在的憲法,極盡凌虐台灣人為能事,台灣人能安之若素?

這部憲法是由當年四萬萬五千萬人制定,與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何干?為什麼台灣人要領受?這部憲法明文規定其領土依固有疆域,與台澎金馬何干?這不是外來憲法,什麼才是?

不僅如此,宋楚瑜緊抱的「三民主義」,出自中華民國憲法,也是宋所說的憲法「原則」。總綱首條揭櫫的「三民主義」,末條揭櫫的「青天白日」,都是中國國民黨的象徵符號。此一憲法既是「外來憲法」,又是「黨國憲法」,有什麼資格成為台灣的「根本大法」?只有借用法國大革命時羅蘭夫人的名言才可揭露其惡:「憲法,憲法,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行之。」

台灣人一方面抗議無論「同表」或「各表」的「一中」,一方面又支持「中華民國憲政架構」,不像得了精神分裂症嗎?更古怪的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竟不力求治癒,反而要「維持現狀」!台灣人的悲哀還不夠?我們不但要學魯迅「鐵屋的吶喊」,喚醒大家,破除鐵屋,更要用十四世紀哲學家奧康的剃刀(Occam’s Razo),割除虛妄。這是自救救人的不二法門。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金恒煒專欄〉 


《自由時報》金恆煒來函回應林保華先生 以免以訛傳訛

林保華先生專欄中,涉及本人之處,並不符合實情,特此更正,以免以訛傳訛。

林先生寫道:「今年四月十三日,與公投盟負責人蔡丁貴教授見面,他說要成立主張台獨的自由台灣黨來監督民進黨。找過台聯溝通未果,所以只能自行組織台灣第一個台獨黨。他也找過《當代》前主編金恆煒,恆煒也非常贊成,並且在第二天的《自由時報》發文聲援。」這裡要澄清的是:

① 四月十日,是我主動先約蔡丁貴教授見面,大意是告訴他一人政黨沒有票,應把獨派大老、中老、小老凝聚起來當號召;當時我沒有要組黨,只有想法。蔡教授同意,且表示早點和我談就好了。且說一旦組成,他願加入。

② 四月十四日發表專欄文章〈是成立「台獨」政黨的時候了〉,係有感而發,具見原文;與蔡教授組不組黨杳不相涉。文章披露後,蔡教授給我簡訊:「您今天刊載在自由時報…的文章可以…使用嗎?」可見一斑了。

事實如此,請惠予更正。

2015-07-09

 

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第三勢力需要整合

2015-07-08 06:00 

第三勢力紛紛組黨,迎戰二○一六。他們大致兩派,一派親綠,一派親藍,也還是統獨之分。

我認為台灣最重要的問題是主權問題,沒有主權就沒有公平正義環保清廉。因此二○一二的選舉中,我們夫妻的政黨票一票投給民進黨,一票投給台聯,因為台聯在主權議題上態度堅決,也在街頭衝撞體制。今年親綠政黨之多,卻讓我困擾。

今年四月十三日,與公投盟負責人蔡丁貴教授見面,他說要成立主張台獨的自由台灣黨來監督民進黨。找過台聯溝通未果,所以只能自行組織台灣第一個台獨黨。他也找過《當代》前主編金恒煒,恒煒也非常贊成,並且在第二天的《自由時報》發文聲援。我不參加任何政黨,以保持言論獨立性,但答應出席四月十七日該黨宣布成立的記者會。

我很尊敬蔡教授這些年對台獨與捍衛主權的努力,而且是行動派,並且多次與他一起面對警察的暴力,他也因此成為三一八太陽花運動的「首犯」。因此我願意支持他的努力。我的觀點在記者會上也有簡單表述:我的目標是台獨建國,但是在操作上是務實的:第一階段是盡力捍衛現時的中華民國主權;第二階段是向台獨建國邁進。因為如果連現時的主權都保不住,台灣落入中國手裡,未來的台獨建國必然十分暴力血腥。

但也因為現行的中華民國體制有許多問題,馬英九還倒行逆施,乃至開門揖盜,因此我也認為只是依靠體制內的鬥爭,或者清談遠遠不夠,所以支持台聯、公投盟等政黨、團體在體制外的衝撞行動,尤其太陽花學生的奮起,我也盡力親身參與行動。我支持宣傳台獨建國理念,因為如果身陷中華民國的迷霧,就沒有台灣的未來。但是目前的主力,還在支持民進黨與親綠政黨在立委選舉中大勝國民黨,才能修改黨國留下的不合理規章制度。

上週末我參加自由台灣黨在埔里舉辦的夏令營,五十位參加者有三十幾位是網上報名的年輕人。因為媒體剛剛報導台灣獨立行動黨的成立,因此也成為年輕人的話題。蔡教授呼籲年輕人把眼光放遠一點,尊重台獨大老為台灣所做的最後貢獻。我提前回台北時,他託付在朋友聚會中見到金主席時,對他說,如果他們有所行動,自由台灣黨願意支援人力。

但我更希望親綠的第三勢力政黨應該整合,按照民調多少的順序提出他們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來爭取政黨票。因為如果分散而壞了立委大局,對我們的下一代真是百身莫贖。(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

 

 

〔台灣e新聞 Jenny Tsai 評論〕

本人實在看不下去了! 在此呼籲蔡丁貴敎授自重, 勿再向單純的台灣人「說謊」。過去蔡丁貴為何被禁足再去台中監獄探扁? 真實原因是他違反台中監獄的規定, 私藏錄音機, 設計錄下和阿扁總統的對話, 不幸當場被監獄監聽人員發現, 錄音器材當場被沒收並永遠禁足探監。 可是他卻對支持者說他被迫害。他之所以要錄阿扁的音, 是希望向阿扁套話, 希望阿扁將「一邊一國」的重擔交給他。可是阿扁總統卻一直沒有組黨的計畫。

其實蔡丁貴早在三、四年前就一直有組黨的計畫, 可是另一組人也在今年計畫組黨, 這是兩組不同的主導人。金恆煒總編輯在訪問中提到「本來不是我要組黨」,原本有兩位台派醫師要組黨,對方還曾與他談組黨事宜,但後來遭遇挫折,組黨一事因而夭折,他就想乾脆自己出面來組黨,五月下旬,他下定決心組黨,五月二十九日找彭明敏談,第一個同意擔任新政黨共同發起人的就是彭明敏。

金恆煒四月十四日發表專欄文章〈是成立「台獨」政黨的時候了〉, 我知道他心中的擔憂、 「台獨」的責任誰來扛 ?他的文章激起我等內心的澎湃, 因此我將此文置於〔台灣e新聞〕版頭長達二星期左右, 希望讓更多讀者看到。金老師的文章不是為蔡丁貴而寫, 係對台灣的未來有感而發。

過去蔡丁貴受訪表示, 計畫成立台獨左派政黨,還將推出2016不分區立委名單,目標在立法院成立黨團,已經鎖定前台聯立委許忠信,和多位前總統陳水扁醫療小組成員陳昭姿、郭正典、鄭文龍,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請問蔡丁貴敎授當你要在媒體發表這些人的姓名之前有先徵求別人的同意嗎? 答案是「沒有」, 我敢在此公開寫下, 是因爲見報隔幾天我即向某幾位當事人電話求證。請蔡教授要做好事、也要講真話, 凡事都有真相。據我所知, 以上這幾位都沒有打算加入蔡丁貴的團隊。

Jenny Tsai 2015-07-08 美國洛杉磯

Advertisement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