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星期專論》別讓他們的犧牲成為過眼雲煙vs(李筱峰專欄)69年前的今天,高雄大屠殺!
星期專論》別讓他們的犧牲成為過眼雲煙vs(李筱峰專欄)69年前的今天,高雄大屠殺!

[轉載自:自由評論]

[taiwanus.net]於2016-03-06 05:01:32上傳[]

 

星期專論》別讓他們的犧牲成為過眼雲煙

◎王美琇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捷克小說家米蘭.昆德拉

血腥的三月。二二八大屠殺在全島展開。血的記憶,無法遺忘。血的記憶,漂泊了近七十年,依然找不到真相和正義的依歸。

台灣民主轉型已近三十年,但如何處理轉型正義始終牛步化,讓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如同一個尚未癒合的傷口,時常在社會角落隱隱作痛。沒有處理的結果,就造成是非價值的錯亂和政治紛爭不斷。

轉型正義三大任務

「轉型正義」不只是一個名詞,更像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看見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以及政黨的價值取向和真假面貌。

一九八○年代開始,全世界有近八十個國家從威權獨裁轉為民主政體,他們都面臨處理威權遺緒的問題,使得轉型正義成為世界性的現象。二○○四年聯合國對「轉型正義」下了定義:「轉型正義的理念,乃是一個社會處理大規模獨裁濫權的遺緒,所進行的所有程序和機制,其目標在確立責任、服膺正義並成就和解。」

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吳乃德教授指出,轉型正義指的是一個國家在民主轉型之後,處理「正義」的工程。轉型正義包含三大任務:處置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與歷史記憶的保存。這些任務的終極目標,是要為因政治壓迫而分裂的社會帶來和解,也為民主立下文明基礎,保證醜惡的過去不再發生。

轉型正義的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足以借鏡。西班牙在一九七八年開始民主轉型,但卻到了二○○七年才通過︿歷史記憶法﹀,除啟動挖掘政治受難者遺體外,同時禁止獨裁者佛朗哥的肖像和名字出現於公共場所。

南韓於一九八七年民主轉型,二○○○年金大中就任後成立「查明可疑死亡真相委員會」;盧武鉉更在二○○五年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更大規模調查國家暴力侵害人民的真相。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報告書「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指出,捷克在一九九一年通過︿除垢法﹀,規定曾在共產政權中任職情治系統、司法機構、軍警、國家銀行、國有媒體、國營企業和國科院、大學等,都是除垢對象;以及曾任共產體制高階主管者,五年內不得在政府和學術部門等擔任高層職位。

波蘭於一九九七年通過︿除垢法﹀,規定凡要競選總統、國會議員或出任法官、檢察官、公共電視台等政府高階職位者,都必須填寫「除垢聲明」,說明其在一九四四年至一九九○年間是否曾為共產政權的「協力者」。「除垢聲明」由「公共利益委員會」審查是否誠實、正確。如有疑點則交由「除垢法庭」加以釐清。

相較於捷克和波蘭追訴加害者的做法,「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則稍微和緩。「真相委員會」最早由阿根廷民主政府成立,智利、南非跟進。至二○一一年為止,全世界超過四十個國家成立了類似的真相委員會。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要是由國家政府成立,代表民主政府處理黑暗歷史的決心。政府直接授權「真和會」,進行調查獨裁統治期間殘害人民的事件。以南非為例,由曼德拉總統任命具道德崇高地位的屠圖主教主持該會的運作。委員會的權力包括搜尋證據、傳喚證人與執行證人保護方案等。前兩年半,委員會轄下有三百名職員,年度預算一千八百萬美元。

南非「真和會」的特點是,對加害者有條件赦免。在加害者完整交代其罪行的條件下,給予法律上的豁免;甚至讓加害者與被害者共同出席聽證會,說明受害遭遇和加害者的懺悔,透過電視轉播進行全國性的集體療癒過程。

通常「真和會」調查國家暴力侵害人權的案件完畢後必須撰寫總結報告,然後公諸於世,任務完成就解散。南非真和會於二○○三年出版了五部巨冊的總結報告;一九九九年瓜地馬拉「歷史澄清會」出版︿瓜地馬拉:沉默的記憶﹀;一九八四年阿根廷「失蹤者國家委員會」出版︿永不重蹈覆轍﹀等。

這些報告都完整呈現威權統治的壓迫歷史,包括政治壓迫的歷史背景、受害者人數、加害者與加害體系的運作,以及政治壓迫的事實:集體屠殺、掩埋屍體、暗殺、槍決、失蹤、監禁、刑求、性暴力等。

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

轉型正義報告書提供了寶貴的歷史真相,同時也是社會重要的反省教材,讓後人記取教訓,讓黑暗的歷史永遠不再重蹈覆轍,也讓民主社會有機會尋求真正的和解。從理解真相、回復正義到和解,最後才能走向共生。

沒有轉型正義,就沒有真正的是非價值;沒有歷史真相,就不會有真正的和解共生。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四十多年,有數以萬計的政治犧牲者,整個社會也籠罩在恐怖統治的陰影下,受到極大的心靈創傷。這些犧牲者用他們的血淚和生命,鋪就了民主之路,讓後代子孫可以安心上路。因此,蔡英文政府有責任盡全力落實轉型正義,絕不要讓他們的犧牲成為過眼雲煙,才能消除台灣社會和人民心中深刻的劇痛。

讓血的記憶不再漂泊,讓正義銘刻在芳香的土地上。

(作者王美琇,專欄作家)

================================================


(李筱峰專欄)69年前的今天,高雄大屠殺!

六十九年前的今天,一九四七年三月六日,中國國民黨的軍隊在高雄進行了一場屠殺!許多只會讀國民黨教科書的順民,永遠只記得有「南京大屠殺」,卻從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高雄大屠殺」。

高雄大屠殺的元凶,是當時擔任高雄要塞司令,被民間稱為「高雄屠夫」、「西子灣屠夫」的彭孟緝。

二二八事件引爆後,高雄在三月三日也開始有青年及民眾武裝反抗,軍隊出來鎮壓。武裝反抗引來軍隊鎮壓,可以理解,但是彭孟緝派出的巡邏隊,在市區一見民眾數人聚合,便隨意開槍射殺,引起市民恐慌。

三月六日,高雄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市府禮堂開會,推派代表上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交涉,希望他禁止軍隊再繼續射擊市民或威脅委員會,希望在處委會討論改革建議期間,軍隊暫留營內。當時前往的代表有市長黃仲圖、市參議會議長彭清靠(彭明敏的父親)、林界、涂光明、曾鳳鳴等人。不料代表一行上山後,彭孟緝將彭清靠、林界、涂光明、曾鳳鳴四人綁押起來,除彭清靠後來放行之外﹐其餘三人遭槍決!接著,彭孟緝下令軍隊開下山,包圍正在市府禮堂開會的處委會。部隊將市府大門封閉,以機槍向手無寸鐵的開會人士及民眾掃射。頓時哀嚎慘叫聲四起!楊金虎在回憶錄中提到:「…市會議員有王石定、黃賜、許秋粽、陳金能…,其他市民代表者亦有數十名,或死在市府禮堂,或來不及逃跑,死在辦公室,及市府前後空地,死狀至慘,…」不僅如此,許多中彈倒地未死的人,軍人又以刺刀補上!一場殺戮後,軍隊仍封鎖現場,不許民眾及家屬進行援救或善後事宜。

這場殺戮,即當時「台灣旅滬六團體」回台調查所提出的〈關於台灣事件報告書〉中所敘述的:「高雄軍隊對集會中千餘民眾用機槍掃射,全部死亡。」

彭明敏在《自由的滋味》中也提到高雄屠殺情形:「在二二八事件中,以及國民黨軍隊抵達以後數週內,高雄的情況很慘。在這時期,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得到了『高雄屠夫』的惡名。比如,當許多高雄市領導人士聚集於市政府禮堂討論這次危險時,門突然被關閉而受到機關槍掃射;家人被迫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在槍決之前,還有許多慘絕苦刑加諸人犯。」

有關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數,至今一直爭論不休。習慣為強權立言的藍色學者企圖將死亡人數縮少。但是最讓我訝異的是,最近一位我素所敬佩的學者,竟然引林獻堂的日記說死亡只有一千人。今逢高雄大屠殺紀念日,想起光是這天高雄就死亡近千人(再根據台灣旅滬六團體的調查報告,高雄地區自八日至十六日死亡人數約三千人)。而三月六日的高雄屠殺,才只是序幕而已,兩天後整編廿一師的登陸,殺戒才將開始!(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研究所教授)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