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純種中國人蔡正元vs 金恒煒專欄〉老酒裝老瓶,司法改個鳥?
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純種中國人蔡正元vs 金恒煒專欄〉老酒裝老瓶,司法改個鳥?

[轉載自:自由評論]

[Tuber]於2016-07-11 23:05:44上傳[]

 

李筱峰專欄〉純種中國人蔡正元

沒讀過我半本書,卻經常誹謗我的著作是「皇民史觀」的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日前向中國媒體表示,他不是「一般的本省人」,還說他的祖先在一六二一年就來台,是「清清白白的本省人」,也是「血統純正的中國人」。看到這些談話,我正在用餐,一時飯粒噴了一桌!

祖先早在一六二一年就來,就「清清白白」?難道慢到的就不「清白」嗎?真可笑!

更可笑的是,標榜所謂「血統純正的中國人」。中國境內有六十幾個民族,哪一族才是「血統純正的中國人」?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就是中國人,這是全球皆知的常識。所以「中國人」是國家概念,不是「血統」概念。「國家」與「血緣」概念都分不清!而且都什麼時代了,還在講「血統純正」?國家好壞關乎國民素質,而國民素質好壞在於其知識教養、民主修養、環保意識、世界觀…,不在「血統純不純正」。

蔡正元不僅「國家」與「血緣」分不清,對祖先概念也很偏頗。他說他的祖先在一六二一年就來台,我很想知道,一六二一年來的祖先是他第幾代前的哪位祖先?試以三十五年為一代來計算,一六二一年至今大概是十一代。就以第十一代前的祖先來看,第十一代祖先人數就是二的十一次方(每個人的第N代祖先人數,就是二的N次方),計有二○四八人。難道這二○四八位祖先都在一六二一年來台灣嗎?原來蔡正元說的來台祖先,只是這二○四八位祖先中的一位,也就是他父親的父親的父親的父親…,那位第十一代前的父系祖先。顯然不把母系祖先看在眼裡!

每次有人問我祖先來自哪裡?我一定反問︰「你問的是我的哪一代的哪一位祖先?」這樣反問不僅是兼顧父系與母系祖先,也兼顧「唐山祖」與在地的「平埔祖」。

台灣本是南島語族社會,直到一七三○年代,住民的主體仍以南島語族(分為平埔族和高山族)為主。蔡正元故鄉雲林本是平埔族之中的洪雅族的天地。蔡正元所謂一六二一年就來的祖先,完全與洪雅族隔離嗎?他的第十一代的二○四八位祖先、第十代的一○二四位祖先、第九代的五一二位祖先…全都中國來的嗎?完全與洪雅族無涉?沒有半個平埔族嗎?和連戰一樣都是「Pure Chinese」嗎?這種迷思,完全是漢族沙文主義與男性中心父權社會的產物。完全不把母系祖先及南島語族的平埔祖先放在眼裡,簡直數典忘祖!

荷蘭人在一六二四年開始殖民台灣,一六三○年代才陸續引入閩南人來台插蔗;鄭芝龍也在一六二三年頃帶領海賊和閩南人進入笨港一帶。蔡正元的祖先比他們來得更早?文獻記載,早期來雲林元長(蔡的故鄉)開發的是黃、吳、蘇、傅四姓先民,沒有姓蔡,我很期待蔡正元能提供祖先來雲林的史料供學界研究。當然,我也想知道,越早來,與平埔族混血機會反而更大,如何保持純種?是為了讓子孫能以「純種中國人」向中媒輸誠?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研究所教授)

========================================

金恒煒專欄〉老酒裝老瓶,司法改個鳥?

司法院正副院長賴浩敏、蘇永欽終於點頭,願意鞠躬下台了,大家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慢著,總統府馬上指派的替代人選,院長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謝文定出任,副院長由司法院秘書長林錦芳出任;大家不只不會眼睛一亮,最大的觀點可能是:怎麼又是老酒倒進老瓶子裡!

依總統府發言人的說法,司法改革為司法院下一階段的重大任務,而謝文定出身司法實務,其資歷將有助於內部溝通。至於林錦芳,聽起來是為了「彰顯性別平權的決心」,與司法改革不見得有必然關係。

謝文定也好,林錦芳也好,皆司法系統的老官僚,他們能衝決司法羅網嗎?難怪有法律背景的民進黨區域立委吳秉叡、不分區立委顧立雄都不看好,都認為此一任命是保守有餘、開創不足,言下自是有所質疑。時代力量的立委黃國昌更不客氣的表示:「無法接受」,尤其批判林錦芳在秘書長任內為推動觀審制引用不實民調,「公然欺騙立院,公然欺騙整個社會」。

老實說,從蔡英文上任以來政策、用人的保守性來看,提名謝文定與林錦芳,一點也不教人奇怪。問題是,人民用選票把國民黨轟下台去,讓民進黨全面執政,是要民進黨延續黨國香火?還是要徹底清除兩蔣打造的「法」統?答案太明確了。

先提一個常識性的結論:沉浸於黨國醬缸愈久的,其病愈深,整治也愈難;這就是沉痾,是惡性腫瘤,非一刀割去不可。要進行台灣維新,只有「打掉─重練」一途。台灣司法的兩蔣幽靈,是代有傳人,馬英九的特偵組就是百煉成精的一例,至於王清峰、羅瑩雪、黃世銘、越方如或像違憲違法的蔡守訓之流,盤根錯節盤踞在既有的體制內,如何改革?

司法改革是從專制走向民主的最重要工程,是基礎工程,這一步不到位,改革就是玩假的。立法院的「促轉條例」,諸如「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司法不公,還原歷史真相」,甚至「處理不當黨產」,哪一樣與司法無關!「促轉條例」是清除黨國過去之惡,司法改革則是重建未來正義守護神的開端。

司法改革可以有兩個進路:一個是穿著衣服改衣服。蔡英文用謝文定著重「內部溝通」,看來是要採取「小腳放大」的模式;另一個才是人民期待的:打破黨國司法結構,另外建構嶄新體制。難不難?當然難!不然還需要總統領軍?但不是沒有途徑,比如陪審團制,或採檢察官、法官選舉制。「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端看有沒有魄力、勇氣與遠見。

司法改革,是深層結構的轉變,不達到「典範轉移」不為功。(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