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李筱峰專欄》妳的黨產害妳的黨慘了vs 威權幽靈未散?轉型正義需要「除垢法」
》《李筱峰專欄》妳的黨產害妳的黨慘了vs 威權幽靈未散?轉型正義需要「除垢法」

[轉載自:自由評論]

[Linda]於2016-07-24 05:01:03上傳[]

 

《李筱峰專欄》妳的黨產害妳的黨慘了

李筱峰

洪秀柱十二歲那一年,也就是馬英九才十歲那年,一九六○年,雷震主辦的《自由中國》雜誌發表了一篇鏗鏘的社論〈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把才接管台灣不到十五年、敗退來台才十年的中國國民黨「國庫通黨庫」的現象痛陳得淋漓見血:「這幾十年來國民黨由國庫中掠奪所得,究竟到何種地步?又究竟龐大到何種地步?非但局外人無從了解,即連國民黨當局,恐怕也由於掠奪的時間過久、範圍過廣、方式過多、數字過大,已經無從計算了。」「國民黨的黨部組織可以正式納入政府單位,黨工人員可以正式納入編制,黨部經費可以正式列入(政府)預算。」「各縣市黨部以下的區黨部,更假借『民眾服務站』名義,變成了縣市政府的一個附屬單位,一切人事費、業務費由縣市政府負擔……這類所謂民眾服務處、站,在全省各地竟達三百八十個以上。」

該社論又指陳黨營事業則透過政府權力轉型成公營單位,享受一切優越待遇。「甚至可以動輒向台灣銀行貸款數百萬元之多,無異把台灣銀行當作國民黨的基金保管庫了。」(詳見《自由中國》第廿二卷十一期,一九六○.六.一)

這是五十六年前的文章,國民黨黨產已說不清了,足見國民黨不當黨產歷史悠久。那篇文章,十二歲的洪秀柱、十歲的馬英九當然都沒讀到。我是在十七歲高二時才從舊書店讀到此文,當時雷震已經被國民黨關在牢中了。從舊書店偷買回來《自由中國》雜誌的一系列言論,讓一個原本受黨國教育毒素甚深的我逐漸清醒過來,開始走上反抗國民黨之路。而洪秀柱、馬英九則在國民黨黨國教育下開始投效國民黨至今。

國民黨「國庫通黨庫」當然不是洪秀柱、馬英九造成的,但是一個有正義感、同時又有民主觀念的人,是不可能參加國民黨的(除非戒嚴時代被迫)。我不知道洪、馬參加國民黨是基於無知還是私利(或兼兩者)?但至今卻仍帶頭回護其不義黨產,到底是無知?還是無恥?

============================================

威權幽靈未散?轉型正義需要「除垢法」

◎檸檬小姐

立法院第九屆第一會期,就在國民黨為了擋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採取的荒謬杯葛中落幕了。「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絕對是本會期朝野攻防重點,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接連召開五場公聽會,邀請各方專家學者就轉型正義提出看法。

反對轉型正義的學者提出的意見五花八門,像是文化大學劉性仁教授就說:「轉型正義不能不管中國看法。」東吳大學陳清秀教授表示:「如果把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拆掉,觀光客未來要去哪裡?」嘉義大學陳淳斌教授則指控轉型正義會「撕裂族群」;國政基金會研究員李鎨澂則認為:「德國講轉型正義只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立法院7月15日進行會期最後一次院會,為反制民進黨力推的「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國民黨立委提案近三百案變更議程來杯葛院會。晚間朝野立委挑燈進行表決大戰後院會落幕,藍綠兩黨立委各持標語,在議場中高呼口號表達立場。(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綜觀上述反對的「專家學者」看法,可以歸納出一個結論:為反對而反對。這些反對的理由似是而非,就連在歐美早已成熟的轉型正義相關研究,這些學者也是一知半解,連 只要在網路上Google就能獲得的研究資料也懶得查詢閱讀,可見藍營對轉型正義從來沒有打算深入研究,只要反對就是了。

是什麼原因,讓這群幾乎都有博士學歷的專家們寧可秀下限,也要反對到底?這些人在公聽會上都能秀下限了,在課堂上,面對懵懂的青年學子們,傳遞似是而非、邏輯錯誤的觀點,也不會令人意外,教育品質著實令人堪憂。

這些學者的言論充分反映出,台灣的威權幽靈從未散去。

「面對過去是為了走向未來」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使命。逃避過去就無法走向未來,這也是台灣在民主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困境,其中重要的原因就在於,過去從未獲得處理,威權時期權傾一時、手握大權者,在台灣走向民主化後,仍然在政治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並未因過去的所作所為受到任何影響。這些威權遺毒在民主台灣,有如鬼魅般糾纏,久久飄散不去,甚至進入校園裡,毒害年輕學子的思想。

台灣轉型正義最需要的,其實是一部完整的「除垢法」(Lustration Law)。

除垢(lustration)這個詞來自於拉丁文lustratio,意思是光線,用光線照亮黑暗的角落,讓一切藏汙納垢的行為全都無所遁形。柏林圍牆倒塌後,1991年統一後的德國推出「前東德安全部檔案法」,也就是德國的除垢法。同樣在1991年,捷克也通過了除垢法。1997年波蘭議會頒布除垢法,並且在2006年推出修訂版,進行徹底的調查與清算。

中、東歐國家陸續推出除垢法,無論是在民主化後馬上啟動,或是像波蘭這樣拖了近十年,才推出第一部不痛不癢的除垢法。

轉型正義實踐的經驗發現,新興民主政體在推動民主化的過程中,如果沒有徹底清查過去在威權時期迫害人權的加害者,並予以審判或懲罰。這些人繼續留在社會中擔任要職,甚至活躍在政治舞台上,很有可能成為民主的絆腳石。或許是基於意識型態的差異,也可能是擔心民主化之後,對其原本的利益造成衝突,這些舊時代的既得利益者,靠著手中仍握有的資源,總是有意無意地杯葛新興民主政權所推動的政策,限制媒體透明度,造成改革遲滯緩慢,導致國家社會的混亂。

這些國家的除垢法中,必定會就威權獨裁政體中曾經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人權的加害者及共犯,像是政府官員、祕密警察及線民,限制這些人在民主政權中的工作權及公民權。不得從事公職、不得擔任大學教授、不得位居媒體高層、不得在司法機構任職。如德國在2006年推出的電影《竊聽風暴》(Das Leben der Anderen)中,在東德時期監控異見者的「史塔西」衛斯勒上尉(Stasi,東德祕密警察名稱),在統一後只能從事底層的工作,才算充分反應出了除垢法對過去的「清償」與「懲罰」。



為了合理化其不義黨產,洪找來一位義和團式人物到黨部做自慰式演講。此人說國民黨黨產只有兩種:一是取之於私,用之於公;二是取之於公,用之於公。此人的邏輯與語意學有待學習。我來教他「公、私」之分:從語言脈絡看,就黨而言,黨是公,個別黨員是私;就國家而言,一黨是私,國家是公。所以把國產挪為黨產,就是為私。更遑論轉入個人及私營企業。

從一九八八年起各項研究報告,可知國民黨不當黨產來源約有五項:一、接收日產;二、無償贈與;三、廉價買進;四、強佔取得;五、各種特權。這是台灣現代史常識。

這個擁有偌大黨產的政治集團,其既得利益可以廣納投機政客。怪不得為了阻擋「不當黨產條例」,他們會繼續寡廉鮮恥!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研究所教授)


Advertisements